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科技網站看小說的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前進tc!小圓餅乾夢工廠!(下)

2021.12.06 11:07PM
照片中提到了台令、itC、Mル,包含了球隊、運動M、動畫片、球隊、娛樂

 

X月X日 下午XX點XX分 天氣晴


今天,我終於知道原來小圓餅乾不是麵粉做的,而是一種叫做「小圓核」的生物長成的。阿關學長說,培養小圓核是tc最大的收入來源,因為它就跟沙威瑪一樣需要專人飼養,還喜歡聽莫札特,一般的公司很難有這樣的資源。


tc公司不愧是最幸福的企業,就連tc學院的學生也都瀰漫著一股幸福的氣息。不知道這和無塵室播放的佛經和聖歌有沒有關係呢?感覺tc學院的學生身心靈都非常滿足。


接下來要去參觀tc學院的運動會!能夠兼顧學業和體育的tc學生真是太厲害了!


希望一切平安。


柯科

 

 

前進tc!小圓餅乾夢工廠!(下)

 

「十萬青年十萬肝」計劃,是有鑑於小圓餅乾市場競爭激烈,tc公司為了加速研發最新型態的小圓餅乾,決定降低進入公司的年齡限制。在這個計劃實施之後,tc學院的廣大菁英學子們在大學時便獲得了替tc公司貢獻心力的機會,也有學生甚至沒有畢業,維持著學生的身分繼續在tc學院工作。

 
記當得「十萬肝」計劃剛宣布的時候,社會上也有部分反彈的聲浪。不過tc公司表示一切都符合GG大學的精神,而且GG大學的學生會選擇tc學院,本身就是以tc公司為目標。
 

「健康的問題,不用擔心。」在記者會上,tc公司的人一手拿著飲料,一手拿著tc小圓餅乾,說:「吃一口,救回肝。」

 
tc公司表示他們一向注重學生的永續發展。

 
當柯科跟著阿關學長來到操場時,操場正在進行啦啦隊表演。從廣播中可以聽見啦啦隊的電音舞曲,像是觸電一樣唱著「我有台、台台、台、台」歌詞,跑道的學生們穿著像是高麗菜一樣的衣服努力跳著舞。

 
周遭正在清場,好像是待會有比賽,於是柯科和阿關學長照著指示退到操場後方,旁邊是學生的家屬。
 

「媽媽!媽媽!」有一個小男孩搖著母親的手,說:「爸爸就是在這裡唸書嗎?」

 
「是啊,你的爸爸正在唸這間大學喔。」母親把男孩的手牽了起來。「待會我們就可以看見他囉。」
 

男孩很高興,而旁邊柯科看著母子二人,想著小男孩至少也有五、六歲了吧,tc學院的學生真的是非常不容易。
 

「我愛tc!創造tc!」

 
「我有大GG!GG大有我!」
 

那邊傳來一陣陣口號,柯科往司令台那邊看去,廣場上的tc學生排列成幾路隊伍,正一邊喊著口號一邊進場。從隊伍最前方的牌子上,可以看見各隊伍的系別,包括剛剛見過的農牧學系,還有照護學系、文學系等等,據說是因為執行長注重老年生活、以及喜歡寫作的緣故。
 

「要晚點才會出來吧,沒那麼快。」旁邊的阿關學長打了一個呵欠。「應該是比賽那個時候吧,通常啦。」
 

柯科沒有聽懂。「指其他的tc的學生嗎?」
 

「是『那個系』。」阿關學長說:「現在出場的這些看看就好了,『那個系』才是重點。不過他們要晚點才會出來,他們得把握時間工作。」

 
柯科有點好奇,聽見廣播分別介紹tc學院的各個系所,接著主持人宣布來賓致詞,學生則全數集中在操場上。趁著這個機會,柯科一個一個確認系所的牌子,發現並沒有「工程學系」的隊伍。還是說阿關學長所說的就是工程學系?柯科不禁期待了起來。

