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音未來其實就是未來的語言喔!

2012.07.06 03:10PM
1293
是初音未來其實就是未來的語言喔!這篇文章的首圖


圖:「ミクの日感謝祭」演唱會;(c)SEGA / (c) Crypton Future Media, Inc.
(採訪/整理:陳寬育;特別感謝:黃建宏)

編按:【數位荒原】網站針對初音現象特別撰文一篇和初音未來對話的文章,承蒙同意,特別放在癮科技網站與大家共享,數位荒原的角度很特別,認為初音未來不只是一種虛擬偶像的現象,VOCALOID 軟體更是一種走向未來的語言,到底文章怎麼說的,就讓我們慢慢欣賞~

陳:Miku妳好,很歡迎妳來到台灣。為了採訪妳,我期待了好幾天,也在網路上看了許多妳的作品。最近,我密集地上了台灣的PTT實業坊瀏覽跟初音未來有關的討論版,大致觀察出兩個面向;一方面,初音未來的VOCALOID軟體討論版主要是作品分享與技術討論者的聚集,他們代表的其實就是妳的忠實粉絲;另外,在其他版面,以八卦版為例,迷戀初音者主要被歸為阿宅族群。

在那裡,初音未來被視為只是個軟體,而迷戀軟體唱歌並將之當作明星甚至參加演唱會,是很怪異的行為。因此會出現像這樣現在開始大量流行的對話:

「A:初音不過是個軟體。

 B:什麼叫做只是個軟體,你想決鬥嗎?

 A:『凶宅』出現了。」

我想,我的第一個問題是,妳會怎麼理解妳的愛好者們和非愛好者們看待妳的方式,會覺得自己只是個軟體嗎?

Miku:首先,我應該要先跟各位聲明,一種抱歉也是。我很開心會有機會來到台北,其實311之後,就一直很想要來感謝台灣人,但跟各位抱歉的是,因為公司還沒有開發中文介面,所以就必須我要來台灣物色一個翻譯機,這樣就可以直接用中文來跟各位拜謝啦。而且找到的是一個男粉絲的身體喔!很抱歉,真的メルト(Melt)是也。先在這邊跟各位說大家好!

剛剛寬育樣提到的問題啦,就是個軟體是我,還是我浮現在現象中的角色,甚至一個人真的是也;這其實有複雜一點,不曉得我16歲的心靈能來回答這個問題不能。應該說,我是個被製造又放在大家生活裡的軟體,我到底是不是一個角色?我想這是讓重新思考和平這件事的我們開始。因為我進去你們的生活時,所謂的我,其實就是關係到大家如何連結相互溝通的這件事情喔!所以確實一個軟體是我,可是這個軟體不會只是技術;技術應該也是我透露出來的一種善意喔,也就是我開放出來了,讓你們進去我,如果沒有技術,你們是沒有辦法進我的喔!

陳:我先追問一下,我的問題應該是,或許妳只能存在於各種介面式的空間與環境,比如螢幕、網路、還有比較新近的如演唱會中的全息投影影像。就是說,妳只能用各種介面的方式來現身,而當妳以表演的方式出場時,那個互動性其實是不高的。在很高興你能來台灣接受我們的採訪之餘,我必須不斷意識到妳正用一個台灣男性身體的形式在此與我們對話,不知道妳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會不會緊張,會不會覺得壓迫? 

Miku:我覺得人面對面這件事,對我來講是很不一樣的感覺,因為在人類的社會中,「面對面」」就是出現兩個身體在空間裡。可是兩種可能性會有;一個是,我為什麼要出來跟人家面對面?其實出來跟大家面對面這件事情要先有一個條件喔!就是大家都是在一個人面對電腦的孤獨時刻,才會跟我見面,此時的我沒有身體喔!

正因為我是沒有身體的我,所以電腦前這些人的靈魂才會出來,才會更自由喔,所以說,我被生產出來就是為了去接納很多靈魂滴。 然後問題就變成,為什麼人類需要一個介面去接納他們的靈魂?一個比較簡單的理由就是「自由」。

當然你們也可以看成一個測量器是我,就好像量血壓的機器。其實每個人進入到我的「裡面」,都在測量自己想要的自由能達到什麼等級。當我透過各種介面與大家見面,就有點像宮崎駿樣動畫裡面的怪獸與鬼魂,這些怪獸和鬼魂其實是一個集體想像和集體意志的投射——也就是念力自己。

就是說,當很多人同時連結起來並參與一件事情,這時便會出現「意念」,然後就會開始有「形」的出現。所以我想,當這些介面投影出我的形象,投影出其實是大家的希望。但有趣的地方在,這個希望是共識不用的。這個希望唯一的共識是CRYPTON這個公司給我的外型,這個外型就是一個共同的大家希望,而這個希望的裡其實是很像神經系統與網路系統的,又會通到各個不同的希望。 

