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聞攝影獎] 改變愛滋病的那張臉

2013.12.18 09:23AM
1698
是[世界新聞攝影獎] 改變愛滋病的那張臉這篇文章的首圖
David Kirby死前一刻,俄亥俄州,1990年
 
1990年11月,《生活》雜誌以「改變愛滋病的那張臉」為題刊登了一張照片——一個名叫David K​​irby的愛滋病少年病倒在床,眼神彷彿被這個世界以外的東西帶走;家人圍在病床邊,一臉哀傷。這張相片拍攝不久後,相中主角就去世了。當時世界已有數以百萬計的人感染愛滋病,不少人對這種當時仍算新的疾病一無所知。相片向世人的內心投下了重磅炸彈——愛滋病原來是如此可怕,除了病患陷入痛苦深淵,家人亦會承受巨大煎熬。
 
這張令人心頭揮之不去的照片,除了成為20世紀最有名的相片,亦令往後人們對愛滋病的認知產生巨大改變。20多年過去,在今年的全球愛滋病日,《生活》雜誌發表了這張照片背後的感人故事。
 
 
照片拍攝者是當年仍是新聞系的學生Therese Frare:「我在俄亥俄州立大學讀研究生,之後在Pater Noster照料中心擔任義工,那是一間照顧愛滋病患臨終者的機構。從那年3月起,我開始拍照,逐漸和醫院的工作人員熟悉起來,其中就有專門照看David 的義工Peta。」
 
df7639c95025fa3ccfbe7ce22d13db61
 
另一張由攝影師Therese Frare拍攝David Kirby死前的相片,他的朋友及照顧者Peta(左),爸爸和姐姐向他道別
 
David Kirby出生在美國俄亥俄州的一個小鎮。80年代初,他是位活躍的同志運動者。在80年代後期,他知道自己染上HIV後自我放逐,離開家庭;在病情惡化後,他開始重新與父母聯繫,並問能否回家。他說,自己想死在家人的懷抱中,他的家人隨即將他迎回家。
 
8a96d121d8857644430322c405bc5555
 
David Kirby的爸爸Bill Kirby安慰他在離留的兒子, 1990年
 
Therese Frare因拍攝David Kirby臨終的相片而聞名於世,但其實在拍攝過程中,有一位令她感受更深的人物,那就是照顧David Kirby、同樣患上愛滋病的Peta:「David過世的那天,我正拜訪Peta。一些員工知道Peta快離去,接過Peta手頭上的工作,讓他可以待在David身邊。Peta將我帶到他那裡。我站在David的房外,David的母親出來告訴我,想我幫他們拍攝一張道別照片。我進去後安靜地站在房間角落,幾乎沒有動,看著並拍下眼前的景象。我就知道一件微妙的事就要在我眼前展開。」
 
「早前我問David,他介不介意我拍這些照片。他說『沒關係,只要它不是為個人利益就行了』直到今日,我從未從這些照片上獲取任何錢財。David是位社運人士,他想讓這世上的家庭和社區知道,愛滋病的破壞性是如何的大。我想他比我更知道,這些照片會變得多重要。」
 
Therese停下來並笑著說,「那時我比較像是:『到底誰會看這些照片啊?』」
 
0b771f36023cae3ffab58850fdee71ef
 
照料中心的一名護士在David Kirby死前握著他手, 1990年春天
 
411c02b2ca124b899c4828eda2ff0126
 
David Kirby, 1990年
 
8578b4d6eb2139764969f7f0e261f6e2
 
David Kirby的媽媽Kay拿著他兒子患上愛滋病前的相片
 
經過這二十多年,粗糙估計,Therese的這些照片透過全球報紙、雜誌和電視節目及針對這些照片而重新製作的專題,或者以它為由而生的爭論話題,已有近十億人看過。
 
David Kirby死前一刻由家人陪伴的相片(本文第一張相片),為Therese贏得巨大名聲,當中包括紀實攝影界最高殊榮「世界新聞攝影獎」。但在兩年後,當意大利時裝品牌United Colors of Benetton將這張本來是黑白的相片彩色化,並制成廣告後,隨即惹來巨大公憤。
 
由羅馬天主教教廷(覺得新製廣告看上去像是模仿聖母悼子)到愛滋病關注組織(覺得廣告以愛滋病患者的死來印恤慘賺錢行為可恥)都齊聲譴責有關做法,多個組織齊齊呼籲杯葛廣告,指廣告冒犯、不道德。而Elle、Vogue、Marie Claire這些頂尖時裝雜誌,更是拒絕刊登廣告。在杯葛浪潮聲中,倫敦的《星期日泰晤士報》更呼籲「阻止這失心瘋的做法,就是用我們的現金去投票」。
 
e35c1ffd45dad78d96242be69fb97a65
 
當年的廣告
 
David Kirby的媽媽Kay說,Benetton想使用相片時,家人並無任何顧慮:「人人都認為廣告離譜,但同時大家都對我們家庭或者是David一無所知。我的兒子辛辛苦苦地撐到最後一刻。我們想,這是時候讓人們看到愛滋病的真相,如果Benetton可以幫忙的話,那很好,這個廣告對我們來說,亦是人們最後一次可以看到David曾經存在於我們當中的證明。」
 