 
致詞的來賓是tc公司的高層代表,簡單報告了tc公司的發展和年度回顧,這些柯科在小圓見習廠裡都有看見,也跟著一起鼓掌。致詞大約十分鐘左右,沒有看見執行長上台,柯科有點失望,卻又聽見高層宣布執行長晚點會親臨現場,感謝學生的辛勞。

 
「……今年,我們tc公司持續成長,營收再創新高。所以包括在現場的tc學生們,我們會在下個月送給大家一份『小』紅包。」那位高層代表說著,特別強調了「小」這個字,手指尖像數錢那樣子搓了幾下。「當然,依照往例,待會比賽的優勝隊伍,我們也會贈送一份『小小的』禮物,勉勵大家。」
 

學生發出幾聲歡呼,柯科聽著聽著,忽然發現空著的操場跑道上多出了一小塊突起,像是沒有舖好的隆起。
 

……那是剛剛就有的嗎?
 

「讓我們持續和tc一同開創時代,創造奇蹟!」高層代表並沒有察覺任何異狀,說:「現在,我宣布tc學院年度運動會──正式開始!」

 
話一落下,熱烈的歡呼和掌聲響起,柯科也跟著拍著手,卻見到跑道上的那塊隆起忽然動了動,像是要破殼那樣子被一下一下往上頂。

 

廣場中央的學生四散開來,分別前往大隊接力、趣味競賽等幾個比賽場地準備。而柯科看著那個突起,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只見那個突起忽然破成了一個洞,一隻青白瘦削的右手就這麼從洞裡伸了出來。
 

「……」

 
喪、喪屍!
 

柯科嚇了一大跳,看見那隻右手往上伸直、再伸直,接著是左手從地底竄出,雙手撐起了底下的身體。柯科目瞪口呆地看著一隻喪屍從地底爬出來,先在太陽底下痛苦地吼叫了幾聲,接著搖搖晃晃地走去大隊接力集合。
 

「出來了,就是他們。」阿關學長說:「工程學系,tc的工程師!」

 

照片中提到了@癮利技。討小姐,包含了動畫片、藝術、動畫片、字形、儀表

 
在第一隻喪屍工程師離開之後,地面出現了更多突起,一隻又一隻的手從地底破出,袒露在刺辣辣的陽光之下。因為太久沒有接觸陽光,工程師們身上冒著青煙,痛苦地扭著身體,吼叫聲穿透了運動會的音樂,有些甚至才剛爬出來,就在原地被太陽曬成一具人乾。
 

「快看啊!兒子!」這時候,柯科旁邊的那位母親激動地指著遠方,道:「那就是你爸爸!」

 
小男孩「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可能是不知道哪位才是他的父親。

 
喪屍……不,工程學系一出場就吸引了全場的目光,那些工程師們雙手擺在後方,挺出腹部,面仰朝天,用一種獨特的方式行走。不過就算如此,柯科卻發現他們的動作並不遲緩,反而像是有經過訓練一樣,非常迅速地排好了比賽的隊伍。

 
「錢……錢……」


工程師們發出了獨特的叫聲,雙眼佈滿血絲,瞳孔中閃爍著幽幽綠光。當比賽開始的槍聲一響,起跑線上的工程師立刻像箭一樣飛了出去,化作一陣白光,用獨特的跑法一口氣衝破了終點的白線。
 

「好、好厲害……」

 
柯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見到工程學系一邊喊著錢,一邊毫不留情地屠殺其他tc學院的系所。柯科還注意到在趣味競賽中,有一位工程師像是長了翅膀一樣高高跳起,用腹部撞破地面的磚頭,獲得道具,拿下工程學系的勝利。

