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米地「外星人卡好」觀後感:別管外星人了,你知道46101是什麼嗎?

by Knowing
2017.10.03 12:00PM
40
首圖

不知道為什麼,首位上場表演的Beatbox達人大錢讓我聯想到「金頂電池」。不是說外貌長得像,是因為大錢那精力十足、似乎蹦噠一竄會衝到眼前的現場動感。

大錢的角色是個佛門大師,應該說他是一位本來是外星人的大師,至於為什麼既是外星人又是大師... 忘了,反正最近seafood梗很紅,諷刺妙禪之必要、大家一起頌讚之必要、佛渡有錢人之必要... 大錢的人設單刀直入,你知道他會講seafood,那你還是不爭氣地笑了... 強暴觀眾的自尊心也是脫口秀的必要。

其實重點還是在大錢的Beatbox,確實模仿機械聲音非常地像;技巧之外,其實最感人肺腑的是大錢的持久。結尾大錢表演誠意感動天的引擎聲百下迭發,當下心想「這該不會是所謂Beatbox人的骨氣吧!?」結果大錢啪得一聲死在地上... 雄渾悲壯又輕於鴻毛,竟然意外地滑稽,就像台北物語,讚讚讚!!!

(大錢)

下一位上場的是獨立音樂人日京江羽人;他帶著「小人物上籃」般的竊喜感,但他的得分打點主要來自於無恥 ─ 「外星人」這個主題擺一邊,公然打歌、不斷打歌。小抱怨一下,當初不是說好如果表演偏離「外星人」主題總監張碩修會拉回來嗎?但日京江羽人... 雖然他的人設也並非全無關聯,但關聯之薄弱、敷衍簡直就像凌凌漆以豬肉抵買春錢般地汙辱人。

雖說脫口秀「無(道)德便是才」,但日京江羽人實在太無恥了。聊舉一例:

「去KTV可以趁大家點餐點時狂點我的歌《羽人不想飛》,編號是46101,這樣大家就會傻眼、傻眼;而且至少要唱到一半以上才能cut歌,不然我沒有版稅。」

聽到這一段我也是傻眼。

(日京江羽人)

Anyway,日京江羽人那無恥勁實在讓人... 該怎麼說呢... 心中OS大概是這樣的:

「你可以再無恥一點嘛!再無恥一點沒關係啊~~~ 拜託你再無恥一點啦!求求你~」

私心推許日京江羽人為當晚的最強者,太強了!其實可以理解總監的無奈,在「46101」那致命的恥力之前任何人只能臣服於那巨大無比的... 好啦!姑且說那是「勵志」。人總要相信自己才能說服別人,就像日京江羽人理所當然地說他蹲下去的動作是個經典、可以向「日京江的骨灰級收藏家」炫耀...

「哈姆雷特」有個名句,「即便我身處果殼之中,仍自以為是無限宇宙之王。」日京江羽人恥力全開,竟成了穿越數千萬公里的曙光,在小小舞台的地平線升起;他可能無法在小巨蛋開演唱會,但他對小巨蛋的野心爆炸出自嘲起笑的無限。

除了搞笑,日京江羽人的歌也不錯。當然,他推銷了自己的唱片,說唱片就放在入口處託賣,還強調卡米地沒有抽成,如果想支持他今天要多捧場... (突然心頭冒起一股想去砸場、掰斷唱片的無名火~

中場休息後接著上場的是「白文鳥」喜劇二人組,一上台觀眾就爆發一陣歡呼,貌似白文鳥的主場。

白文鳥的表演似乎是互相吐槽的漫才;大文是「被鬼打到」的角色,而百白是正常的角色,卻是「偏執狂標準的正常」,所以其實是兩個不正常的人在互相傷害。

互相傷害所以互相成長,或許也是另類的「室友調教日記」之類的故事 ─ 一個偏執狂想將因「第三類接觸」而失常的好朋友調回正常人,去參加「外星好聲音」的躁動歷程。白文鳥這段表演好似一段認知躁鬱症的「躁」(興奮的百白)與「鬱」(極度低潮的大文)兩極的心理課。

雖然不太懂劇場表演,但確實覺得白文鳥的表演有些不同,是所謂的情緒點滿嗎?坐在台前就像在club不小心被擠到音響旁邊,心臟被音量共震;尤其最後白文鳥獻上中氣很足的繞舌,氣勢很強,不太喜歡聽繞舌的我竟然有種被聲浪壓制的感覺。

(「白文鳥」左大文,右百白)

最後是朱頭皮大哥,施施然地上台、酷酷地唱自己的作品,好似野台開唱,有點伍佰、有點秀場。對比前面三場表演朱頭皮比較「夾敘夾議」,就如同他的MV風格,總想說些什麼。朱頭皮跟日京江羽人都是音樂人,兩者在上下半場為觀眾帶來不同風格的音樂。

總的來看,「外星人卡好」比較像是四組表演的集合,跟原本想像的不太一樣;不過四組表演都與音樂有些關連,這應該是「外星人卡好」的最大公約數吧!至於外星人... 無理數吧!

(朱頭皮)

還記得「無理數」是什麼意思嗎?不記得吧!就像我也不記得「外星人卡好」裡的外星人到底是什麼了,而且好像一點都不重要啊~~

最重要的是,請記住一個無恥的數字 ~ 46101 ~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