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aredbyby對奕之華的留言說:奕之華 wrote...

by gearedbyby
2010.01.23 06:00PM

 嗨,gearedbyby以及呆宇:

我知道你們有自己的立場以及看法,所以也總有可能小摩擦,我自己也是如此,有時候是立場問題,不得不與吵起來。我相信gearedbyby來這邊也不是為了吵架。

我可以理解呆宇為何會生氣,當gearedbyby說到「改無線的一點技術含量都沒的時候」,不管有沒有惡意,就個人來看,其實是很有一定的機會,污辱到了有改的人。這已經意味了gearedbyby在罵改無線的人沒有技術可言。

但我也可以理解gearedbyby的意思,我想就他而言,這階段他很熟,對他來說沒有挑戰性。對於他來說,他應該就已經很懂了。但他其實並沒有要罵的意思。

我舉個簡單的例子,對於我們大家而言,國小一年級的作業,相信是沒有什麼技術含量的。對他來說,也許這就是單純的體力活。所以他那樣說是OK的。

不過要說的是,個人其實不是很喜歡「懂的人輕視不懂的人」,這樣態度的人。其實這也不是針對鍵盤,在人生上,我們也常會遇到狗眼看人低的人(也許在現實上,被稱之為人生勝利組,很多人都是這樣)。另外我也不喜歡所謂崇洋媚外的人,當然文化有優勢的地方得要學習,但不卑不亢才是重要的態度。其實也就是gearedbyby所寫的文字,容易產生這樣的誤會。我想呆宇也是類似的想法,呆宇也是專業,真要說的話,也會改不少東西,但至少呆宇不會輕視像我這種非專業的人(至少呆宇沒有指著我說我太沒技術含量了XD)。

至於gearedbyby說了一句,「如果你觉得这个很有技术含量的话,我只能说你玩的档次太低了」,這就有點問題了,這句很明顯不會是令人舒服的話,不管這是不是事實,但終究是不妥。

舉個極其俗氣的例子,一個月賺百萬元的人,我們大概都很佩服、羨慕他。但若一個月賺百萬的人對賺不到22K(台灣可憐的薪資標準)說他是低等人,乾脆不要活在這個世上了。我們大家聽到這種話,誰都不會爽的吧。說起來,呆宇的高級外省人也算是一個經典的例子。

所以呆宇的反應我可以理解,不過呆宇講到「殘體字」基本上對於善意的大陸人來說,也是不公平的。呆宇對於大陸人,你的情緒你的想法我也很清楚,這也是台灣特定環境下才會產生的。我並無意於要改變你什麼,但我想提的,是我的經驗。

其實我以前很仇日的,原因很簡單,我的父親差點死在日本人的手上。不過後來我也想開了,有些是國家政治上的事,其實跟一般日本人真的沒有什麼關係。我爸到了晚年,其實也原諒了日本對他所做的事,接受日本的一些東西,也不會再排斥了。在大時代環境中,我們不能選擇什麼,不過顧好你我自己,卻是很重要的(所以呆宇真的有什麼事要說,不管是家人也好,朋友也好,不要悶在心中)。


對了,要說到最沒技術含量,我想換鍵帽最沒技術含量。但因為有彩色鍵帽,所以我才有辦法創造鍵帽圖樣的變化。鍵帽圖樣的變化很困難嗎?我想一點也不,換鍵帽只要三分鐘吧。但真正玩到多彩多姿的變化也實在少得可憐。大陸上販售彩色鍵帽也有一段時間了,但幾乎沒有朝創意方面發揮,是我感覺可惜的地方。我想表達的是,有些時候,難的不是實行,不是技術含量,而是想到的創意,尤其是能夠普及的創意。

改80%以及改無線,對我來說,有技術含量,但的確也還好,畢竟這不含創意,前人有做,能夠參考參考。但到達了能夠自改韌體,gearedbyby的確很厲害,厲害的地方並不是在於技術含量這件事,而是他有著足夠的技術,但做了之前人們沒想要做的事。更多的時候,佩服的還是創造力多些。

(  ̄ c ̄)y▂ξ這就是人生呀

 

gearedbyby
奕之華 wrote:

