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ppy Bird" 作者 Dong Nguyen 談論「Flappy Bird 下架事件」始末(上)

by Casper
2014.03.20 10:30AM
2816
是"Flappy Bird" 作者 Dong Nguyen 談論「Flappy Bird 下架事件」始末(上)這篇文章的首圖

照片原拍攝者:Maika Elan;原文引用來源《滾石雜誌》(Rolling Stone)

本文原作者為 David Kushner,全文編譯自 "The Flight of the Birdman: Flappy Bird Creator Dong Nguyen Speaks Out" 一文,原刊登於《滾石雜誌》網站並收錄於紙本雜誌(發行號為三月二十七日,2014);Dong Nguyen 選擇在 "Flappy Bird" 最夯的時候,突然宣佈要把遊戲下架,整件事讓很多人感到難以理解,直到《滾石雜誌》找到了 Dong Nguyen 專訪,才讓大家對於這位年輕人內心的想法有比較深入的認識。

註:本文文長,故分上下兩篇,請讀者多多擔待。

Dong Nguyen,一位年約二十八歲,與雙親同住於越南河內市,同時看上去頗沉默年輕人,平日工作是程式設計師,替計程車的定位裝置來撰寫軟體,他在去年四月的某個週末假期間,開發出一款行動裝置遊戲。他想讓該遊戲操作簡單,但仍具備一定的挑戰性,就跟陪伴他一起長大的任天堂遊戲一樣。玩家在遊戲中的任務,就是讓一隻凸眼、厚唇、胖嘟嘟的鳥順利飛進一根根垂直的綠色水管,玩家點擊螢幕速度越快,鳥就飛得越高。而他則把這款遊戲命名為 "Flappy Bird"(有人譯作《笨鳥快飛》)。

這款遊戲在去年(2013)五月二十四日於 iOS App Store 上架,Nguyen 將其設定為免費發行,他一心只想靠遊戲中的廣告來賺一個月幾百美元的外快,別無其他。

不過在每個月超過 25,000 款新軟體上架的競爭下,"Flappy Bird" 很快就在洪流中無聲無息消失,直到八個月後,不可思議且近乎瘋狂的事情發生了- "Flappy Bird" 居然開始爆紅;到 2014 年二月底為止,攻占了全球超過一百個國家 iOS App Store 下載排行榜,同時下載次數也突破五千萬次,也讓 Nguyen 一度每天可以進帳約 50,000 美元,當年臉書創辦人 Mark Zukerberg 致富的速度可能也沒他快。

即便「Flappy 瘋」到了頂點,Nguyen 這個人依舊是個謎,除了偶爾發發推特文之外,他對 "Flappy Bird" 背後的故事隻字未提。他不但躲著媒體、也拒絕拍照,他還惹上罵名,被叫做詐欺犯、小偷。網路部落客控訴他抄襲任天堂,連知名遊戲新聞部落格 Kotaku 都以斗大的標題〈Flappy Bird 靠抄襲他人藝術結晶來達成每天五萬美元的收入〉(FLAPPY BIRD IS MAKING $50,000 A DAY OFF RIPPED ART)指責他。

在 2014 年二月九日凌晨兩點零二分(河內當地時間),Nguyen 在自己的推特上發表一篇推文,內容是「"Flappy Bird" 的玩家們,我真的很抱歉,但是從現在開始起二十二小時後,我會把 "Flappy Bird" 下架,因為我真的受夠了。」這封推文也被難以置信的網友們轉推超過 145,000 次,因為沒有人能理解為何他會突然放棄這跟中樂透頭彩沒兩樣的成就。儘管如此,預告的時間一到 Dong Nguyen 還是毅然決然的將遊戲下架,留下百萬名被棄之不顧的玩家,也在眾人心中留下莫大的問號:「這傢伙到底是誰?他媽的到底幹了什麼?」。

在 "Flappy Bird" 下架後兩週,我搭小黃一路經過河內市區的塔樓、摩托車,才到了市郊一處擁擠、陳舊、滿是攤販在賣盜版品的區域,在這裡我才終於見到 Nguyen,在此之前他答應與《滾石雜誌》分享他的心路歷程。由於國際媒體跟當地八卦媒體都一直在找他,害他不得不躲起來,逃離與父母親家,直到訪問當天都一直投宿在朋友的小公寓。

雖然網路時代創造出百萬富翁,在美國已經算是稀鬆平常的小事,不過在越南尚未成熟的科技圈裡,則是從來沒有聽說過的大事。這位越南第一位網路名人,看起來有點宅又帶有幾分青澀、個子不怎麼高大的男子,穿著牛仔褲跟一件灰色毛衣,一路躊躇的向我走過來跟我打招呼,言談間我感覺到他在思考跟措辭都非常謹慎,好像在螢幕畫面中一點一點打上畫素一樣。「我當時只是想寫些什麼有趣的遊戲來跟大家分享,我從來沒想過 "Flappy Bird" 會如此成功。」Nguyen 一開始透過翻譯這樣告訴我。

Dong Nguyen 在河內市區外一處以產絲聞名的小鎮 Van Phuc 長大,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成為世界知名的遊戲設計者。雖然他的父親擁有一家五金行,母親為公務員,但當年仍舊無法買 Game Boys 給兩兄弟玩。不過最終他們還是玩到了任天堂的遊戲,不過跟眾多在越南販售的電子產品一樣,都是所謂的山寨品。當時他最著迷的遊戲,是可以在螢幕上操作角色冒險的《超級馬力歐兄弟》,也讓他只要一有空閒就會巴著掌機不放。

