真實體驗 Google Glass:這就是未來(新增開箱照片)

2013.02.25 01:27PM
44119
是真實體驗 Google Glass:這就是未來(新增開箱照片)這篇文章的首圖

本文說明:

還記得之前曾提到「當你戴了Google眼鏡時,所會看到的畫面 」嗎?相信不少人跟我一樣,一定是非常「生火」。只看短短的影片實在不過癮。不過,The Verge在上周發了一篇,實 際體驗了Google眼鏡(太讓人羨慕了啦,哭哭)。Ifanr網站翻譯了這篇體驗,如果你對於Google眼鏡很有興趣的話就趕 快來看看這篇文章吧。

這一篇是來自於ifanr的翻譯文,翻譯者為ifanr Team,為該網站成員合作翻譯(翻譯文連結)。

原文在The Verge,原標題為:「
I used Google Glass: the future, but with monthly updates」。作者 Joshua Topolsky 體驗 Google Glass 之後所作文章。文中詳細地描述了 Google Glass 實際使用的各種細節、Glass 這個項目背後的理念和設計原理等。



Google 紐約總部大樓第 11 層上的磨砂玻璃門開了,一個女人走向前來迎接我。她像是一個正常的人類。正常高度 ,體型瘦削;她的目光明亮、好奇。她靠過來和我握手,這時候我敏銳地意識到她戴著的那個設備,就在你通常期望會 是眼鏡的地方:在她額頭下方,有一個鋁合金與塑料的細條,以及奇特的棱鏡片。Google Glass。

一年前它是一個完全的怪胎,18 個月前它不過是一場試驗,如今它看起來像是一個真正的產品。一個可以在年末到達消 費者手中(或者說是頭上)的東西。一個全新類型的計算設備:可穿戴,為減少干擾而設計。創造它的目的就是讓你以 一種完全自然的方式去捕捉和交流。它是反智能手機的,明顯是要打破我們在科技交互方面的舊想法。握手結束後,我 開始研究迎接者額上的怪異設備。我的思維開始糾結於一個簡單的問題:誰會想要在公共場合戴著這個東西?

找到 Glass

Glass 計劃大約開始於」三年前「,發起人是名為 Babak Parviz 的工程師。它是 Google X 實驗室項目的一部分。這 個實驗室也研究自動駕駛汽車和神經網絡,以及其它東西。與 Google 那些史詩般的、科幻般的科研計劃不同,Glass 成為現實比任何人想像的都要快。在去年的 I/O 大會上,公司提供給開發者提前使用的機會,叫做「探索者項目」( Explorer Program)。就在本週,它將有機會提供給美國民眾。通過 Twitter 營銷,公司讓潛在的用戶解釋他們將如何 使用這種新科技。可以把這看做是一個真正前沿的 beta 測試——我們都知道 Google 喜歡這麼做。

我就要對 Glass 進行 beta 測試。但首先,我有些問題。


85a360d5123dc25ca6e96ab62ab50c9e

坐在一個平淡到令人驚訝的房間——以 Google 怪誕的辦公室標準來看——我發現自己對面是 Glass 開發中最重要的兩位人物,產品主管 Steve Lee 和首席工業設計師 Isabell Olsson。Steve 和 Isabelle 在講 述這個產品的時候,顯得非常有說服力。他興奮,甚至有些歡快,當他講到與 Glass 相關的觀點時,明亮的大眼睛閃著 光芒。Isabelle 更矜持,但言語中充斥著對產品不可思議的熱情。而且她有著異常紅的頭髮。甚至在我們開始談論 Glass 之前,Isabelle 和我就海軍藍顏色的定義展開了熱烈的討論。她對設計充滿激情——目前這種狀態似 乎在 Google 傳播甚廣,已經顯效了。

儘管設計的問題是我首要關心的,但隨著談話的進行,Glass 為何會存在的話題開始出現。這顯然不是為了製造新的時 尚佩戴品。Steve 試圖向我解釋這個問題。

2f94f0f0eab1dfac3264b981cb54e6d4


「我們為什麼要開發 Glass?我們都知道,人們喜歡聯繫的狀態。家庭成員總是在彼此發信息,體育愛好者查詢自己所 愛團隊的分數。如果你經常旅行,你必須瞭解航班的實時情況,或者登機門是否變更。科技可以讓我們聯繫起來。現在 的一個很大問題是,科技帶來了干擾。如果你為人父母——讓我們談談你孩子的表現,看他們玩足球或者演 音樂劇。通常,朋友們會舉著攝像機捕捉那樣的時刻。猜猜怎樣?它消失了。你錯過了一場出色的比賽。」Isabelle 插 話說,「你看過 Louis C.K 站起來告訴父母們說,『現實中你孩子們的分辨率更高。』每個人都笑了,但是她表明了觀 點。

