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ppy Bird" 作者 Dong Nguyen 談論「Flappy Bird 下架事件」始末(下)

by Casper
2014.03.20 10:31AM
1925
是"Flappy Bird" 作者 Dong Nguyen 談論「Flappy Bird 下架事件」始末(上)這篇文章的首圖

照片原拍攝者:Maika Elan;原文引用來源《滾石雜誌》(Rolling Stone)

本文原作者為 David Kushner,全文編譯自 "The Flight of the Birdman: Flappy Bird Creator Dong Nguyen Speaks Out" 一文,原刊登於《滾石雜誌》網站並收錄於紙本雜誌(發行號為三月二十七日,2014);承上篇〈"Flappy Bird" 作者 Dong Nguyen 談論「Flappy Bird 下架事件」始末(上)

在統一紀念日落幕的前一刻,Dong Nguyen 在推特上面放了一張他最新推出的「簡單小遊戲」截圖,除了有些網友轉推外,Nguyen 在遊戲正式上架前,對該遊戲可以說是毫無宣傳。隨後就跟萬千失敗的遊戲一樣,"Flappy Bird" 起初也完全得不到關注。其他人第一次在推特上面提到 "Flappy Bird",已經是五個月後的事情了。在十一月四日這一天,有人在推特上面發了一則言簡意賅的推文「O你O的 Flappy Bird」(Fuck Flappy Bird)。

如果真的要去解釋為何某些東西可以在網路上一夕爆紅,恐怕最終的下場就跟鳥兒們一樣,死在地上。不過那句「O你O的 Flappy Bird」算是一語道盡了該遊戲的魅力。也許玩 "Flappy Bird" 就跟 paddleball 一樣,抖 M 屬性的玩家遇上抖 S 屬性的遊戲。

到了十二月底,無數的玩家開始湧入社群來彼此炫耀、競爭,甚至是咒罵怎樣輸到「見笑轉生氣」,甚至連手機都摔壞了。推特也漸漸開始出現無數則這遊戲有多好玩的見證,最終甚至累積了一千六百萬封推文在討論 "Flappy Bird"。有人說「這是我玩過最光火、但也是最難戒掉的遊戲」,也有人說「這遊戲把我的人生一點一滴消耗殆盡。」接著 "Flappy Bird" 就從 Reddit 一路瘋到 YouTube,從廁所一路瘋到辦公桌,在 2014 年一月初一路升到了全美 iOS 下載榜(免費軟體)的前十名,最後在沒有任何宣傳、計畫甚至毫無邏輯的狀況下,於一月十七日正式攻下第一名寶座。在一、兩週後連 Google Play 也被征服了。

「看到遊戲就這樣攻頂,讓我感到非常驚喜」Nguyen 回憶當時的心情。就跟每個人一樣,他對於一夕翻紅這樣的狀況感到相當震驚,也被戶頭裡面突然湧進的大筆鈔票嚇到。即使蘋果跟 Google 都會收取 30% 的收益,但他最後一天還是可以賺進約 50,000 美元。在 "Flappy Bird" 爆紅後,也引起玩家對於 Nguyen 其他作品的好奇,也讓 "Shuriken Block" 及另一款遊戲 "Super Ball Juggling" 在不久後同樣挺進前十名,不過他並沒有用這突來收入去買 Mac 電腦,而是招待他的好朋友一起喝小米酒、吃雞肉火鍋慶祝。Nguyen 表示他自己不是一個會耽溺的人「我沒有辦法過得太快樂,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在當時也沒跟父母說這件事情,因為他認為沒必要跟他們分享「我父母不會懂這遊戲有什麼好瘋的。」

然後新聞開始報導 Nguyen 賺了多少錢,他的照片也開始在越南當地的新聞、報紙上出現,他父母這時才知道原來他兒子寫出了這樣的遊戲。接著也引來了八卦狗仔隊的關注,整天在他家門口站崗,讓他一出門就被盯上。相較於遊戲帶來的名與利,這些小小的不便或許不算什麼,但是對他來說,這樣受到大眾與媒體的關注,其實讓他感到非常不舒服,因此他曾在一則推文中說:「這絕對不是我想要的,請給我一點安靜的空間。」

不過最讓他感到難受的,則跟被媒體緊迫盯人無關。他在訪問時讓我看了他 iPhone 上儲存的訊息,其中一則來自一位母親,內容是控訴他「讓孩子跟這世界脫節」,另外一則指責他「我學校有十三個孩子玩到手機都壞了還是不放棄,因為這遊戲跟吸毒一樣讓人上癮。」Nguyen 還收到其他信件,有人說因為遊戲丟了工作,有人說他從此不再跟他孩子溝通。「一開始我以為他們在開玩笑,然後我才知道這遊戲確實對他們造成傷害。」Nguyen 過去在高中也曾經因為太沉迷於 CS,而被當了一屁股,也因此對人們的回應感到心有戚戚焉。

