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策展:航空嘔吐袋線上博物館 收集超過三千件嘔吐袋

2022.10.06 10:29AM
照片中提到了All Bags、Your、NAUSEA BAG,跟飛540有關,包含了網頁、中央通訊社、政治、市長、國民黨

這真的腦洞大開,從來沒想過能有一個網站專門收集嘔吐袋,「航空嘔吐袋線上博物館」目前已經搜集超過3,200個嘔吐袋。不知道有沒有嘔吐袋愛好者定期去看網站有沒有更新更多的嘔吐袋呢?

一人眼中的垃圾或許是另一人心目中的珍寶,起碼對收集航空嘔吐袋成癡的西勃倍格(Steve Silberberg)來說是如此。

「華盛頓郵報」報導,西勃倍格1982年還是大學生時,有次搭機從波士頓飛到舊金山注意到座椅前方放置的嘔吐袋,心想「我敢賭沒人收集這個東西」,於是將袋子順手帶回家,並掛在房門上。

之後,他的朋友也開始「樂捐」旅行時收集到的航空嘔吐袋,日積月累下,擁有超過3200個「展品」的「航空嘔吐袋線上博物館」(Air Sickness Bag Virtual Museum)就此應運而生。

▲圖取自航空嘔吐袋線上博物館網頁airsicknessbags.com

現年61歲的西勃倍格把他這項個人興趣放上網,並在其中一個網站寫說:「一個嘔吐袋可以透露不少航空公司的形象。」他說:「有些嘔吐袋不過就一個空袋加綁繩,但有些嘔吐袋簡直可以贏得國際設計大獎。這些是藝術品嗎?我覺得是喔。」

不過,西勃倍格40年前以為沒人收集航空嘔吐袋的想法其實並不正確,全球各地都有這類「追袋族」(baggist),只是人數不多,也沒有再繼續成長。以前的嘔吐袋都會印上品牌或做出奇特設計,但許多航空公司現在都只提供單調的白色嘔吐袋。

79歲、住在阿拉斯加州安克拉治(Anchorage)的退休人士凱利(Bruce Kelly)有7300件收藏品,他自己的航空嘔吐袋網站吸引不少世界同好參觀。他認為「追袋族」人數一度有約百人,只是目前仍積極尋袋的人數不知道還有多少。

而住在德國的通訊專家曼第(Paul Mundy)也有近2500個收藏品,但他開始收藏航空嘔吐袋是出於個人需要,「你有跟小孩搭同班飛機的經驗嗎?」他告訴記者:「不信你試試,你也會對航空嘔吐袋有興趣。」

隸屬舊金山國際機場(San Francisco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SFO博物館(SFO Museum)館藏含600多個航空嘔吐袋,博物館登錄員青野(Tomohiko Aono,音譯)在電郵中告訴華郵,航空嘔吐袋是航空早期「飛機性能有限的產物」,當時飛機飛行高度低於1萬英尺,碰上惡劣天氣和亂流的可能性大得多,導致「暈機」嘔吐的人也多。

青野寫說,即使後來航空公司避開亂流的能力有所提升,嘔吐袋依舊在,因為它可以被拿來當作搭機無聊時的塗鴉處或遊戲記分板等。

在許多粉絲心目中,最棒的嘔吐袋收藏出自現已倒閉的芬蘭航空業者Finnaviation。Finnaviation這個嘔吐袋有著白底並印有一隻看似正在狂吐白色方糖的藍色馴鹿。

 

▲現今已倒閉的芬蘭航空業者Finnaviation嘔吐袋有著白底並印有一隻看似正在狂吐白色方糖的藍色馴鹿。(圖取自凱利航空嘔吐袋網頁kellysairsicknessbags.com)。

曼第的收藏則包括一個據說來自美國總統專機「空軍一號」的嘔吐袋,但他本人表示,這個嘔吐袋是裝在一個信封裡面,但卻「很讓人失望」,因為上頭找不到總統徽章。

而對西勃倍格來說,他的最愛是一個從太空梭取得的嘔吐袋。他因為有朋友的家人認識太空總署的人,而取得這項珍藏。袋子標籤不僅有「嘔吐袋」幾個字,還有一個全副武裝太空人的圖案。

他在網路上寫說:「這是冠軍嘔吐袋!」他說:「大家看得出來嗎?這個嘔吐袋讓我算是沒白活了。」

 

▲對西勃倍格來說,他的最愛是一個從太空梭取得的嘔吐袋(圖取自航空嘔吐袋博物館網頁barfbags.com)。

2 則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