 嗨,gearedbyby以及呆宇:

我知道你們有自己的立場以及看法,所以也總有可能小摩擦,我自己也是如此,有時候是立場問題,不得不與吵起來。我相信gearedbyby來這邊也不是為了吵架。

我可以理解呆宇為何會生氣,當gearedbyby說到「改無線的一點技術含量都沒的時候」,不管有沒有惡意,就個人來看,其實是很有一定的機會,污辱到了有改的人。這已經意味了gearedbyby在罵改無線的人沒有技術可言。

但我也可以理解gearedbyby的意思,我想就他而言,這階段他很熟,對他來說沒有挑戰性。對於他來說,他應該就已經很懂了。但他其實並沒有要罵的意思。

我舉個簡單的例子,對於我們大家而言,國小一年級的作業,相信是沒有什麼技術含量的。對他來說,也許這就是單純的體力活。所以他那樣說是OK的。

不過要說的是,個人其實不是很喜歡「懂的人輕視不懂的人」,這樣態度的人。其實這也不是針對鍵盤,在人生上,我們也常會遇到狗眼看人低的人(也許在現實上,被稱之為人生勝利組,很多人都是這樣)。另外我也不喜歡所謂崇洋媚外的人,當然文化有優勢的地方得要學習,但不卑不亢才是重要的態度。其實也就是gearedbyby所寫的文字,容易產生這樣的誤會。我想呆宇也是類似的想法,呆宇也是專業,真要說的話,也會改不少東西,但至少呆宇不會輕視像我這種非專業的人(至少呆宇沒有指著我說我太沒技術含量了XD)。

至於gearedbyby說了一句,「如果你觉得这个很有技术含量的话,我只能说你玩的档次太低了」,這就有點問題了,這句很明顯不會是令人舒服的話,不管這是不是事實,但終究是不妥。

舉個極其俗氣的例子,一個月賺百萬元的人,我們大概都很佩服、羨慕他。但若一個月賺百萬的人對賺不到22K(台灣可憐的薪資標準)說他是低等人,乾脆不要活在這個世上了。我們大家聽到這種話,誰都不會爽的吧。說起來,呆宇的高級外省人也算是一個經典的例子。

所以呆宇的反應我可以理解,不過呆宇講到「殘體字」基本上對於善意的大陸人來說,也是不公平的。呆宇對於大陸人,你的情緒你的想法我也很清楚,這也是台灣特定環境下才會產生的。我並無意於要改變你什麼,但我想提的,是我的經驗。

其實我以前很仇日的,原因很簡單,我的父親差點死在日本人的手上。不過後來我也想開了,有些是國家政治上的事,其實跟一般日本人真的沒有什麼關係。我爸到了晚年,其實也原諒了日本對他所做的事,接受日本的一些東西,也不會再排斥了。在大時代環境中,我們不能選擇什麼,不過顧好你我自己,卻是很重要的(所以呆宇真的有什麼事要說,不管是家人也好,朋友也好,不要悶在心中)。


對了,要說到最沒技術含量,我想換鍵帽最沒技術含量。但因為有彩色鍵帽,所以我才有辦法創造鍵帽圖樣的變化。鍵帽圖樣的變化很困難嗎?我想一點也不,換鍵帽只要三分鐘吧。但真正玩到多彩多姿的變化也實在少得可憐。大陸上販售彩色鍵帽也有一段時間了,但幾乎沒有朝創意方面發揮,是我感覺可惜的地方。我想表達的是,有些時候,難的不是實行,不是技術含量,而是想到的創意,尤其是能夠普及的創意。

改80%以及改無線,對我來說,有技術含量,但的確也還好,畢竟這不含創意,前人有做,能夠參考參考。但到達了能夠自改韌體,gearedbyby的確很厲害,厲害的地方並不是在於技術含量這件事,而是他有著足夠的技術,但做了之前人們沒想要做的事。更多的時候,佩服的還是創造力多些。

 

