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雷】與其探討不如品味,《大佛普拉斯》那麼實在地呈現沒錢的悲哀

by Knowing
2017.11.18 12:10PM
是【有雷】與其探討不如品味,《大佛普拉斯》那麼實在地呈現沒錢的悲哀這篇文章的首圖
首圖是【有雷】與其探討不如品味,《大佛普拉斯》那麼實在地呈現沒錢的悲哀這篇文章的首圖

(圖片取自 甲上娛樂臉書)

《大佛普拉斯》的預告片土俗趣味,配上畫龍點睛的旁白好不新鮮,結果進了戲院才發現是個看到後面會令人吁嘆、尾勁頗強的電影

人生是黑白的,有錢人的世界才有色彩,《大佛》與黃信堯導演據信是滿腹牢騷的;但聽說當初是因為經費不足等原因劇組才將影片設定成黑白色調,順便藉此點出底層人物黯淡蒼白的生活。片中戴立忍飾演的大老闆Kevin開車進摩鐵的橋段恢復成彩色的,應該也是意有所指。

黑白的《大佛》可能是順勢而為的意外之喜,與黃信堯導演的創作初衷沒有太大的干係;根據專訪,黃做《大佛》的初衷之一是他在漫畫店偶然聽到的對話,有位顧客說他最近度小月,只想在家看電視,說看漫畫太花錢了;結果他的漫畫租金也不過2,30塊而已,才2,30塊!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之類的作品比比皆是,差別在刻畫的銳利度。仔細一想,菜脯寄居在Kevin的警衛室小屋裡,沒有住宿費之累,但電視壞掉後唯一的消遣就是百無聊賴地看肚財帶來的破爛雜誌,最後是肚財無法忍受無聊才慫恿他偷拿Kevin的行車記錄器播來看。

飾演菜脯的莊益增坦承他的角色靈感取自《深海魚男》,關於一個孤單、不敢奢求太多的男子的故事。有人說,當人貧困時,往往野心、慾望都會萎縮,甚至不會奢想。住在生活五光十色的Kevin身邊,困在警衛室裡的菜脯過著得過且過的生活;如果沒有肚財的慫恿,沒電視可看的菜脯可能就獃獃地翻著破爛情色雜誌配著茶打發一整夜的無聊。

另外一點是,他們期待的節目不過就是新聞。新聞有什麼好看?對,但如果只有有線頻道可以轉,景緻蕭條的新聞頻道是聊勝於無的冷飯殘羹,就像肚財帶來的冷掉咖哩飯,菜脯罵歸罵,還是配茶吃它一頓。再幹幹叫... 這完美地顯現物質貧乏後對剩餘的認份。

貼近現實是難以評說的功力;隨意罵了某個現象,說到別人的心坎裡,是自己功力高嗎?觀察力特強嗎?我不知道啊!無論如何,如同《大佛》採用黑白色調的意外適切,感覺對了,如見真佛。

戴立忍近年的角色總是特別深沉,他演的Kevin把人殺了裝到佛像裡,如此荒誕的恐怖十分符合製片鍾孟宏的風格。「屍體裝入佛」是怎樣的寓意自是大家討論的重點,但回到警衛室的菜脯身上,想一想,當他發現Kevin殺人了,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入睡的?何況屍體近在咫尺。

警衛室那個破屋是個裝著冷汗、冷雨(警衛室小屋會漏水)、卻能擋風省開銷的寄居,是有家累的菜脯難以脫離的重力陷渦;即便菜脯的生活中充滿了不安、變數,除了求神求平安之外,其餘的也不過就是趁晴天時好好地把屋頂補一補,終於,完遂了一件該做未做的事;但做了實事的稀微踏實自必無法抵銷心中極大的不安全感,反而突顯生死由人的無奈;菜脯應付人生大變的步調如此蝸步。片尾,肚財死後菜脯幫他最好的朋友送葬、看看他的家,另一個終於;儘管是唯一的朋友,平時也未曾產生好奇心去光顧肚財的家,直到他死後。

片中另一個顯出無奈的橋段:菜脯跑去拜託小叔叔往後多多照顧他母親。飾演小叔叔的脫線熟練地演出無情勢利的商人嘴臉,每次菜脯開口拜託馬上用「恁老母ㄟ代誌哇攏栽啦!」截住他的話頭;就這樣,又一段沒有任何生產力的人生,而且菜脯還被小叔叔剝削了,花了不必要的錢。

不只發生在底層與上層之間,剝削也發生在底層與底層之間。人生的無奈不只是哀嘆自己打不進的世界,還在於同溫層之間的傾軋;就像高委員與師兄、師姊之間的利益合作,一團和氣又勾心鬥角;而肚財常常跑去找菜脯聊天就是真心想跟他做朋友嗎?也或許是一個可憐蟲想找個人罩、找個人教的自卑心態罷了。


《大佛》刻畫出底層人士面對種種資源缺乏後顯出的特別無力,肚財、菜脯雖然被歸類在同一組,成為Kevin、郭委員等人的對照;但與滿嘴髒話、流里流氣的肚財相比,菜脯是特別地無奈、被動;張少懷飾演的釋迦像是個旁觀者,好像沒啥牽連。

《大佛》的角色深淺不一,大家在Kevin殺人這個主故事線的串接下展演著各自的個性,看似鬆散,卻又完整。與其用黑白與彩色去對分「人有背景你有啥」的無奈,不如拋開探尋影片寓意之心,一小段一小段地品嚐每個角色的有趣,及其投射到實際人生的註定。「大佛Plus」是耐人尋味的焦點,但重點還是眾生相。

0 則回應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