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解放の學姊范綱皓:我曾覺得台灣對同志很友善

by Knowing
2016.10.30 10:20AM
5
首圖

「當你成為越溫柔的人,就會發現有越多人需要你。」性解放の學姊創辦人之一范綱皓這麼說。

一群性愛成癮、沒有尺度的女性主義者,以「妖女」自稱,所成立的「性解放の學姊」儘管曾遭檢舉而重新創立,至今仍吸引近十萬粉絲按讚,關注著她們對性別議題的觀點。

當社會碰觸到性別議題時,不管是詢問她們的觀點,或是直接在他們的粉絲專頁上開戰,她們從不避諱談論。隨著粉絲不斷地增加、知名度的提升,「性解放の學姊」的名號也已逐漸成為在談論性別話題時極具影響力的代表。

除了持續在粉絲專頁上發表對各議題的論點外,現在的她們也舉辦數場論壇,讓關注性別議題的網友們能夠跳出線上虛擬空間,以面對面的方式與相關領域的專家互動溝通,邀請每個人能夠加入這場改變社會的戰役。

而身兼「性解放の學姊」創辦人與管理員的「范綱皓」,這位研究女性主義的生理男性,首先是打破了男生以「女性主義」談論性別的老舊規則;以男性角度喚起社會對性別的敏感度,更是翻轉了台灣社會對女性主義的想像。

「誰說男生不能談性別?」在專訪過程中,范綱皓不斷強調性別不只是「兩性」問題,她們希望透過「性解放の學姊」的平台,讓大家更理解每個性別議題背後的意義,最終社會能夠實現每個人「解放自由」的目標。以下為專訪精華:

當初成立「性解放學姊」的理念是?

當初其實是無心插柳,本來是在我個人臉書上發一些對議題的看法,粉專也是隨意成立,沒想到早上起床就有一千多人按讚,不到24小時就超過四千人按讚。但其實那時只是想寫關於女人的故事,沒想到會引起這麼熱烈的迴響。

目前團隊是如何運作的呢?

我們團隊目前是五個人,成員是學姐學弟的關係,我們時常在討論議題後,由我彙整並在粉絲專頁上發文。最近我們想要走出虛擬世界,想與粉絲進行面對面的互動,於是我們舉辦了性別講座,我們相信比起網友,「願意花錢參與」的人會更關注性別議題,因此我們希望建立起性別議題的名單,未來若有相關活動也可詢問他們的意願,讓這個關注性別議題的群體能夠越來越大。

雖然現在台灣願意關切的性別議題還是較局限,像「男性被性騷擾」這種較少人關注的議題我們只能慢慢做,但相信以後還是會有人關心的。

你們如何面對網路上極端的言論呢?

以前都會想說,既然臉書是個溝通平台,就應該要更加全面,但是臉書有自己的運算機制,你發了第一篇文章,第二篇文章人們不一定看的到,也容易讓溝通變得很複雜,因為人們都會選擇自己想要看的。另外我們在文字上也一直在改進,從以前的激烈挑釁,到現在變得較柔和含蓄,畢竟我們是希望創造一個能夠溝通的平台。

另外,我自己覺得,當越來越多人關注你的時候,等於給你更多的權力,當你得到這個權力,就必須有所節制,不能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我們也一直在檢討這件事。另一層面,作為一個很多人在觀看的長期抗爭品牌,當然會出現來自四面八方的不友善,雖然有的時候很難按耐住情緒,而且有些人就是等著激怒你,不過我個人會對於這種不友善比較寬容,當然這也是把臉書當成平台的困境。

之前你們提出關於「結婚儀式」的論點是?

我們從頭到尾都在談,「女兒牽爸爸」的這個動作是背後整個社會(儀式是社會生產出來的)在某個程度的約定成俗的東西,其實隱含著性別的不平等,因為文化活動不一定是不能改變,人是可以改變這種傳統的婚禮不合時宜的儀式,也希望大家能夠反思小事情背後其實代表著很大的價值觀。

對於「同志婚姻」有什麼看法呢?

首先,我們應該先確認,同志想要的是「跟異性戀一樣的婚姻」,還是「受到國家的保障」?有人認為:我們分兩個階段來,若先有伴侶法就等同於已經先有國家制度的保障,在這樣的情況下,再來要求婚姻會比較快;但有些人會覺得,另立特別法是「另一種歧視」,要就給我婚姻,不然就不要。

對於同志婚姻,我們的立場是:只要某個制度能夠使得同志朋友能夠「受到國家保障」,而且越快越好,就是我們想要追求的。

此外,婚姻或其他的伴侶制度,不只是要爭取國家的保障,更重要的是,它如何衝擊既有社會對於性少數社群的看法?

