癮人物:排隊平均超過四十五天!「老鏡回春記」林緯倫讓宣判死亡的鏡頭也能起死回生!

by 陳寗
2015.05.05 02:40PM
是癮人物:排隊平均超過四十五天!「老鏡回春記」林緯倫讓宣判死亡的鏡頭也能起死回生!這篇文章的首圖

相機市場上,「公司貨」、「有保單」等是許多二手買家所在意的選購要點。但對於那些早已過保數十年、甚至公司早就關門大吉的老鏡頭來說,什麼原廠維修根本就是不可能達成的夢想。因此出現一群受到玩家信賴、甚至長年相交成為好友的鏡頭 / 相機維修師傅,為所有老鏡玩家服務、作為所有老鏡收藏者的最終守護者。

在老鏡市場逐間萎縮的今天,鏡頭維修師傅的數量越來越少、甚至出現連年輕學徒都找不到的窘境。今天要跟大家介紹的這位「老鏡回春記」的林緯倫,是少數台灣擁有鏡片拋光與脫膠處理技術的鏡頭維修師傅,且是普遍高齡的鏡頭維修市場中少見的「年輕人」。到底是什麼樣的機緣,會讓這位才三十幾歲的林師傅毅然投入這看起來「好像隨時會失業」的老鏡維修事業呢?

是癮人物:排隊平均超過四十五天!「老鏡回春記」林緯倫讓宣判死亡的鏡頭也能起死回生!這篇文章的第2圖

有別於那些科班、學徒出身的維修師傅,林緯倫的學歷令所有人跌破眼鏡:政大心理碩士。「其實我學生時期就已經在賣鏡頭了」,林緯倫攻讀碩士的期間正是台灣攝影市場的黃金時期,在市場上收進二手鏡再整理後賣出讓他年紀輕輕就擁有豐富的「玩鏡頭」經驗。然而林緯倫並非一開始就自己整理鏡頭,而是把鏡頭都送交當時在台北也頗負盛名的一位維修師傅處理。

「可是卻有一顆鏡頭跟我說他拆不開!」,在一次鏡頭因為師傅拆不開無法維修退回的情況下,林緯倫決定自己動手處理,畢竟師傅都無法處理的鏡頭就算自己弄壞了也一樣要認賠。沒想到這一動手,就開啟了他的鏡頭維修之路。林緯倫表示,由於從小就喜歡拆家裡的電器、機械,因此練就一身「把東西拆開就一定能裝回去」的本領,因此對於動手拆鏡頭這件事情其實並沒有什麼心理障礙。

是癮人物:排隊平均超過四十五天!「老鏡回春記」林緯倫讓宣判死亡的鏡頭也能起死回生!這篇文章的第3圖

上圖:鏡頭維修是高技術需求的服務,光是一個簡單的開鏡頭動作,就不知讓多少想自己修鏡頭的玩家刮傷鏡片「飲恨當場」

不過甫剛碩士畢業的林緯倫並不認為買賣二手鏡頭能作為畢生事業,因此在畢業後便進入一家專營癌症放射治療儀器的代理商擔任業務。然而在代理商家族企業的奇特經營氛圍下,林緯倫最後還是離開了公司並重操舊業,在木柵重新展開買賣二手鏡頭的事業。不過接連發生經濟危機、金融海嘯,在經濟嚴重不景氣的情況下,二手鏡頭的事業越來越難經營,反倒是維修鏡頭的業務不減反增,於是經營的重心便逐漸從鏡頭買賣轉向專業維修服務。

是癮人物:排隊平均超過四十五天!「老鏡回春記」林緯倫讓宣判死亡的鏡頭也能起死回生!這篇文章的第4圖

透過查資料自學的方式,林緯倫從清理鏡頭、維修、到現在台灣少有師傅能做到的「拋光」,一步一步的建立起自己的口碑。對於維修鏡頭這種高技術需求的行業來說,完全自己從零到有學習如何處理鏡頭並成為行業中的專家,在鏡頭維修市場中可說是非常少有的特殊例子。不過林緯倫也坦承,他的鏡頭維修之路並非一直都是那麼順利,他也曾經發生過鏡頭拆了裝不回去的糗事。不過好在那是自己的鏡頭,因此心理壓力並不會太大,後來過了一年之後就讓他順利裝回去,也算是了結了一樁心事。

是癮人物:排隊平均超過四十五天!「老鏡回春記」林緯倫讓宣判死亡的鏡頭也能起死回生!這篇文章的第5圖

上圖:老鏡頭受限製造技術,很容易出現鏡片小氣泡、霧化等無法擦除的痕跡,這些都只能靠「拋光」才能處理

不過台灣維修鏡頭的名人眾多,像是改鏡界無人不知的基哥、或是維修 Nikon 鏡頭修到上國際媒體的台中 NRC 等等,因此要能夠在狹小的台灣市場中殺出一條自己的道路,沒有一兩項獨門絕活那是絕對不行的!

