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創始人發年度公開信:Google的遠大目標,以及“革命性而非改良性”思維

by 虎嗅
2014.05.20 10:02AM
3119
是Google創始人發年度公開信:Google的遠大目標,以及“革命性而非改良性”思維這篇文章的首圖
 
(原文來自 Google,新浪科技翻譯)
 
布林和我創立 Google 是因為我們希望“開發一款服務,大幅改進盡可能多人們的生活”。我們一直堅持這一使命,並進行了長期投入,開發用戶真正喜愛的新技術,例如搜尋、Gmail、地圖、Chrome、YouTube和Android。我們在較短的時間內涉足了許多領域,因此人們很自然地會問,今天的谷哥究竟是什麼,你們將走向何方?這是一個好問題。
 
搜尋
 
資訊是 Google 的核心。我們的一大動力在於,我們認為資訊的獲得能推動人類進步。在兒童時代,我們倆都很有好奇心。我記得,我曾花大量時間閱讀圖書和雜誌,或是把家裡的東西拆開,看看它的工作方式。今天,尋找這些資訊變得更容易。你只要前往谷哥搜索即可。搜索很有意義,因為甚至些許知識就能帶來巨大的不同,無論這是看似簡單但對日常生活很重要的資訊,例如如何避開交通堵塞,還是一些更重要的事,例如非洲的農民關注如何拯救他種植的馬鈴薯。
 
Google 搜尋引擎中的用戶活動非常活躍,每月搜索次數超過1000億次(而其中15%是我們前所未見的),而我們目前在幾秒中內就會更新編目,以確保我們顯示最新的結果。為了使生活變得更簡單,我們開始針對你的問題提供直接的答案。例如,“世界上最深的湖是什麼?”(這是西伯利亞的貝加爾湖,深度為1741公尺。)或者“我的航班何時起飛?”此外,我對語音搜索取得的進展感到高興,目前該服務已支援超過38種語言,包括最近的泰語和越南語。語音通常是最快捷、最簡單的提問方式,尤其是當你使用行動設備時。
 
從許多方面來看,目前距離創造我夢想中的搜尋引擎還有十分遙遠的距離。這樣的搜尋引擎應當在準確的時間向你提供正確的資訊,同時你不必花很大精力去操作。這部分是由於,深入理解資訊是一個有待解決的難題。Google Now正試圖解決這一挑戰。Google Now能在你沒有提問的情況下就提供資訊,因此你不必打開收件箱去尋找必要的快遞資訊,這一資訊會直接出現在你的螢幕上。Google+上基於興趣的建議也成為一個重要的資訊來源。我總是能獲得具有高度相關性的資訊,例如近期出現在我資訊流中關於風箏滑水發展歷史的這條YouTube影片。
 
儘管目前仍處於發展早期,但關於理解人們的內容,我們已取得了重大進展。如果我們希望加強人機互動,那麼這非常關鍵。請想想你的交通通勤。你需要易於獲得的交通資訊,從而可以規劃交通路線,避開交通擁堵。如果突然需要安排另一事項,那麼你會希望從當前所在位置開始獲得導航(而不是在小螢幕上手動輸入位置)。改進的內容也將使搜索變得更自然,不再是你手動輸入至電腦的一系列關鍵字。我們正越來越接近這一目標:查詢艾菲爾鐵塔的高度,以及“它”的建設時間。通過理解“它”在上下文中代表什麼,我們可以帶來會話式的搜索。
 
生活在多螢幕世界中
 
隨著設備的越來越多,確保你可以方便地跨設備使用服務越來越重要。我們的Chrome流覽器已有7.5億使用者,速度很快,同時也很安全。這款流覽器能無縫地跨設備使用。在桌面上打開地圖,當你轉移至移動設備時,同樣的標籤將會打開,因此你可以繼續流覽。
 
來看看照片。在多螢幕的世界中,這是非常糟糕的功能場景。在不同設備上我們保存著不同的照片,很難查找或分享。這樣的情況令所有人感到失望。Google+可以將這些照片全部上傳至網上,隨後你可以在任何設備上查看照片。更有利的是,如果你丟失了手機,照片並不會一起遺失。
 
在不到6年時間裡,超過10億台Android設備已被啟動(發展速度很快)。這給全球越來越多的應用開發者帶來了一個優秀的平台。目睹這一生態系統的起飛令人興奮。2013年,Android開發者通過用戶付費獲得的平均收入較一年前增長了超過4倍。目前,我們正在將Android推廣至手錶等可穿戴式設備,以及汽車。在汽車中,我們可以使導航、撥打電話和播放音樂變得非常簡單。
 