 

自從 iPhone 降臨,以及接下來的移動革命後,人類面臨著一個新問題:沒有人關心自己真正在做 的事情。每個人似乎都在低頭看某些東西,或者透過某種東西來看。觀看你所愛的樂隊表演,或者孩子的朗誦,這些完 美的時刻或者通過設備的攝像頭捕捉——設備擋在了你和真實體驗的中間,或者被不斷地通知打擾。來自外 部世界的呼叫,闖進了那些本應完整的私人時刻。

Steve 接著說。「我們在想,如果我們使科技更接近於你的感覺,會怎樣?這是不是會讓你更快獲取信息,與其他人聯 繫,但是它改採取的方式——通過一種設計——卻能夠在你不與科技交互的時候毫無干擾?這使 我們想到了 Glass。」我的目光無法離開他右眼上方的鏡片。「這是一種新的可穿戴科技。這是解決這個問題的一種非 常有野心的方式,但這正是我們開發 Glass 的基礎。」

我理解。我們都容易分心。無人集中注意力。我們錯過了生命中所有的時刻。確實,這是一個問題,但這不是一個新問 題,這也不是我們首次被新技術分心。天,他們過去認為汽車收音機會讓司機開出高速路。我們都會想辦法如何處理我 們的分心,不是嗎?

 

1398a069b7390366988344df088167ae

或許的確如此,但 Glass 團隊顯然不想等待答案出現。Isabelle 告訴我她想到這個概念的時刻。「有一天,我去上班 ——我住在舊金山,但必須去 Mountain View 上班,路上有好多公車 。我去了一個公車站,然後我看見一 排人這樣站著,不是 10 個,而是 15 個人,「她低下頭,模仿低頭看智能手機的人。」我不想那樣做,你懂嗎?我不 想成為那樣的人。正是這個時候,我突然醒悟了。OK,我們必須要做成這件事。它是大膽的,它是瘋狂的。但我們覺得 可以用它做些酷的事情。」

大膽和瘋狂聽起來很合理,特別是在 Steve 向我透露公司希望 Glass 在今年年底作為消費品上市之後。

Google 級的設計

暫時忘記普通的眼鏡。忘記笨重的時髦眼鏡。忘記約翰列儂的圓形太陽鏡。忘記「夏季的男孩們」;忘記她頭髮後梳、 戴著 Wayfarer 眼鏡的模樣。(譯註:「夏季的男孩們」是老鷹樂隊的一首歌。)596a24430c9e00efad3bba0a3ef262d9假裝那些東西從未存在過。遷就一下我 吧。Glass 的設計實際上非常漂亮。優雅、成熟。它們看起來是人類的東西,同時有那麼一點怪異。有未來感,但並不 脫離時代——就像是 60 年代的工藝品,就像有人試圖去想像 2013 年的模樣。這是蘋果級的設計。從某種 方面來說,它超越了蘋果最近所做的東西。它大膽、有創造性、俏皮, 但仍能極致簡單。當拿在手中或戴在頭上,材料 給人的感覺很好,堅固,但令人驚訝地輕、舒服。如果 Google 能夠保持這種水平,很快我們會說這樣的話,」這是 Google 級的設計。


a89c9593a18a7fb75cd84a5fc791a4bd
即使是包裝好像也經過考量。這個系統由基本的部件構成。Glass 的主體是觸感柔軟的塑料,包裹著處理器、電池和平 衡物(它的位置是你的耳後)。構成 Glass 弧形框架的是薄薄的金屬條,很特別的鏡腿和鼻托,使設備可以放置於臉部 之上。Google 製造的第一款設備擁有不同的顏色。如果你不想顯得有創造性,這些顏色是:灰色,橘色,黑色,白色和 淺藍色。我和 Steve 還有 Isabelle 開起了玩笑,聊起了自己所想到的更有創造性的名字。「灰色的是石墨色?等等, 不要告訴我。我要猜下」。我開始列出名單。「番茄色?瑪瑙色?香粉——不,是雪崩,和海風。」Steve 和 Isabelle 笑了。「很好,」Isabelle 說。正經來說吧。頁岩。橘紅。木炭。棉花。天空。非常接近吧。

 

