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了解 PLA 角度來談為什麼我支持甘蔗吸管

by atticus
2018.07.27 05:43PM
7647
Tree, flowerpot, flowerpot, plant, tree

從明年(2019年)七月開始,所有店家的「內用」飲料都不能再提供吸管,對於更需要吸管的外帶飲料以及手搖店,其實影響不大,全面禁止。但在媒體和社群瘋狂轉載消息的情況下,大部分民眾都以為明年就不能再用吸管,加上前陣子有海龜被吸管刺傷的畫面震撼到人們,引起瘋狂討論吸管的現象級話題。

在不知道情況下,每個人都在尋找對吸管的解決方法:

  • 鋼製吸管但有內部清洗的問題
  • 玻璃吸管有容易摔破的問題不好攜帶

這時候「甘蔗吸管」橫空出世了,從甘蔗渣提煉出來的天然產品,可放心使用不必擔心,用後也好分解,完美的解決了現行塑膠吸管的問題。除了解決「環保」問題,媒體又繼續加上了「中國廠商想盡辦法買斷卻被拒絕」的商業情境,讓甘蔗吸管又被媒體捧成了救世主。

 

這個世界到底是多需要超級英雄來救世,連吸管也想需要一個無敵的產品。

 

有媒體質疑甘蔗吸管其實用了一種聚乳酸(PLA)的成分,這個成分其實是一種生質塑膠,並沒有那麼好分解,台灣現行的回收系統也無法回收 PLA 產品,所以用了甘蔗吸管等於用了一般吸管無異,請民眾不要被蒙蔽。

根據關鍵評論網文章「「可分解餐具」出了實驗室就變「假的」,你還在用小麥碗筷、玉米刀叉嗎?」提到,PLA 聚乳酸來自這些植物的澱粉:將澱粉分解成葡萄糖後,讓糖精發酵產生乳酸,再將乳酸聚合、聯結起來,便形成具有韌性、可受熱塑形的聚乳酸。韋恩的韋恩的食.農.生活粉絲團也清楚分析出 PLA 的來源來自植物,在合理的環境下可分解成二氧化碳,但現在階段比較適合燃燒而不適合掩埋。

PLA(聚乳酸)在高濕度、高溫情況下,會同時「水解」跟「熱降解」變回無毒的乳酸,最後化成水及氣體,返回自然。所以純PLA是沒有問題的。所以 PLA 根本就是一個好東西,只是台灣的回收能力還不足,這個問題可以討論台灣回收的能力,責怪甘蔗吸管是不是有點本末倒置了。

就像前陣子有一個議題在討論,大部分的回收物品回到垃圾場,卻最後全部倒在一起,喪失了回收原本的意義,但其實這樣的說法掩蓋了回收這件事,本身就提升了整理垃圾的效率的美意。

另一方面,甘蔗吸管焚燒完全不會對環境有傷害,那把一般的塑膠放到塑膠袋最後焚燒,以及把甘蔗吸管丟進一般的塑膠袋焚燒,是不是甘蔗吸管比較好呢?這就好像除了廁所以外我們用完衛生紙,都必須把衛生紙丟到一般垃圾袋後燃燒處理,不論用量如何大,我們不會對衛生紙感到有環保壓力。

甘蔗吸管就是帶我們到這個位置,我認為甘蔗吸管正扮演著,在解決終極環保問題時前進的良好推手,我們應該支持這個良好推手,而不是一直隨著媒體的角度追捧送上神壇,看到了 PLA 這幾個字又馬上將這款好產品拉到地獄當中。

 

Web page, Product design, Design, Material, Brand, Product, Line, Font, World Wide Web, web page, text, product, line, font, area, material, web page, document, brand, media

會有聲音質疑 PLA,是為了改變PLA製品無法受熱的問題,大多數的廠商會將PLA和傳統塑膠PP混合,以增加製品的耐熱性跟持久性。但甘蔗吸管的製造商已經貼出實驗結果:甘蔗吸管用的是純 PLA和甘蔗渣混製,不含不含5P塑料。

所以對我來說,不論鋼造吸管、玻璃吸管或者是甘蔗吸管,都扮演著愛護環境良好前進的角色。也給商家一個選擇的機會給消費者,明年就算在春水堂內用珍珠奶茶,都可以提供甘蔗吸管來飲用,不是很好的解法嗎?

而在這個進程中,不論是台灣回收升質塑料的能力提升,還是甘蔗吸管的廠商有開發出更好的產品可回收的產品出來,那就是很好的接力了。與其矇眼將甘蔗吸管捧上神壇或打到地獄,不如了解清楚甘蔗吸管在先階段產品的定位,以我的角度來說是非常認可的。

 

Screenshot, Line, Angle, Brand, diagram, text, font, line, product, area, diagram, document, number, screenshot, angle

最後以行動作結論,我也買了甘蔗吸管,在太太和我的背包中放了幾根,任何需要的時候就可以拿出來用,這是減塑的第一步,而不是跳耀性的最後一步。

 

夏天好熱,癮科技同事們下午都習慣一起點飲料喝,那就用甘蔗吸管來取代塑膠吸管吧!

回應 49

熱門文章

最新消息

本日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