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之華在荷蘭人改製出無...留言:嗨,gearedb...

2010.01.23 04:16PM

 嗨,gearedbyby以及呆宇:

我知道你們有自己的立場以及看法,所以也總有可能小摩擦,我自己也是如此,有時候是立場問題,不得不與吵起來。我相信gearedbyby來這邊也不是為了吵架。

我可以理解呆宇為何會生氣,當gearedbyby說到「改無線的一點技術含量都沒的時候」,不管有沒有惡意,就個人來看,其實是很有一定的機會,污辱到了有改的人。這已經意味了gearedbyby在罵改無線的人沒有技術可言。

但我也可以理解gearedbyby的意思,我想就他而言,這階段他很熟,對他來說沒有挑戰性。對於他來說,他應該就已經很懂了。但他其實並沒有要罵的意思。

我舉個簡單的例子,對於我們大家而言,國小一年級的作業,相信是沒有什麼技術含量的。對他來說,也許這就是單純的體力活。所以他那樣說是OK的。

不過要說的是,個人其實不是很喜歡「懂的人輕視不懂的人」,這樣態度的人。其實這也不是針對鍵盤,在人生上,我們也常會遇到狗眼看人低的人(也許在現實上,被稱之為人生勝利組,很多人都是這樣)。另外我也不喜歡所謂崇洋媚外的人,當然文化有優勢的地方得要學習,但不卑不亢才是重要的態度。其實也就是gearedbyby所寫的文字,容易產生這樣的誤會。我想呆宇也是類似的想法,呆宇也是專業,真要說的話,也會改不少東西,但至少呆宇不會輕視像我這種非專業的人(至少呆宇沒有指著我說我太沒技術含量了XD)。

至於gearedbyby說了一句,「如果你觉得这个很有技术含量的话,我只能说你玩的档次太低了」,這就有點問題了,這句很明顯不會是令人舒服的話,不管這是不是事實,但終究是不妥。

舉個極其俗氣的例子,一個月賺百萬元的人,我們大概都很佩服、羨慕他。但若一個月賺百萬的人對賺不到22K(台灣可憐的薪資標準)說他是低等人,乾脆不要活在這個世上了。我們大家聽到這種話,誰都不會爽的吧。說起來,呆宇的高級外省人也算是一個經典的例子。

所以呆宇的反應我可以理解,不過呆宇講到「殘體字」基本上對於善意的大陸人來說,也是不公平的。呆宇對於大陸人,你的情緒你的想法我也很清楚,這也是台灣特定環境下才會產生的。我並無意於要改變你什麼,但我想提的,是我的經驗。

其實我以前很仇日的,原因很簡單,我的父親差點死在日本人的手上。不過後來我也想開了,有些是國家政治上的事,其實跟一般日本人真的沒有什麼關係。我爸到了晚年,其實也原諒了日本對他所做的事,接受日本的一些東西,也不會再排斥了。在大時代環境中,我們不能選擇什麼,不過顧好你我自己,卻是很重要的(所以呆宇真的有什麼事要說,不管是家人也好,朋友也好,不要悶在心中)。


對了,要說到最沒技術含量,我想換鍵帽最沒技術含量。但因為有彩色鍵帽,所以我才有辦法創造鍵帽圖樣的變化。鍵帽圖樣的變化很困難嗎?我想一點也不,換鍵帽只要三分鐘吧。但真正玩到多彩多姿的變化也實在少得可憐。大陸上販售彩色鍵帽也有一段時間了,但幾乎沒有朝創意方面發揮,是我感覺可惜的地方。我想表達的是,有些時候,難的不是實行,不是技術含量,而是想到的創意,尤其是能夠普及的創意。

改80%以及改無線,對我來說,有技術含量,但的確也還好,畢竟這不含創意,前人有做,能夠參考參考。但到達了能夠自改韌體,gearedbyby的確很厲害,厲害的地方並不是在於技術含量這件事,而是他有著足夠的技術,但做了之前人們沒想要做的事。更多的時候,佩服的還是創造力多些。

(  ̄ c ̄)y▂ξ這就是人生呀

 

回應 1

1 則回應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