 
「每年都這樣,看兩次就膩了。」阿關學長說:「剛剛那個跳起來的一定是特殊部隊的啦,那是他們的招式。」
 

「特殊部隊?」
 

「你沒聽過?好像是叫夜鷹的樣子。」阿關學長說:「負責值大夜班,絕招是『肝硬化』。剛剛他就是用肝去撞的,懂了嗎?」

 
柯科這才終於明白,原來tc工程師走路時挺出的不是腹部,而是肝,因為肝已經成為了他們全身上下最堅硬的器官,甚至可以當作武器使用。運動會在工程學系的加入之後幾乎沒有懸念,在一片「錢……錢……」與「紅包……紅包……」的吼聲中,工程學系幾乎得到了所有項目的勝利。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柯科想著,肝不愧是tc學院的支柱。
 

隨著比賽進行,氣氛來到高潮,這時候傳來了廣播聲,告知所有人tc公司的執行長已經蒞臨現場。隨著廣播聲,柯科感覺到地面好像在震動,彷彿有什麼龐大的東西正在靠近,地面正在搖晃著。
 

「是tc的執行長啊,基本上每年都會來。」阿關學長說:「一跺腳可以踩平整座山,打個噴嚏就能吹走整個GG大學。」
 

柯科的聲音也在震動著。「是……不是有……地震……」
 

「那是tc執行長的威力,菜逼八。」阿關學長說:「所以tc的建築是全世界數一數二堅固的,可以耐住地震和海嘯。懂了嗎?」

 
柯科還想再問,卻感受到地面的震動越來越劇烈,他必須要扶著旁邊的欄杆才能夠好好站穩。而在運動會暫停之後,一部分的人湧到門口迎接,另一部分則是仰頭看著操場旁邊的電視牆轉播,電視牆搖動著落下了一些塵土。
 

在電視牆上,柯科看見一位滿頭白髮的老人家出現在人群聚集的中心,他約莫八十來歲左右,滿面紅光,旁邊還有一位黑髮的女士。那想必就是tc的執行長和他的夫人了,兩人完全不被震動影響,笑得很和藹。

 
──地面的震動更加劇烈了!

 
「歡……歡迎……執……執行長……」主持人站在司令台上,扶著柱子,震著聲音說道:「執……行長……今天的……氣、氣色……真好……」
 

執行長在簇擁下前進,點頭笑了笑,看向鏡頭,抬起手揮了揮。隨著這個動作,一陣風壓被執行長的手臂帶起,狂風直接掀翻了一大塊跑道。

 
「讓……讓我們……歡、歡迎……執……執行長……致詞……」主持人抱著柱子,說:「執……執行長……請……」
 

執行長「哎」了一聲,手又一放,頓時遠方的一排樹木「啪」的一聲折成兩半,而周遭的人群向後飛了出去,被強烈的聲波震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

 
柯科也趴在地上,見到執行長每走一步,地上就出現一個窟窿,窟窿還淅瀝淅瀝地噴著地下水。柯科生平第一次見到這種景象,若不是有沙塵打痛他的臉頰,他還以為現在是在作夢。
 

「待……待會……」在柯科的旁邊,阿關學長蹲在地上,拿了一張椅子擋住頭部,說:「執……行長……致詞……之……之後……」
 

「之……之後……什麼……」柯科覺得自己快要說不出話了。

 
「就會……恢……」阿關學長的聲音被掩蓋在震動裡。「恢……」
 

阿關學長說的內容柯科聽不清,轉頭看見電視牆中的執行長正往司令台那邊走,或許是刻意放慢了腳步,連帶震動也稍微緩和了一點。然而,柯科還沒來得及鬆一口氣,就看見執行長的右腳好像拌到了什麼東西,腳板往旁邊一拐,而執行長輕飄飄地「哎呀」了一聲,晃了幾下,整個人重心不穩,身體就這麼往旁邊歪去。
 

時間彷彿停止。
 

主持人手中的麥克風緩緩地落到了地上。

 
等到柯科回過神來,這個世界已經變成了另外一種模樣。柯科看見天空變成了橘紅色,幾團白雲像煙霧一樣翻滾,接著是龍捲風、地鳴、還有海嘯,海嘯舖天蓋地往這裡過來。
 

火山噴發,煙灰遮蔽了大半的天空,在更遠處還有幾顆火球出現在天際,尺寸在轉眼間變得巨大無比。


世界要毀滅了!
 