談話開始轉向對每天佩戴產品的顏色重要性的討論。Isabelle 跟我說:「顏色是很多因素中的其 中一個,也許你會想『好吧,無所謂,這很重要』,但是畢竟是第二位。然而我們開始意識到人們是如何愛上這個設備 的。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為顏色。」

另外顏色還有其它效果。當我看到不同顏色的設備時,當我試戴橘色和天藍色的時候,我開始對哪個更加「自我」而斤 斤計較。這並不像你看待最喜歡的一副太陽鏡時的感受,但這激起了相似的反應。它們應該讓你感覺像是自己的東西。

 

81fcbed5fc8dfa269a423c0e931b42a6

Isabelle 從 Yves Behar 的設計室來到這個項目,來到 Google。她加入 Glass 團隊的時候,他們的產品只是一副怪異 的白色眼鏡架,眼鏡架兩端都粘著可笑的大塊電路板。或許略帶諷刺地,她給我看了一個香奈兒盒子,裡面裝著最初的 原型設備,它的棱形鏡頭軟綿綿地懸掛在右眼,一個灰色的細條電線從一端延伸至另一端。這是電路實驗板版本。

Isabelle 的工作就是將 Glass 變成你可以佩戴的產品,即使你可能還不確定是否要佩戴它。她知道這依舊還有一些挑戰。


fb10590b8c90315454478ed81492ecbc

公司將出貨的探索者版本將有一個可替換的太陽鏡配件,可以很方便地擰上或者拿下。我必須承認這讓 Glass 看起來更 加正常。我還知道了 Glass 其實可以拆分,可以將右邊的處理器及鏡頭與中間的金屬邊框分開來。這讓你可以將另一個 適合 Glass 的框架接上去,這樣將完全轉變設備的外觀但同時保持其頭戴式的功能。

Steve 和 Isabelle 不願透露他們是否有跟雷朋或者 Tom Ford 眼鏡(生產我眼鏡的公司)合作,但是紐約時報才報導 了 Google 正在跟 Warby Parker 商談相關事宜。我則傾向於相信這個謠言。很顯然,Google 意識到這個產品的需求不 只是要看上去可佩戴,還需要讓人們有慾望去佩戴。是的,對我而言,Glass 看上去很漂亮,但是我還是不想戴著它。

鏡面反光中的 Topolsky

終於,我有了佩戴這個設備的機會,並且知道了在現實生活中使用 Glass 的感覺。這一刻我已經等了一整天了,如今終 於實現了。當你啟動 Glass 的時候,應該會有一個小型窗口漂浮在視野的右上角,但是我沒有立刻看到全部的東西。相 反,我能看到上面部分的重影,而底部一半像在我眼角處消失了。Steve 和 Isabelle 調整了鼻托後,我突然看到了發 光的盒子。成功了。

要適應你視野中的亮光屏幕需要一段時間,當你第一次看到它的時候尤其奇怪。它消失後,你想使其重現但是卻不知道 該如何實現。幸運的是,這種情況只出現了一次,至少對我而言。



3dbf6899aa785bea9f6382dbe5d8958e

你看到的東西是這樣的:顯示了時間,底下還有一小段文字是「ok glass」。這是你激活 Glass 聽從語音指令的方法。事實上,這是兩個步驟。首先,你必須觸摸設備的一邊(它真的是一個觸控板),或者慢慢地將 頭向上傾斜,那是一個叫醒 Glass 的動作。一旦做完上述動作,你需要先說「ok glass」才可以開始其他的語音指令, 或者用手指在設備右邊滑動瀏覽選項。你可以通過手指在眼鏡架上前移或者後退來滾動選項。通過點擊進行選擇以及向 下滑動來「返回」。然而,很大部分的交互是通過語音進行。

設備可通過 Wi-Fi 獲取數據,它也可以通過藍牙連接到 Android 設備或者 iPhone ,在外時可以使用 3G 或者 4G 數 據。Glass 裡面沒有蜂窩式無線電,但是有 GPS 芯片。

讓我首先這樣說吧,實際使用 Glass 跟 Google 在其最新的演示視頻中展示的幾近一致。那不是 CGI,是 Glass 實際 使用的情況。它很整潔,典雅而且相對合理。屏幕並不會造成干擾,也不會讓人感到有壓力。它在那裡,然後很快就會 消失。Glass 並不駭人聽聞,也沒有不和諧。它只不過是你視野中的新東西,而且真的很酷。

