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鋸子-昔日救星,今日敵人

2017.10.28 03:59PM
674
首圖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琪拉編譯

十幾年前,因為社群媒體之力,北非和中東爆發了一系列民主和經濟等議題的社會運動,被稱為「阿拉伯之春」。這個事件是科技業津津樂道的,因為科技,傳播了自由、創意,還有人類更好的未來。

Facebook創辦人祖格柏先生說這是為什麼社群媒體會存在的原因。在2012年股東會上,他說:[Facebook為全世界創造了更誠實與透明的對話平台,可以解決現在世界存在的很多問題。]

但現在似乎看不到他們所說的榮景。去年,因為社群媒體,俄羅斯介入美國總統選舉。因為社群媒體,沒有帶來他們應許的自由,卻帶來仇恨。社群媒體如何操弄世界民意速度迅速,迅速到他們恐怕也沒察覺。

AID

科技大公司掌握了人們一切動態,有著龐大的力量與影響。除了選舉外,亞馬遜決定人民如何逛街購物,Google掌握資訊,Facebook掌握人們如何溝通,他們決定了誰可以拿到網路上的麥克風,還有誰要從網路上消失。

越來越多人覺得情勢開始緊急,尤其是俄羅斯如何藉著Facebook影響總統選情。在壓力之下,這些公司開始重視公關形象。雪麗桑柏格,Facebook的營運長,最近與參眾議會會員見面,向他們報告這次總統選舉發生的事。

有人發現,如果當人們想在Facebook上購買對象是[討厭猶太人]的廣告時,Facebook的系統並不會詢問他這是不是一個不好的意圖,系統只關係你怎麼付錢。對網路科技的批評不是新聞,早在1995年時,太空人克里夫史托就說:[在網路社會,每個人的聲音都可以被迅速地聽見,結果就是每個人都在大吼,伴隨著匿名的威脅與恐嚇,但是有在聽的人很少。]

僅管如此,數以億計的人們還是湧進了網路的世界,不一樣的是科技界似乎也發現了這現象,eBay的創始人皮埃爾·歐米迪亞說:[資訊的世界,迅速的分化了我們。]前Facebook工程師,即便他參與了科技業的盛事,但是他厭惡網路,甚至把自己的手機設定成無法登入社群網頁。

在眾多的反彈聲中,祖格柏先生,這位33歲的全世界最有錢以及最有影響力的人之一,恐怕難辭其咎。他曾在2012年說過:[我們公司的座右銘就是動作快,還有打破常規。如果你不曾打破常規,代表你速度不夠快。]

儘管Facebook兩年後放棄了這個座右銘,但批評者認為Facebook以及Amazon、Google還有Apple這四間全世界最大的科技公司,仍舊太過自大,似乎不做任何會損害公司利益的事。

儘管批評,美國的投資人、消費大眾、甚至政府官員,還是不會改變他們的行為。人們還是徹夜等候,只為買到新iPhone,Facebook使用者超過20億人,甚至美國總統都喜歡用Twitter批評Amazon。

但這情況在歐洲已經有所改變。歐盟無懼於Google在歐洲搜尋引擎的使用率是92%,仍重罰Google 27億美元。德國法令要求社群媒體要在一個月內之內將所有帶有仇恨的網路留言刪除。英國行政首長的發言人說,他們把Google以及Facebook當成是出版者,而非一個提供網路發言的平台。

美國網頁安全管理公司Cloudflare的執行長說:[現在這個情況讓這些科技大公司們很為難,有幾個未來可能會發生的情況。一是這些公司們會有自己的政治觀點,他們會吸引認同他們政治觀點的使用者,但這就表示這個世界會更分化。抑或是情況會更樂觀,在法規的壓力下,仇恨的語言都會被刪除。]

[但是,在這情況下,人們就會開始理解,科技不是中立的。]他說:[像以前我習慣去歐洲,但是我聽到這些他們對Google的疑懼後,我就不再去歐洲了。]
tech-giants-thre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