而到二月初,一切的壓力讓他完全喘不過氣—媒體不斷檢視他、排山倒海的批評跟控訴,簡直快把他逼瘋了。他開始失眠、無法其中注意力,甚至完全不想出門。他的雙親更是「擔心我的身心健康狀況」,他的推文變得越來越陰暗、負面,其中一則說:「我不太確定 "Flappy Bird" 的成功是不是我的功勞,但是它毋庸置疑的摧毀了我簡單的人生。我現在已經開始恨它。」他最後驚覺,其實有個簡單的解決方式,就是把遊戲下架。在發文宣佈下架後到正式下架前,有超過一千萬名使用者在 22 小時內瘋狂下載。隨後他按下刪除,讓 "Flappy Bird" 從世上消失。當我問他原因時,他的回答似乎帶著他當時創造該遊戲一樣的信念,他說:「我想掌控自己的人生,作一個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

在 "Flappy Bird" 下架事件過後,卻開始有各種謠言狂傳。有人說 Dong Nguyen 自殺了,說他被任天堂告了,也有人傳他收到死亡威脅,他的沉默,只招致更多揣測。同時為了填補 "Flappy Bird" 留下的空缺,便有人開始仿效 "Flappy Bird" 推出類似玩法的遊戲,撰稿前我還特地看了一下,排行榜上的前三名都是 "Flappy Bird" 的仿冒版,一如 "Flappy Wings"、"Splashy Fish",甚至還有人拿麥莉(Miley Cyrus,跟琳賽.羅涵、小賈斯丁一樣倍受爭議的藝人)來做文章,而根據統計,最高峰時大概每二十四分鐘就會有一款 Flappy Bird 的「兄弟作」上架。Nguyen 對此表示:「大家很容易就複製該遊戲,因為遊戲的本身非常簡單,不過不會有人能複製『Flappy Bird』的成功。」在 "Flappy Bird" 下架後不久,甚至有瘋狂的玩家在 eBay 上面以千美元的代價拍賣安裝有 "Flappy Bird" 的手機。

而隨著 "Flappy Bird" 消失,也讓不少人改變一開始的看法。一如 Kotaku 就發布一篇文章,對於曾經質疑 "Flappy Bird" 剽竊任天堂創意一事道歉。John Romero,《毀滅戰士》("Doom")的共同設計者也跳出來表示:「"Flappy Bird" 的出現,就好像當年「油漬搖滾」(Grunge)對重金屬音樂的反擊一樣。」連人稱「電玩教父」的 Bushnell 也拿 "Flappy Bird" 跟 "Pong" 相比,直言「簡單的遊戲,還是比較讓人能夠得到滿足感。」

而對 Dong Nguyen 來說,數以百萬次的下載,不管怎樣都為他創造了一筆可觀的財富。他也終於可以辭掉工作,並且打算入手一台 Mini Cooper、一棟小公寓,他在不久前也終於拿到人生中的第一本護照。至於現在,他還是一如既往的忙著他最愛的事情—繼續撰寫開發新遊戲。言談間,他則給我看他目前正在開發的三款遊戲,分別為一款以牛仔為主題的射擊遊戲,一款垂直飛行遊戲,以及一款集合動作冒險的棋盤遊戲 "Checkonaut"(《太空「棋」人》,將在最近登上 iOS App Store),而每一款遊戲都保有他創造遊戲的精神,操作簡單、復古畫面、難到靠北。

打從把 "Flappy Bird" 下架以後,Dong Nguyen 也說他終於可以鬆口氣:「雖然我不能夠回到過去的生活方式,不過我現在覺得很好。」而至於將來 "Flappy Bird" 的命運會如何,他表示他仍舊不考慮把遊戲賣掉,他拒絕讓獨立創作的現況受到干擾,不過將來會不會再讓 "Flappy Bird" 重新上架,他則表示「我會再想想。」不過他不會再去開發新版的 "Flappy Bird",而他哪天他真讓 "Flappy Bird" 重出江湖,也一定會在遊戲當中加上警告:「請務必要稍微休息一下」 。

文後補充:如果錯過 "Flappy Bird" 的朋友,這兩天算是有個好消息,Dong Nguyen 在推特上被問及是否會將遊戲重新上架,他終於鬆口表示「會,但是不會這麼快。」所以那隻 "Clappy Bird"...應該也是山寨...

延伸閱讀:

Flappy Bird 你玩到第幾關?沒得玩這裡下載吧...

回應 0
新奇搞笑
有趣的拍手機器人
Twelve
4 個月前

熱門文章

最新消息

本日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