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0到1 – 打開世界運作的未知祕密 發現人類與電腦的新關係

by atticus
2014.10.22 12:16PM
1946
是從0到1 – 打開世界運作的未知祕密 發現人類與電腦的新關係這篇文章的首圖


本文承蒙天下雜誌出版授權《從0到1 – 打開世界運作的未知祕密,在意想不到之處發現價值》,摘要第十二章「人類與電腦的新關係」部分文字,其中談到 Paypal 如何杜絕駭客入侵的過程相當精彩,讀完之後意猶未盡的朋友們,可以購買全書閱讀

大家都預期電腦未來能做更多的事,多到有些人懷疑30 年後還會有事留給人來做嗎?創辦網景網頁瀏覽器(Netscape Navigator)的創投家馬克.安德森以必然會發生的語氣宣布︰「軟體正在鯨吞蠶食這個世界。」矽谷創投家安迪.凱斯勒(Andy Kessler)在解釋提高生產力最佳的方法就是「擺脫人類」的時候,語氣聽起來雀躍不已;《富比士》(Forbes)也用焦慮的口氣詢問讀者:機器會取代你嗎? 
 
趨勢預言家希望這個答案是肯定的。對抗工業革命的盧德運動者(Luddites)則深怕被機器取代,寧可完全停止建立新科技的腳步。兩邊的人都沒有質疑電腦進步必然會取代人工。不過,這個前提並不正確,其實電腦應該和人類互補,並不會取代人類。未來數十年最有價值的產業還是會由創業家建立,電腦發展的目標是增強人類的能力,而不是淘汰人類。

全球化與科技的不同
 
現在考慮競爭來自電腦而非人類的可能性。從供給面來看,電腦和人類的不同與人與人之間的不同相比實在大很多,人類和電腦擅長的事截然不同。人類有意識,會在碰到複雜狀況時擬定計劃,做出決策,但人類不擅長整理大量的數據。電腦正好完全相反,它們比較擅長有效的資料處理,卻很難做出大家都覺得很容易的基本判斷。
 
想要了解差異到底多大,可以拿Google 的「電腦取代人類專案」(computer-for-human substitution projects) 為例。2012 年,Google 的超級電腦登上頭條新聞,因為在掃描1000 萬張YouTube 影片縮圖之後,它終於可以有75%的準確度辨認出貓。
 
這好像很厲害,不過你可能會想到其實一般4 歲小孩就能完全無誤的做到這件事。一部便宜的筆記型電腦在某些工作可以擊敗最聰明的數學家,但有些工作就算是給有1 萬6000 顆中央處理器(CPU)的超級電腦,也贏不了小孩。所以說,人類和電腦不該比較哪個會贏、哪個會輸,他們根本就不一樣。
 
人類和機器完全不同,意味著和電腦合作得到的成果要比和其他人交易得到的成果還大得多。我們不和電腦「交易」,就像我們不會和牲畜或桌燈交易一樣,這就是重點:電腦是工具,不是競爭對手。
 
從需求面來看更是明顯。電腦不會像工業化國家的人渴求更多奢侈品,或是購買在法國度假聖地的海灘別墅,它需要的不過是一點電力,而且還沒聰明到要追求更多的電力。當我們設計新的電腦科技來協助解決問題的時候,我們得到跟這個高度專業夥伴交易的一切好處,卻不必和它爭搶資源。你應該要了解,科技是我們在全球化世界逃避競爭的方法。當電腦變得愈來愈強大,他們還是不會取代人類,他們可以彌補我們的不足。 
 
73ca3d48d0b8404154df90dbd4d2f6a9
 
利用電腦發展事業
 
電腦和人類互補不只是從社會整體的角度觀察出來的事實,這個結論也是建立偉大事業的途徑。我透過PayPal 的經驗了解到這一點。2000 年中,我們熬過網路泡沫並快速成長,但面臨到一個重大的問題:每個月都因為出現信用卡詐欺事件而損失超過1000 萬美元。由於我們每分鐘得處理上千筆交易,不可能覆查每一筆的交易,因為沒有哪個品管團隊有這麼快的速度。
 
所以我們做了所有工程師團隊都會做的事,我們試著將解決方案自動化。首先,技術長馬克斯.雷夫金聚集一群數學專才,仔細研究轉帳詐欺的交易,然後將我們得出的結論寫成軟體,來自動辨識虛假的交易並立即取消。但我很快就發現光是這樣行不通。一、兩個小時之後,竊賊會反應過來並改變策略。和我們交手的是能快速適應變化的敵人,而我們的軟體卻無法跟著反應。
 