林緯倫在維修鏡頭上,自己摸索出了一條拯救鏡頭的「技術」:拋光。很多數十年的老鏡頭受限於當時的製造技術,往往都會因為材質劣化、鍍膜劣化而造成鏡片模糊、甚至產生大量小氣泡等問題。這些問題在初期只會影響相片拍攝成像(會有光暈或雜點),但如果置之不理的話久了甚至會往下破壞鏡片造成無法修復的損害,對於經典老鏡來說更是不可忽視的問題。

是癮人物:排隊平均超過四十五天!「老鏡回春記」林緯倫讓宣判死亡的鏡頭也能起死回生!這篇文章的第6圖

上圖:這是上一張圖片的鏡片拋光後的成果,在林師傅的巧手下讓這顆老鏡獲得新生

鏡片拋光並不是隨便拿個工具把髒東西除掉那麼簡單,對於極為精密的鏡頭結構來說,拋除太多會造成光學結構改變影響成像、拋除太少無法清除劣化的材料、拋不均勻又會影響成像品質。因此對於如何在不影響光學結構下拋除鏡片上的那些劣化部分,就是林緯倫自豪的絕技。

是癮人物:排隊平均超過四十五天!「老鏡回春記」林緯倫讓宣判死亡的鏡頭也能起死回生!這篇文章的第7圖

上圖:這顆 Leica 鏡頭曾經在我先前的老鏡文章中出現過,是年紀超過五十歲的超老鏡頭,同時也是超容易霧化的麻煩老傢伙

除了鏡片拋光之外,林緯倫還有另一項少有人「願意」做的鏡頭維修服務:鏡片脫膠處理。廠商在製造鏡頭時,會因為結構設計而選用「鎖式」或「膠合」兩種方式來固定鏡片。膠合鏡片顧名思義就是用「膠」來粘合鏡片,雖然製造方便,但在經年累月的使用下常常會發生膠脫落、揮發而使得鏡片無法正確的安裝在鏡筒之中,甚至沾上鏡片表面而無法清楚。

處理脫膠鏡片就跟拋光一樣,任何一點失誤都會造成鏡頭光學結構改變,因此許多鏡頭維修師傅都會因為維修不符成本、或是沒有自信能處理好而拒絕處理類似的問題。不過林緯倫在長期的研究下,能非常完美地將脫膠的鏡頭重新處理回最初的模樣,再搭配拋光技術加持,更能讓許多被判定「無法維修」印記的鏡頭能起死回生,再戰五十年!

是癮人物:排隊平均超過四十五天!「老鏡回春記」林緯倫讓宣判死亡的鏡頭也能起死回生!這篇文章的第8圖

前面說過,維修鏡頭是一項高度技術密集的服務,對於精神集中、動作穩定的要求也非常的高,因此若將服務換算時薪,其實是非常非常高新的產業。不過實際上維修鏡頭並不像一般人想像的那樣輕鬆,不談那些長年累積的經驗、知識,想想手上拿著都是價格數萬、數十萬且可能弄壞就再也買不到的鏡頭、還要把他們拆開組回去 ... 光是想想就不是什麼輕鬆的生意啊!

因此雖然看似很好賺的生意,其實背後也是充滿血汗的故事。雖說林師傅並不需要每天爆肝工作,但只要實地現場看一次他拆裝鏡頭的小心動作與精神集中,我想你就不會再覺得修鏡頭是什麼輕鬆的事情,也就不會再有那些「蛤?拆個鏡頭擦一擦就要收一千?」的無知想法了。

是癮人物:排隊平均超過四十五天!「老鏡回春記」林緯倫讓宣判死亡的鏡頭也能起死回生!這篇文章的第9圖

雖說既不是科班出身、也不是什麼名師傳人、工作室成立也才近兩年,但在無數的「死亡鏡頭」重生實例之下,林緯倫目前鏡頭維修的排隊時間平均在四十五天以上,工作室中除了桌面上這些正在處理中的鏡頭之外(桌面中間還有顆捆著錢希望能趕快獲得維修的鏡頭 ...),工作室的各個角落都還充滿來自世界各地的鏡頭「郵包」在等待重生。雖說林緯倫還不像那些早已享有盛名老師傅們那樣廣為人知,但精湛的技術、不懈的努力學習(現在正在鑽研改鏡,還買了台車床來研究)以及台灣少有的獨門絕活,都讓林緯倫的名氣水漲船高,不過如果你想拿鏡頭給他處理 ... 我只能說儘早拿去儘早排隊囉~

--

如果你想修鏡頭可以找這位林緯倫師傅,只是排隊時間一般來說都會嚇到人就是了。

https://www.facebook.com/CLAmanualfocuslens

ying_mu_kuai_zhao_2015-04-30_xia_wu_5.29.16.jpg?itok=H1olvuDz

0 則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