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夫傑:探索腦神經科學的下一步

by atticus
2013.06.16 06:27PM
1915

許夫傑博士,畢業於台大電機系,於柏克萊大學取得電機碩士,博士學位。歷年來正職皆和電子晶片有關。1985到1990年間曾任職Integrated Device Technology Inc (IDT)公司副總暨技術長。1992到2004創辦Monolithic System Technology (MoSys) 公司,並擔任執行長。 

並在2006~2010任職台積電研究發展副總暨設計技術平台(DTP)副總。許博士在2010退休後投入自我探索的研究。在2011年創辦了生物感應器公司OP Innovations,藉著提供人們相關的開源軟體,開源裝置,以更低成本以及更多元的方式探索自我。同時他也創辦了 www.bioshare.info 社群,他相信透過開放平台的建立,能讓人們能透過生物訊號技術的共同探討,藉此讓人們能更了解自己。
 
最近TEDxTaipei 每月開始舉辦一次不同主題的放映會請講者來做TED talk的延伸演說。最近一次請到許夫傑博士,在日前的活動上分享生物感應器 OP Innovations 生物感應器各種有趣的應用,對許博士來說除了天地之外最有趣的就是「人」的研究。本身亦是熱情好奇的技客(Geek) ,想透過 Bio-Sensor(生物感應器)來挖掘人腦的神祕,宇宙中最複雜的東西就是腦袋,從科學的角度來說要挖掘人腦的運作還是非常難。
 
例如人類取得訊息後就知道怎麼做,這實在是很神奇,人腦到底怎麼做到的呢?許博士想要透過這顆 3 克重、世界最小的生化晶片來取得人們腦運作的各種資訊:

身體不同的姿勢和行動其實會影響到我們的健康,生物感應晶片內建的 G-SENAOR 會記錄人體的各種姿勢。


肌肉:當心理有壓力的時候肌肉其實也會感到緊繃,肌肉的反應是身體反應的第一步。透過生物感應回饋(Bio-Feedback)來找出可放鬆的波段:例如放鬆我們的肌肉(玩一些紓壓的器具)就能放鬆我們的心神。也就是透過外在的力量來調整內在的力量。


專心:對人體來說,我們其實不易控制自己的情緒,例如上台演講的時候我們對自己說「放鬆、放鬆」也是難以放鬆的。所以透過外在的力量讓我們放鬆反而可以是可以嘗試的方法,用各種方式(可能是甩手功)讓自己的腦波落到 EEG 放鬆的範圍的時候,就能達到放鬆的目的。

專心:我無法其實也無法控制我能否專心,其實是用淺意識控制我們對一件事到底喜不喜歡。透過生物感應器可找出專注的波段(上圖B則是專注的波段)。

另一個有趣的發現是,如果人們玩動作暴力遊戲,腦波就會呈現沒有波段的狀態。因此和真正的人互動吧!

靜坐和沉思的時候,生物感應器也可以發現腦中的 delta 波(深度睡眠時會出現的緩慢波)和 alpha 波(腦中連結意識和潛意識的波),這也可以透過生物感應器偵測出來。

生物感應器也可以偵測出我們的心跳,但波段表現的意義現在仍不可知。

許博士希望大家藉由這個生物感應晶片和 OP Innovations 釋出的應用程式,抱持著多樣性、好奇、創造性的精神,開發出各種開放性的產品和服務。藉由該晶片發展出來的各種裝置,所擷取的資料,成為邁向腦神經科學研究下一步革新的重要基礎。

現在 OP Innovations 推出探索用套件、教育用套件和即將登場專注用套件軟體神念科技以專注為主),一個晶片就能配搭各種不同的套件。

親身試戴後(請看晶片裝置在上額頭)覺得比 UP 更容易忽略它,在社交媒體不停干擾我們認真工作的時代裡,我確實非常需要這樣的感應晶片呢!台大物理系教授吳俊輝老師也說到,這樣的生物晶片最能幫助「自我感覺良好和自我感覺不良好的人。」你是屬於哪種人呢?

回應 0
蟑螂藥推薦
8 天前

熱門文章

最新消息

本日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