Google Play線上商店的理念也很類似。通過Google Play,你可以一站式獲得應用、電影、電子書和音樂,在任何設備上使用這些內容,而不必進行無休止的同步。如果你在平板電腦上聽音樂,而你轉移到手機上時,這首音樂仍會在那裡(你可以發現,這裡出現了一個主題!)。近期,憑藉Chromecast電視棒,從家中或朋友公寓的電視機收看來自Google Play和Netflix的電影變得很簡單。你可以扔掉所有電視機遙控器,僅僅使用手機或平板電腦中的現有應用,例如YouTube,來控制電視機。最令人高興的是,Chromecast的價格只有35美元。
 
目前,如果沒有良好的設計,這一切都不會有意義。我還記得,我曾在密西根大學學習可用性課程。學生們需要選擇一個他們熟知的程式(我選擇了電子郵件程式),並估計專家級使用者使用該程式完成各種任務需要花多長時間。這使我理解到,開發優秀而高效的介面非常困難,需要比你想像中進行更多的工程開發。這裡需要一個標籤,那裡需要一個下拉式功能表。如果你給人們提供更多選擇(即使他們並不使用這些選擇),他們的學習時間就會更長。人們仍在談論谷哥主頁的簡潔性,這也是我們最初成功的重要一部分。這種理念沒有理由不能應用在我們的其他產品中,尤其是目前存在許多設備和選擇,以及許多可能分散人們注意力的機會。
 
網路接入:尚未得到解決的問題
 
當然,以上一切都假定你是已連上網際網路的20億人之一。這意味著全球還有50億人尚未能使用網路。儘管目前已有大量資訊,但全球2/3人口仍缺乏最基本的網際網路連接,這是一個悲劇。因此,我很高興我們的團隊正在開發Project Loon專案。這一理念是在太空邊緣建設一個氣球網路(飛行高度是商用飛機的兩倍),從而為農村和偏遠地區提供網路連接。憑藉Project Loon,在巴西東北部的教室中,我們很快將首次帶來網路連接。隨著專案的發展,我們希望將網路的力量帶給更多人,從而創造此前無人能想像的機會。
 
大部分人在接受教育的過程中缺乏“登月”思維
 
如果可以讓小型的專門團隊從基本原則起步,而不是被以往行事方式所束縛,那麼所實現的東西將非常有趣。不過我逐漸發現,很難讓團隊建立起非常遠大的目標,因為大部分人在接受教育的過程中缺乏“登月”的思維方式。他們習慣於認為,一些事是不可能的,並對失敗感到畏懼。因此我們花費了很大精力,在 Google 內部聘請獨立思想家,並設定遠大的目標。因為,如果你聘請正確的人才,帶來足夠大膽的夢想,那麼通常都能夠實現。即使你最終失敗,你也會學到重要的經驗。
 
毫無疑問,許多公司逐漸習慣於從事他們已經能做好的工作,僅僅只是進行增量式的改變。這種增量式的思維方式逐漸變得不合適,尤其是在科技行業,因為科技行業的改變通常都是革命性,而非改良性的。因此,我們仍在為長期發展,為下一代重要產品進行投資。在醫療領域,我們擁有Calico。這是一家由Genetech前CEO亞特•列文森(Art Levinson)領導的公司,專注于醫療、健康和長壽。我們也擁有Iris。這是一款智慧隱形眼鏡,能改變糖尿病患者的生活。我們近期還收購了Nest,該公司將普通家居用品,例如恒溫器變得更有用。此外,我們對新的Google Shopping Express快遞服務感到興奮,這是説明你在訂購當天就收到商品的快遞服務。無人駕駛汽車也是如此(無需再做解釋!)。今天,這些想法看似非常瘋狂,但如果過去的經驗能指引我們未來如何取得成功,那麼今天的這些重要賭注在幾年後不會顯得奇怪。
 
在成立 Google 16年之後,我們僅僅只掀開了幕布的一角。在每天的工作中,布林和我都會對未來,以及與我們共事的傑出人物感到興奮。Google 員工使一切變得可能,他們是我們的未來。儘管世界在幾年內就會發生改變,但給當前人類生活帶來改變的可能性仍在驅動著我們,就像我們剛剛開始時一樣。
 
布林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經由虎嗅
 

↓↓↓↓↓↓加入癮科技粉絲團,有更多歡樂有趣的科技新聞↓↓↓↓↓↓

 

延伸閱讀

網路門市年中慶,旗艦新機降價中

準備看災難電影《哥吉拉》之前必看的影評啊(小雷)!

最煩惱的 Android root 解鎖問題終於靠這個APP解決了...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