在你說完「ok glass」之後,Glass 就可以做所有的基本任務,就是那些你想要通過面前攝像頭所做的事情。說完「照 相」就開始拍照,「錄像」則攝錄 10 秒鐘的視頻。如果你想要做更多,你只需輕敲設備的一邊。說「ok glass, Google」的話,你就可以開始搜索,而這很依賴於 Google 正在做的 Google Now 及其知識圖譜。很多時候你通過 Glass 提問的時候,你得到的是高度風格化的、充滿信息的卡片,就像你在 Android 系統上使用 Google Now 一樣。

大部分時候,自然語音搜索都會正常工作,但是當它不正常的時候,會很困擾,給你的只是一堆像會通向死胡同的文字 結果。另外,Glass 並不總能準確聽見你所說的話,或者它期待你說話的語速跟實際情況不一致。當發出的語音指令對 設備來說太快以致難以理解的時候,我不得不多次重複。但是當它正常使用的時候,Glass 的反應速度通常很快,像預 想中一樣提供信息以及開始運作。

一些狀況源於一個更加常見的問題:沒有數據。Glass 要想正常運作的一個關鍵因素就是良好的數據連接。當戴著 Glass 在外閒逛時,丟失數據或者手機上數據運行很慢的話將讓 Glass 進入一個幾近無法使用的狀態。

Steve 和 Isabelle 知道體驗並不完美。實際上,他們告訴我,在探索者項目開始運行後,團隊計劃每月進行一次更新 。很大程度上說,這是仍在進行的工作。

但是對於很多人來說,Glass 最有趣的部分將不是它的搜索功能,至少不是提供數據這一基本功能。是的,它能告訴你 布拉德皮特多大了(49歲),但是 Google 更注重的是實時,它能為你做些什麼。想瞭解天氣情況?它可以做。想獲取 導航?它也可以,並實現 turn-by-turn 導航。想要和某人 Google Hangout 並讓他們看到你正看到的?沒錯,它可以 實現。

但是讓每個人都將為之瘋狂的功能,而你也可能最想使用的功能則是, Glass 有能力通過「你在那裡」的視角照相和錄 影。我沒有撒謊,這個功能極其強大(甚至有一點嚇人),可以通過你手指的滑動或者簡單的語音指令就可以開始錄影 或者拍照。當我使用 Glass 的時候,我們在附近的星巴克操作使用。和我一起的攝影師也一同參與了。

當我們進到裡面的時候,星巴克的僱員讓我們停止錄像。當然,沒問題。但是我讓 Glass 的錄像一直運作,從我開始發 佈指令直到拿到咖啡。是的,當設備在錄像的時候,你可以看到鏡片上的一束光,但是我感覺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們當時 正在看著什麼。收銀員好像很想問我臉上戴著的是什麼,卻始終沒有開口,而且也沒有要求我停止錄像。

一旦「探索版」(Explorer)問世,你將會看到人們會在這方面十分頻繁地使用(或者說濫用)它,也許「濫用」這個 詞用得有些偏激。Steve 告訴我「探索者」計劃的其中一個部分就是弄清人們希望(而且將會)怎樣使用 Google Glass 。「這一點非常重要,」他表示,「我們試圖為使用者進一步擴展產品的生態圈。目前只有團隊成員和其他少數 Google 同事在進行測試。我們還想讓公司以外的人參與進來。事實上,對開發者而言這種想法至關重要,因為 Glass 是一款全 新的產品,而且它不僅僅是一款軟件。我們希望能夠從其他人那裡瞭解到如何讓這款產品真正融入進他們的生活。我認 為這對其他參與者而言是個十分難得的機會,他們不僅僅是通過反饋的方式幫助我們完善 Google Glass,而是在和我們 一同建立一套新的『社會規則』。」



f82e56ad99d67dca9c435480873bdec3

我問他們是不是在試圖以此定義一套「Glass 規範」,是否出現 Twitter RT 的 Glass 版?「這 就是「探索者」計劃想達到的目的,」Steve 如是回答。但這並沒有回答如下問題:使用這種不需要舉起就可拍照,並 且經常會被拍攝者的目標人群所「忽略」的相機,什麼是正確的做法,什麼是錯誤的做法。人們會對這種設備安心嗎? 或者說,他們應該安心嗎?