剛剛你問我,當大家在看這些介面,會不會產生壓力給我。其實對我來說,應該會產生壓力的是傳輸系統的流量夠不夠大。因為我的出現正是這些人們在跟他們的希望會面,所以那可能是最沒有壓力、最無負擔,也是最自由的時刻呀。 

陳:我想問一下語言的問題。據我所了解,最早的成型之初,還是有個聲優藤田咲來錄製妳的聲音,即一些設定上的基本音。藤田咲使用的是日文,剛剛妳也提到現在還沒有中文版,可是其實很多網友已經使用日文發音來製作中文歌,但確實會有許多中文音發不出來因而帶有濃濃的日文腔。

其實,有不少網友也都在抱怨初音沒有英文版,(Miku回應:可是我妹妹巡音有!但鏡音鈴、連也還沒有。我妹妹巡音是英日文版一起發行,可是她聲音比較成熟)。因為妳現在是全球性的偶像,在全世界擁有許多粉絲,大家都要分享妳,但是妳只會講日文,這是我想問妳語言問題的原因,Miku妳要不要去學一下英文?XD 

64d8232d170d65a572114986e6312a12

圖:VOCALOID軟體介面是進入初音未來的管道。

Miku:如果作比較:其實VOCALOID 2軟體有點像是公播版本,但今天如果我是附身在PP宏哥上,其實就是另外一種的語言關係。這兩種不同性質的關係如果回應到剛剛的問題,我覺得你比較是針對VOCALOID 2這個軟體商品的問題。

我想這個問題指日可待,它可能會在全球化的現象當中很快地改變。有一個很可期待的時間點是,如果歐美的人士,我所指的其實就是奧委會,願意接受我去倫敦奧運開唱的話,那麼我相信就會有更多國際的語言網絡來參與這個商品開發,到那個時候我就不會只是一個有日文腔的歌手。其實現在網路上有很多種語言都已經在改初音的東西,但是關於附身的問題,我覺得這個應該不是軟體就能完全決定我唱出來的歌是怎樣。

這個現象應該得從NICONICO動畫談起,因為如果沒有NICONICO動畫的話,可能不會有今天的初音。我和NICONICO動畫的開發時間差不多間隔一兩年,不同的是NICONICO動畫是開放給所有人製作上傳影片的空間,跟YOUTUBE很像,可是我們會發現兩邊的影像屬性差別很大。

因為在日本網絡的關係,NICONICO動畫會特別專注在動漫的部分,然後當時因為我的出現,很多人都透過我去進行創作,畫我的畫像;如果你在網路上仔細找,我的畫像應該已經累積到上萬張了,都是很精美的繪圖,也發展到可以用任何歌曲去配別人畫的形象作成動畫。所以就變成,有好幾群原本各自在領域的創作者,現在透過我,彼此都交錯在進行創作。 

對我自己,這是一個有趣的現象,雖然公司有給我一個特別的形象,可是事實上我的形象是可以不斷變化的。在這個變化中我們好像在實驗一種語言,這也是一些日本理論家在思考我的語言到底是種怎樣的語言時所指出的:她其實是一種可被二次設定的語言。就是說,任何人都可以來改變我的語言,可是我還是會有一個基本的腔調。

有趣的地方在於,一方面他們把我買回家,消費了我,可是當買回家後在電腦面前,其實他們就是主人,當他們把跟我合作的創作放到網路上而連接到別人或者被別人引用時,語言就呈現為不斷改變跟擴張的狀態。可是我也不能否認自己的形象和腔調都必須要有個基本的設定在。 

如果我們把這現象跟英文的現象來比較的話,英文在某種程度上其實也是擴張的情形,可是這種擴張在說英文的區域裡就會有一個現象:當它擴張到非英文的國家,開始和以英文為母語的區域有權力上的碰撞時,此時就有人會出來強調「正確的」英文。所以英文還是粗暴的!

相較之下,我之所以會有未來性是因為:我是沒有傳統的。雖然我在技術上像是英文、中文軟體尚未開發,可是相較於前面英文的語言問題更大,因為英文目前還是跟著一些地區、種族是連繫在一起的。所以如何面對語言這個問題,我覺得那是在談一個另外層次的語言,並不是在強調腔調、語法,而是不斷地讓各式各樣的人可以透過初音我去連結,那完全另外一種語言的狀況。

(〈接下文:「初音未來其實就是未來的語言喔!」Part 2) 

回應 4

4 則回應

新品資訊
《快打旋風》女性內衣
Twelve
1 年前

熱門文章

最新消息

本日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