David Kirby在1990年4月以32歲之齡去世。Therese的拍攝焦點,亦隨之轉移在David看護Peta身上。
 
c331936da7f4781fe71d09422854fc6e
 
Peta在照料中心照顧垂死的David Kirby
 
比起和David相處的時間,Therese和Peta的相處時間要長得多。Therese以David臨終的相片贏得世間稱頌,但對Therese來說,Peta的故事卻是更加複雜深刻、令人心碎。Therese拍攝了Peta兩年,直到1992年冬天,Peta亦因愛滋病而過身。
 
「Peta是個了不起的人」在20多年後的今天,憶述起Peta時仍令Therese嗚咽,「他總是離不開『二分一』的束縛:他一半是印度安血統、一半是白人血統,在Pater Noster裡他是照護人員,也是被照顧者。他既男既女,遊走於男女性別之間,他是我見過最不可思議的人——但也是個非常、非常堅強的人。」
 
7b0d7b689b554ff3d777ecc3560ea985
 
在United Colour of Benetton登出David Kirby的廣告引來國際社會猛烈抨擊後,Benetton捐出一筆金錢給照料中心,當中一部份用來翻新設施,供Peta及其他病人使用。相中為Peta躺在中心的一張沙發上
 
3e37aceea65125337e1d81e9b2a6e60a
 
對攝影師Therese Frare來說,Peta是她所遇過的人中最特別的一位:「在我們的友誼中有很多快樂的時光。」
 
21c752b0d610322e246d8c9ce9fdc0c1
 
在1991年7月,Therese Frare和Peta去了南達加卡州的一個自然保育區來一個小旅行
 
abfdd5e4ba311c6cdd261ca8bf86355a
 
1991年7月,旅途上
 
8765ed9011ae2abef49fe8dd8cf92e3e
 
Peta,1991年
 
4ceb324c26f6f20a84837179785ebc04
 
Peta最終亦因HIV轉化成愛滋病需要躺床,相中是1992年於照料中心
 
37fe296d4d170ab3f480b6630be81800
 
照料中心,1991
 
bc76462a88802e551bcae383fc07e2e9
9fc542b185d88eb35b18cb7a6e95a814
 
Peta最終亦因HIV轉化成愛滋病需要躺床,1992年的Peta已變得明顯消瘦,Peta此前照顧過David Kirby,他的父母亦因此照顧Peta。David的媽媽Kay Kirby說:「我想清楚了。在David垂死時Peta曾照顧過他,當Peta的時辰來到——我們都知道這刻終會到來——我們將會照顧他,毫無疑問。」
 
a06374d9fc2fb78103de7d33a0e75eec
 
Kay Kirby為Peta注射藥物,1992年
 
「有一段時間,我是歇盡所能去照顧Peta,這並不簡單,因為我們不可能常常在那邊。但我先生在周末亦會到來,我們在短暫的時光盡了最大努力照料他。」
 
在那段時間,David的父母將Peta當作自己親生兒子照顧。Kay憶述Peta的狀況在1991年底開始轉差:「是個不易照顧的病人。他很清楚自己需要什麼(幫忙)以及何時需要。」
 
「我的先生和我,對David在生時在家鄉小醫院被對待的方式感到難過。醫生和護士在他身邊時,總是穿上手套和全身袍,派餐時派餐者總是站到遠遠,甚至不讓他拿餐牌。我們當時就告訴自己,我們要幫助其他同樣有愛滋病的人,不要再受這些苦,我們也不要讓Peta遇上這種事。」
 
982e713d6bd2297b327f018241ae8e1c
 
Bill Kirby和Peta,1992年
 
a945bd45a19a3f7e3160916d7133d6d2
 
Peta臨終的一刻,1992年
 
Peta去世後,Therese拍攝愛滋病患亦告一段落,她之後在報章工作了12年,之後再到研究院進修。她說,拍攝愛滋病患從來就很困難。在Pater Noster照料中心時,她就知道自已做的東西很重要——最起碼對她來說。當時她想也沒想過相片會登上《生活》雜誌、贏得獎項、甚至揭起巨大爭議:「到最後,David的一張相片成為世間最廣泛流傳的一張,但拍攝Peta、Kirbys一家以及Pater Noster的一切,卻令我深刻得多。但這些都已經被散失,被遺忘了。」
 
「在Benetton廣告的事件鬧大後,我覺得自己亦撕裂成一塊塊碎片。但Bill Kirby當時和我說我永不會忘記的一句:「聽好,Benetton並沒有利用我們或搾壓我們。是我們利用了它們。因它們你的相片才會被全世界看到,這正是David的遺願。」
 
在Benetton廣告事件告一段落後,Therese先後在包括紐約時報等的各大媒體工作。Pater Noster療養中心的義務總監Barb Cordle說,Therese的作品,比他見過的任何一件關注愛滋病運動更能軟化人們的心:「看隨這些相片,你無辦法厭恨一個有愛滋病的人。你不能。」
 
e0a1f2fb0a996ebd2a29c8d95b020b33
 
David Kirby的父母, 1992年
 
Via: LIFE

經由photoblog.hk
 

↓↓↓↓↓↓加入癮科技粉絲團,有更多歡樂有趣的科技新聞↓↓↓↓↓↓

 
回應 0
文化創意
超順手好穿正反浴室拖鞋
Twelve
6 個小時前
文化創意
女孩的工具日常-髮夾萬用神器
Twelve
19 個小時前
新奇搞笑
主子想要還不快買:喵星人專用筆電
Twelve
20 個小時前

熱門文章

最新消息

本日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