 其实看看上下文就知道我一直在说改80这个事情纯粹是很费精力体力的事情,而且有线无线改起来没有任何区别,费时间的都是花在匹配两个键盘的扫描矩阵线路上面,至于有线无线,那都是主控电路板的事,拿来的电路板不论是有线还是无线的,改起矩阵都是一样,有线无线那部分电路的事情原先键盘的设计者已经搞定了。所以改有线无线的工作是完全一样的,要说我骂改无线的没技术含量,那就等于骂我自己改80%没技术含量一样,不过确实也没技术含量,这本身也不是贬义词,只不过描述了一下我对这个改造的看法,纯粹的耗费体力,我也是在玩键盘的早期,精力旺盛,才回去改这么个80%玩,现在肯定是不会去干这样的事情了。

至于说到呆宇xd玩的太低级那句话,也完全是因为实在忍无可忍罢了,之前扯led的时候,呆宇最后明显扯政治进来吧,我也懒得扯这个,就当没看见好了。只是没想到他还一路追杀过来,那我也没必要很客气了。

至于他说到什么残体字什么什么的,其实一开始也就很明显感觉到他扯政治吧,我是来玩键盘的,没兴趣扯政治,要喜欢扯我就去ptt和他们辩论去了。所以不聊也就罢了。因为我是在觉得扯政治和文化差异很没意思,个人觉得繁体字和简体字都挺好的,繁体字很容易看出当初造字的本意,很容易会意,很多字繁体写起来也好看的多,所以我也觉得繁体蛮好的,改成简体确实丢失了不少文化,不过简体确实便于书写,改变总是有它的道理,不管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都只不过是文化差异而已了,也不管啥真汉字伪汉字了,起码还是汉字吧,看到汉字都还这样,那看到日文英文不得直接气爆炸了么。话说我没学过繁体,我也看得懂,你们没学简体,你们也看得懂,咱起码5000年文化还摆在那呢,都是华夏儿女,扯这个太见外了。

还有什么外省人什么什么的,说实话我也看不太懂什么意思啦,不过意会一下,反正大概也不是什么好话。就像大陆我们说解放,你们说沦陷,我认为没解放也没沦陷,只不过换了个执政党而已,执政党总是给民众灌输自己的意志和自己编写的历史。但其实啥统一啊分裂啊,那不都是政党掐架而已,管我们啥事,我们都小老百姓的,赚钱混口饭吃而已,这都是大层面上舆论和教育造成的,私底下,其实说白点,你们资本主义社会,我们还在封建社会,那是我是你们那的人,我也不愿意回来,回来干啥啊,要钱没钱,要民主没民主。国内也确实水深火热的,那我们不也得熬着,政党黑心,只知道鱼肉百姓,哪有什么办法,谁让咱活在这年头。百姓总是善良的,不善良的那也是被政党给忽悠的。换个说法,地图上看看,就地势来说我觉得海南台湾都差不多,不都岛么,不连着大陆,要是当年老蒋带着钱跑去海南了,估计今天台湾也就像现在的海南一样,一个普通的省而已,只不过老蒋跑台湾去了,那一个政党能统治一个独立的地域,高度发达的政治经济,独立的自主权,是个政党都不会愿意把这统治权拱手让人,很正常不是。政党们把这提高到国家统一大计的高度,但其实只不过争夺统治权和利益罢了,对我们小老百姓来说,没什么意义,”统一不统一的“,日子不是还是照样过,键盘不是还是照玩,有区别么,啥统一啊分裂啊,那不都扯淡么,又不是被英国美国给殖民了,那才叫分割。这都住着华夏儿女,哪来的分割一说,别人不听你指挥,不给你上供,就叫分裂拉,扯淡么。现在这样不挺好么,不过台湾政党又想建国,这不也扯淡么,世界上就这么一个中国,有本事你过来把共产党灭了啊,我们举双手欢迎。我还想灭了共产党呢。废话了半天,也够烦的,凑合看吧,反正意思就是纯粹政党掐架,咱们好好过咱们的,犯不着为他们之间的破事我们来吵架

在乱世好不容易有个爱好玩玩键盘,还扯上政治文化啥的就没意思了,自己看清就好,政党从来只知道自己的利益,别听他们忽悠。文化差异那就更正常了,哪不都是文化差异,这都有吵的必要那真是永无宁日了

不要羡慕哥,哥只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来淘键盘了 http://hi.baidu.com/gearedbyby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