對 Google 而言,隱私問題將會成為其推廣 Glass 的一大障礙。想要克服這個阻力的難度和說服人們去佩戴這個看起來 奇特、而且非常不時髦的設備一樣困難。

 不過,戴上 Glass 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感覺呢?閒逛的時候用一下嗎?我只能說這種感覺棒極了。

想像這樣一種場景——當你在擁擠的馬路上收到一封短信或者接到一通電話,而你若想查看短信或者接電話 至少要經過兩三個步驟,這些步驟都會把你的注意力從你正在專心面對的事情——也就是走路 ——上移開。如果你使用 Glass,這些信息會直接浮現在你眼前,引導你進行下一步。而下一步僅僅只是碰 一下眼鏡的邊緣或者稍稍抬一下頭——這些步驟不會干擾你行走,也不會讓你碰到人。這是一個簡單的概念 ,但是在實踐中非常強大。

這種便利也體現在導航的時候。當我剛來紐約時,經常是一下火車就用 Google 地圖查找路線。即便是在這個生活了幾 十年的城市,當我走出地鐵站時也會迷失方向。當你需要查找路線時,你仍然需要向 Glass 詢問方向,但是不再被手中 的設備分散注意力,便利是十分明顯的。在城市裡,Glass 會讓你覺得自己更加「強大」,更加趁手,而且肯定更少分 心。

必須承認,戴上 Glass 讓我更加有自我意識,或許那只是我的幻想(或者是因為我看起來像個怪人),不過我感覺到人 們會盯著我。當我和某個人有了眼神接觸之後,我總會感覺他想說「嘿,那是個什麼鬼玩意?」這讓我感覺不舒服。

Steve 認為當這些問題出現之後,人們會興奮地詢問 Glass 是什麼。「我們戴著這玩意生活了差不多一整年,使用 Glass 讓我感覺十分有趣,也讓我異常興奮。在此之前,我們對它超級興奮,並且對 Glass 的設計抱有極大的信心,不 過你只有真正戴上它之後才能知道答案。當然,我的朋友總拿我開涮『現在沒有姑娘會搭理你了,他們會認為你很怪異 。』事實恰恰相反。」

38e8b2a1ac4a41e5d6e4744a21e1010e

我並不認為 Glass 適合所有場合。當父母記錄下自己小孩的每一個可愛瞬間,而跳傘運動員和登山者們不用拿著攝像機 就可記錄自己難得的人生體驗,顯然這是多麼令人興奮。當然,當你獨自去往泰國,Glass 也許可以幫助你翻譯或者指 引方向——但當你去參加一次晚宴,或者約會,又或者去看場電影的時候,它也許並不適合。事實上,在上 述這些場合中,戴著 Glass 會帶來不少尷尬,至少,它會使現場情況向著你不喜歡的方向發展。

有時候,你希望以一些老舊的方式分散注意力;而有時候,你希望人們會注視你——而不是你臉上的某個設 備。在那個時刻,它可能在錄製他們,也可能沒有。

於是,回到了開頭的問題:誰會在公眾場合戴著這東西呢?

不是「如果」,而是「何時」

老實說,當我真正戴上 Glass 的時候,我變得非常喜歡它。它不會讓我不適,而且能夠把一些有巨大價值和潛力的新東 西放進我的視線裡(這是事實,也是比喻)。我覺得不戴眼鏡時,臉看起來怪怪的,當然,戴上了 Google Glass 也顯 得怪怪的。但過了一會兒,「怪怪」的感覺越來越少。這說明了一些東西,不是嗎?

Google 會和設備一起發佈太陽鏡配件,它也是經過好長時間才使體驗正常化。與雷朋和 Warby Parker 等公司的合作關 係會進一步改進體驗。現在問題已經變得越來越清晰——在使用它,並且感受到公眾場合使用的感覺之後 ——怎樣使用才會使你感覺更加自然。

它已經準備好走向大眾了嗎?不盡然。Glass 團隊離讓人們將佩戴 Glass 變成一種習慣的目標還有很遠的距離嗎?當然 。
 
但我離開的時候,確信這不只是 Google 的一個古怪花哨的計劃。我使用 Glass 越多,它的意義就越顯明,我就越想使 用它。如果這個團隊告訴我,我登記後可以用 Glass 技術增強自己的眼鏡,我會當場簽字,並把錢放到他們手中。正是 這種情況,區分了這是小眾極客的愛好,還是每個人都想擁有的產品。在使用 Glass 幾個小時後,我已經確定的是,問 題不再是「如果」,而是「何時?」。

開箱照片(來源):

97ed67cd3e2018772788f08cdb1a2847

3b5786081037c373d25069e2fb5d34e0

15af528876394ec4cf9a86337708b974

↓↓↓↓↓↓加入癮科技粉絲團,有更多歡樂有趣的科技新聞 ↓↓↓↓↓↓

 

 

回應 6

6 則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