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sh Young對Matt Noble的留言說:事實上我並不是事後...

by Jorsh Young
2018.09.26 02:46AM
Matt Noble
嘴綠能時會說國情不同,嘴核能時就不會,台灣就小島,像日本福島一樣核災該怎麼處理,挺核的只會閃躲~呵
Jorsh Young
事實上我並不是事後諸葛,灌海水的提議在海嘯後冷卻水發動機故障後馬上就浮出了檯面。當時甚至是新聞要點,要大家不要驚慌,最後手段一直都有。不過拖了24小時之後他們仍沒有採取該措施,結果就造成了氫氣累積與點燃爆炸的事故。然後到爆炸之後才開始使用海水來冷卻。

這是事實,不管你想不想承認。

至於人禍的問題也可以從SOP的改進來處理,就像核四的運作SOP在福島事故後也馬上加上了冷卻水機故障無法即時修理後要馬上引海水廢爐的指示。

這是另一個事實。

至於輻射的可怕麻⋯我可以跟你說與其害怕機率很低而且可以逃跑的頂級核電廠事故,我更害怕吸了太多火力發電場的廢氣得癌症然後讓醫生把放射性物質一袋一袋往我體內打做化療,然後再把我輻射能滿滿的尿收到標示著核廢料的大桶子裡,最後再讓管制單位煩惱要去哪裡處置這些核廢料。

這是第三個事實,我對於讓核廢料通過體內一點興趣都沒有。

另外日本在事故後對於救核電廠的努力並不亞於其他災區,甚至將恢復供電作為首要目標來努力。別把別人努力的事實忽略掉了。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