在那瞬間,柯科忽然回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坐在盪鞦韆上和鄰居妹妹一起玩耍,他還邀請人家到家裡玩快打旋風。後來鄰居搬走了,柯科也再也沒有見到那個妹妹,從此以後這件事就變成了一種遺憾,柯科很後悔當時沒有鼓起勇氣跟她牽牽手。
 

「柯科……柯科!」

 
世界就要毀滅了。柯科的眼前出現了他的父母,也同時回想起當初進入GG大學時的雄心壯志,柯科還和幾位朋友一起在校門口飲酒結拜,發誓他們一定要稱霸這所GG大學。柯科有點惆悵,想不到他的生命就要在此結束了,他短短的幾十年青春,還有──

 
「柯科!」
 

「啪」的一聲,柯科臉上一痛,拉回神智,看見暗紅色的天空,tc學院操場上的每個人神情呆滯,全都灰頭土臉的等待著末日的到來。打醒柯科的是阿關學長,他臉上也滿是髒汙,紅著眼眶,柯科見到他這副模樣,心中也激起了一股感觸。

 
「柯科,我們是朋友吧!」阿關學長說。

 
「阿關學長……」柯科也紅了眼眶。

 
「如果有來生的話……」阿關學長說:「如果有來生的話,你一定要提醒我……你一定要提醒我,柯科!」

 
「是!」

 
阿關學長悲喊:「提醒我一定要買台GG的股票!」

 
柯科還沒有答應,一陣劇烈的天搖地動,兩人被甩了開,柯科感覺到自己被拋起來,滾到另外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再抬起頭,柯科眼見末日降臨,正覺得一切都結束了,卻看見那些火球、火山灰、海嘯就像時間倒轉那樣子向後退了過去,龍捲風也散了,天空在一陣風之後忽然又變回了清澈的顏色。
 

「抱歉……沒事、沒有事。」

 
從廣播那裡傳來執行長的聲音,他和夫人滿臉笑容地站在司令台上,親切地朝東倒西歪的學生們揮了揮手。
 

「絆了一下而已……沒事,絆了一下而已!」

 

照片中提到了台、令、HPOGOOO,包含了動畫片、漫畫、動畫片、人的、漫畫書

 

 
雖然避過了世界末日,但GG大學幾乎半毀,只有tc學院的小圓見習廠仍然屹立不搖,彷彿完全不受影響。
 

柯科滿臉泥土,有些艱難地站起身,聽見執行長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從廣播中傳出。放眼望去,前方一片斷垣殘壁,他好像被拋到了有點遠的地方,身邊已經不是熟悉的tc學院操場。
 

這裡是哪裡?
 

「……今年……成長快速……」在廣播中,tc執行長這麼宣布著。「我想……我們紅包……加碼……」

 
接下來的句子柯科聽不太清楚,不過四周的瓦礫堆下傳來微弱的歡呼,tc學院的學生自行從地下爬了出來,應該是沒有受傷。說也奇怪,當tc的執行長致詞結束之後,整間GG大學像是翻新了一樣,瓦礫堆中有初生的嫩芽從縫隙中探出頭來,迅速地生長。
 

這就是tc執行長的威力嗎?
 

柯科用袖子擦去了臉上的泥土。

 
繼續往前走,柯科在不知不覺間經過了一扇金屬製的大門,他踩碎了地上的落葉,一些蚊蟲自植物間飛起。
 

他似乎是來到了一個不知名的角落。
 

那裡充滿了滄桑的氣息。


(待續)
 

 

 

0 則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