而才剛滿十六歲,Nguyen 就在自己的電腦上撰寫棋盤遊戲。三年後他則進入河內的大學主修電腦科學,同時在某一個程式競賽取得前二十名的成績,也讓他能夠進入越南唯一一家電腦遊戲公司 Punch Entertainment(主要從事手機遊戲開發)實習。我們也找到當時的老闆 Son Bui Truong,他說 Nguyen 這位年輕人在獨立作業的能力上不僅快速、積極,同時寫程式的能力也是非常好。「他完全不需要上司督導,也不喜歡被管東管西。所以我們就讓他自己獨立作業。」

不過 Dong Nguyen 很快就對該公司的運動遊戲厭煩,因此他隨後開始自己嘗試撰寫 iPhone 軟體,也對於觸控螢幕帶來的可能也日漸著迷。不過在當時卻鮮少有遊戲可以帶給他如同孩提時接觸的任天堂遊戲一樣操作簡單、卻依舊有趣的遊戲體驗。他認為 "Angry Birds" 太讓人手忙腳亂,還說「我不喜歡那個遊戲畫面,看起來真的很擠。」Nguyen 想替跟他一樣的人設計遊戲,讓他們全心全意忙著玩遊戲、一刻都不停歇。他一隻手點擊 iPhone、另一隻手則往上舉:「我試著想像人們會怎樣玩,很多時候都是一邊拉著列車上的吊環、一邊玩手機。」因此他決定要替這些人開發遊戲。

正當我們一路聊到夜幕低垂,路邊則有越來越多行人在河內忙碌的交通中穿梭,手上則有螢幕不斷閃爍,感覺就好像美麗的螢火蟲。這也難怪全世界最夯的遊戲會在此誕生。「當你在智慧型手機上面玩遊戲,最簡單的事情就是點擊螢幕。」他嘴邊總是叼著一根菸,然後跟我分享這些想法。

去年四月外頭人人都在慶祝越南統一紀念日之時,他則在家裡點著 iPhone 的螢幕。正當群眾在大肆慶祝時,他則花了一整個週末的時間在臥房寫一些小遊戲自娛,而他房間牆上的馬力歐海報則默默的凝視他。(有點茸…)

其實 Dong Nguyen 在去年四月初就已經在 iOS 上面推出過 "Shuriken Block" 這款小遊戲。遊戲的目標是要阻止一海票的忍者來攻擊五位主角,一切看上去可以說是簡單到不行,遊戲的操作指示也只有一個字「點」,只要在正確的時間點「點」擊下落的星星,就可以反彈忍者的手裏劍。Nguyen 表示自己深受 Nolan Bushnell,也就是開發《乓》("Pong")的 Atari 創辦人所影響,Nolan Bushnell 認為遊戲設計最神聖的教條,就是「好上手、難過關」。近期相當多的獨立遊戲設計者更是將這樣的信念提升到另一層境界,打造出近乎自虐等級的遊戲,也讓「自虐派」遊戲這個新類別應聲而出。同樣的,"Shuriken Block" 也算是這類遊戲,就算是再敏捷的玩家,都可能無法玩超過一分鐘。Nguyen 對於這款遊戲相當滿意,不過由於實在是太難了,這個遊戲也就默默消失在 iOS App Store 當中。

在隨後撰寫新遊戲的過程中,Dong Nguyen 則想到一個更簡單的玩法,就是讓使用者點擊螢幕任何地方都可以進行操作。再來他則需要一個好的內容跟想法,來完成全新的遊戲。先前他曾經在電腦上仿造任天堂的魚來畫一隻點陣化的鳥,並取名為 Cheep Cheeps,然後他依照《超級馬力歐兄弟》裡頭的水管畫了綠色的水管,接著以史上最「自虐派」的小遊戲 paddleball 為藍本來完成新遊戲。paddleball 的玩法很簡單,就是拿木製的球拍,然後將一顆橡膠球用細線綁在球拍上,不過一般玩家就算運氣再好,頂多也只能連續打個幾下。

而最終決定的玩法就跟 paddleball 一樣,他限制玩家只能用幾項最簡單的元素來玩,也就是鳥跟水管。而在遊戲進行過程中,也不會為了怕玩家無聊,就另外多加任何東西來改變遊戲規則,或讓遊戲更複雜。另外他完全違背教科書裡的重力設定,讓重力強到一個境界,玩家只要有一點點失誤,就會立刻讓小鳥喪命。由於玩家很容易就讓小鳥掛點,Nguyen 就得讓 GG 畫面更新鮮有趣。他曾經嘗試讓玩家在失敗後,看著鳥兒跟阿尼一樣爆血身亡,或者現在墜地前彈個幾下,同時也找從數百種音效當中精挑細選,最終才選定目前偏功夫風的音效(訪問時他第一個問我的問題,是我覺得遊戲好不好笑。)「鳥一開始飛得好好的,但是一不注意就突然死翹翹了!」Nguyen 邊說邊噗哧。

接下篇"Flappy Bird" 作者 Dong Nguyen 談論「Flappy Bird 下架事件」始末(下)

延伸閱讀:

Flappy Bird 你玩到第幾關?沒得玩這裡下載吧...

回應 0
新奇搞笑
有趣的拍手機器人
Twelve
4 個月前

熱門文章

最新消息

本日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