當然,婚姻絕對不是同志運動的最後一哩路,還有很多複雜的議題,都得一起進行。

認為台灣對「同志」友善嗎?

我曾經覺得台灣對同志很友善。一般情況下,很多人覺得,同志的存在並不違害到自己的權益,大家都會喊「尊重」、「包容」。可是一旦同志的議題涉及到國家的資源分配時,社會又開始對同志很不友善。所以,要知道一個社會友不友善,其實我們只要制度化少數族群的權益,看社會的反應就知道了。

認為台灣在對同志或是跨性別者的態度上,為什麼一直遲遲無法前進?

以廁所來說吧,台灣大部分的人還是無法接受無性別廁所,如果從跨性別的觀點去看,就有好幾種不同看法。他們有些也許是認為能夠從此「不用再接受別人的異樣眼光」,也許會覺得這是一種「得到別人的認可的方式」等等,光是跨性別者觀點就有那麼多看法,但我們很少弱勢的觀點去看,也很少去想說不同的人使用空間會有什麼樣的想法。

也因為大多數的社會是民主形式,所以很少去探討少數人經驗,但難道少數人的需求的意見不重要嗎?少數人的人權就比較差嗎?其實有心解決這個問題還是可以完成的,但我們社會就是講求效率而重視效益,當然也就容易忽視了少數人的權益。

事實上,我們做性別運動這麼久,有些議題雖然看起來是性別議題,但其實是同理心的議題,能不能理解跟你不同的人在生活上的不方便?而當你說要改變社會現象,卻沒有在實際的制度或空間上做改變,就是空談。

我們學習女性主義的最大幫助,就是能夠看到生活中各式各樣不平等的人,因為當我們自己受到歧視的時候,自己什麼感受,受到什麼樣的壓迫自己最知道,所以現在長大有能力,雖然痛苦來源不一樣,還是會有同樣的感受。

認為台灣社會對於性別議題最需要改變的是?

性別這議題一切下去很容易變成男性與女性間的對立,但好的性別運動發展應該是相互溝通,而不是相互對立。

我覺得台灣社會與性別議題的關係,大部分的原因是我們與成長經驗的疏遠,像男性變成如此陽剛,其實有著一套陽剛的「公式」,很多人嘴上說不在意,但也不是真的不在意,他們總是認為反正那麼多人都這樣。很多時候對彼此的不瞭解,才是加深大家鴻溝的原因。

此外,台灣的性別觀念很落後,是因為台灣人太容易把一件事情給簡化,社會就是如我們想的那麼複雜,但大家的性別還停留在「兩」性,一談到性別,就是男人都怎麼樣、女人怎麼樣,總是以刻板印象出發去理解,再加上生命經驗的有限,大家能夠了解的事情當然也就少了很多。

你認為什麼是愛/性別的多元?

多元是民主社會的基本價值,關鍵在於你能不能容忍跟你不一樣意見的人、跟你生活不一樣的人,我常說「容忍」這個詞,雖然聽起來比較像負面詞彙,但在一個民主社會中,那是必要的。我不會因為我討厭你而剝奪你的權益,即使我一樣會表達我的不爽,但我還是接受你;這個社會若能達到「我不會因為我討厭他而在討論公共議題的時候把他們排除」,也許就能更有共識。

有沒有什麼話要對同志或是跨性別者的人說?

小時候我會覺得,為什麼整個社會要對某些人不友善,其實很多時候都是教育養成,對方可能不是有心刺傷你,所以越「溫柔」地去對待一些人,才會越有空間去跟對方做溝通。

我沒辦法建議每個人應該要怎麼面對自己的人生,但我相信社會還是有很多人願意陪著你們一起走、還是會找到那些能夠撫慰你們傷口的人,大家都要想盡辦法找到那個人,也期許每個人都能成為撫平別人傷口的人;當你成為一個溫柔的人的時候,就會發現有越來越多人需要你。

給現在所有的年輕人一些建議?

我一直覺得,我們身邊很多很多的事情都是政治,但是大家都覺得政治是電視上吵來吵去的鬥爭,不管是「性別」或是其他議題其實都是政治,如果我們覺得政治很難,可以挑一件我們有興趣的事情,深入了解它,就會發現每件事情都與政治有關;試著找一件最關心的事,徹徹底底把他摸熟,即便沒有人關心,因為接近政治、了解政治,才有可能讓生活變得更好。

(圖片來源為范綱皓提供)

延伸閱讀:祁家威:支持愛平權 同志人權改變明顯

回應 0

0 則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