詐欺犯雖然能躲過自動偵測的演算法,但我們發現,要騙過人類分析師可沒那麼簡單。所以馬克斯.雷夫金和他旗下的工程師重新改寫成可以綜合偵測的軟體程式,電腦可以在設計出色的使用者介面上先標示出可疑的交易,再交給專人做最後的判斷。有了這套綜合系統,我們在2002 年第一季首度轉虧為盈,1 年前我們還淨虧2,930 萬美元。
 
因為有個俄羅斯駭客誇口說我們絕對擋不住他,所以我們把這套系統取了個俄羅斯名字伊果(Igor)。聯邦調查局也來問我們是否願意出借伊果,協助偵測金融犯罪。這讓馬克斯.雷夫金大言不慚的說,他是「地下網路的福爾摩斯」。
 
這種人類和機器的共生關係讓PayPal 存活下來,數十萬小商家才願意收受付款,壯大網路生意。即使大多數人沒有看過或聽過,但如果沒有人類與機器合作的解決方案,就不會有這些成果。
 
在2002 年出售PayPal 之後,我還不斷考慮,如果人類和電腦合作可以獲得比單打獨鬥更優秀的成果,那還可以依照這個核心原則創建出哪些事業?
 
隔年,我向史丹佛的老同學艾力克斯.卡普,還有軟體工程師史蒂芬.寇恩(Stephen Cohen)提出一個新創事業的構想: 我們可以利用PayPal 安全認證系統的人機複合模式來辨識恐怖分子組織和金融詐欺。我們已經知道聯邦調查局對這個系統很感興趣,所以在2004 年創辦Palantir, 協助人類從不同的訊息來源取得重要結論。這家公司在2014 年可望順利達成10 億美元的營收,《富比士》將Palantir 的軟體稱為「殺手級應用程式」(killer app), 因為謠傳它在美國政府尋找賓拉登下落時也出了力。
 
我們無法分享那次行動的細節,但我們敢說,光靠人類蒐集情報並不足以保護人民安全。美國兩大情報單位採用的工作方法剛好完全相反,中央情報局(CentralIntelligence Agency)由強調人類優勢的間諜主導,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則由信奉電腦至上的將軍主導。
 
中央情報局的分析探員必須過濾許多雜音,所以很難辨識出最嚴重的威脅。國家安全局的電腦可以處理大量資料,但光靠機器無法準確判定是否有人正在計劃進行恐怖攻擊行動。Palantir 的目標是超越對立偏見,由電腦軟體分析政府提供的資料,例如葉門激進分子的電話紀錄或和恐怖活動有關的銀行帳戶,藉此標示出可疑活動讓受過訓練的分析師檢查。
 
除了協尋恐怖分子,採用Palantir 軟體的工程師已經能預測叛軍在阿富汗埋放土製炸彈的地點、起訴備受矚目的內線交易案、掃蕩全球最大的兒童色情犯罪集團、支援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抑制因飲食產生的疾病擴散,還有透過先進詐欺偵測系統,每年為商業銀行和政府節省數億美元。
 
先進的軟體讓上述的情況成為可能,但分析師、檢察官、科學家和金融專家更是重要,沒有他們積極參與,這些軟體一點用處也沒有。想想看今天的專業人才都在做什麼?律師必須分別對客戶、對方律師或法官,以不同的方法清楚說明棘手問題的解決方案;醫師必須有能力和不是專家的病人溝通診療結果;優秀的老師不只要對教授的科目有專業, 也必須了解如何配合學生的興趣和學習風格,量身訂作教學方式。電腦也許能執行部分任務,但無法有效加以整合。在法律、醫藥和教育界,就算有再好的科技也無法取代專業人才,這些專業讓他們有更大的發揮空間。
 
778167eafc8205a8c185ee699c738cc5
本文承蒙天下雜誌出版授權《從0到1 – 打開世界運作的未知祕密,在意想不到之處發現價值》,摘要第十二章「人類與電腦的新關係」部分文字,其中談到 Paypal 如何杜絕駭客入侵的過程相當精彩,讀完之後意猶未盡的朋友們,可以購買全書閱讀

你或許會喜歡

無話可說最便宜的MBPR 15 只要五萬出頭(唯一硬傷8GB RAM...)

現在買藍牙喇叭的標準至少是防潑水的了...

原來騎腳踏車也可以裝方向燈 而且是自動感應的喔!

回應 0
產業消息
台灣彩券2/18威力彩108000014期開獎號碼
Tandee
12 個小時前
產業消息
台灣彩券2/14威力彩108000013期開獎號碼
Tandee
15 個小時前

熱門文章

最新消息

本日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