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順清最新作又牽扯經濟火車頭,為何?

by Knowing
2016.02.02 06:44AM
13
是楊順清最新作又牽扯經濟火車頭,為何?這篇文章的首圖
首圖是楊順清最新作又牽扯經濟火車頭,為何?的第2張圖

在3月初將有一部國片上映,它雖稱不上高成本,但保證能引起你的共鳴,還有勢必引發海角七號般的國片熱潮。不過再帶你認識這部片前,要先帶你認識導演,在楊德昌的劇組底下吸取養分,而在台灣電影圈中佔有一席之地的楊順清。

楊順清

由曹晏豪主演的電影《獨一無二》(Love in vain)即將在3月上映,你或許知道曹晏豪受到戴立忍的稱讚,但你或許不認識導演楊順清。他初進電影圈時,便與經典電影《恐怖分子》導演楊德昌共事,更在2004年執導《台北二一》。(2004年,我們還在看錄影帶,迴帶機是汽車形狀)在沉潛12年後,他推出編導新作《獨一無二》。

是楊順清最新作又牽扯經濟火車頭,為何?的第4張圖

在聊這部片前,我們先了解一下楊順清吧。楊順清高中時就讀建中,在當時或許能和同班同學一樣「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但他自嘲不是好學生,熱衷於藝術。當時國立藝術館正在搬演賴聲川的舞台劇,加上他發現北藝大看似為新學校,有相當多的發展性。雖然戲劇系並未與電影直接相關,但楊德昌等教師陸續開課,也開啟他的電影路。

畢業後他繼續跟著楊德昌拍電影,而他沒被楊德昌的嚴厲嚇跑,這些經歷累積他的創作能量。1991年,他在在楊德昌執導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中,身兼編劇、副導、表演指導、演員多職。其後,與楊德昌、鴻鴻、賴銘堂等人共同以《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獲得第二十八屆金馬獎最佳原作劇本獎。2002年後,先後執導《扣扳機》,《台北二一》兩部電影。

在台北二一後,他積極投入電影編劇的教育工作,同時拍攝《我的逍遙學伴》、《型男日記》等與不同大學合作的微電影,與《他們在島嶼寫作》紀錄片。現在重新開始寫劇本,便推出劇情新穎,必會掀起討論的新片《獨一無二》。

談起台灣的電影現況,他說,過去環境不適合獨立製片,直到海角七號後才打開獨立製片的製作契機。他眼看著線上編劇多為七八十歲的老作家,他認為自己才40歲,仍大有可為,因此成立德風電影,並拍攝《我的逍遙學伴》(中正大學)、《型男日記》(逢甲大學)。同時他在北藝大等地開設電影編劇寫作班,希望能讓更多人接觸電影。他的課很受歡迎,有不少學員受到他的啟蒙,成為電影工作者,完成短片拍攝。

現在你認識楊導演了,一起認識《獨一無二》吧。

是楊順清最新作又牽扯經濟火車頭,為何?的第5張圖

故事分成兩條主線:一線是小彥(曹晏豪)這一位在餐廳打工的打工仔,他一再被灌輸「要賺大錢要買房」的觀念,因此認識房仲燕子(溫貞菱),並捲入建商的陰謀。最後小彥在投資中慘賠,祖母的癌症理賠金全沒了。另一線則是經紀人小於(曹晏豪)簽了有名的Echo後,原本不紅的安安竟然爆紅。但因安安暗戀小於,之後小於利用這份愛順勢簽下了她,因此她對於小於是真愛或是假愛感到困惑。

這呼應獨一無二的英文片名「Love in vain」,雖上帝要大家活出獨一無二的自己,但資本功利主義造成每個人面貌幾乎一模一樣。功利傷害到愛,因為愛是利他的,而功利是自私的,凡事必須只考量自身利益,弄傷別人也不管的。男人追求功利,女人需要愛,兩性怎麼合?最後所有男女都陷入「愛的徒勞無功」的社會,最後結局會如何,就進戲院看吧。

至於,為何兩人長得一樣,這當然是設計,以增加對比:個性南轅北轍,但長相相同的男人,陷入同一個功利社會,如何自處。不過兩人會以巧妙方式影響對方,如何影響?一樣,上映後買票進戲院。

炒房也是一種體驗?

楊順清說,他為寫獨一無二劇本所做的功課,大概是當了一段時間的投資客。他說,前幾部片遇到幾位投資人,雖然他們都相當慷慨,沒向他伸手討錢,但他不想欠太多人情,急切找機會還款。這時他遇到一位邀他投資房地產的朋友,他認為他的朋友與炒房本身都「很誇張喔」,他買下後3周就賣掉了,獲利50萬起跳,而他一年內買賣三間房,年賺150萬元。(這是SARS後的行情,現在當然沒這麼好康,請勿模仿)他自知如果繼續炒房,就不會再拍電影了,而且風險實在太大。

戴立忍

台北二一的男主角在退伍後,第一份工作是房屋仲介,片中呈現幫別人買理想房屋的仲介員,自己卻沒錢買房的情景;而同樣情景在2016年上演,彷彿是「預言」。無巧不巧,獨一無二這則「寓言」也討論房價泡沫的議題。楊順清笑稱「這是我的先見之明。如果大家都用房地產賺快錢,就沒有人投入新創與製造業。年輕人將沒有任何機會。我重覆用電影來告訴大家炒房的嚴重性,所幸現在這問題已受到重視。」

老楊與胡哥(戴立忍)透過房地產投資手段來詐欺,有「經濟犯罪」味道。這片段是在諷刺在經濟起飛時期,佔了大量資本與優勢的長輩。從他們可看出既得利益者們的嘴臉。他身邊的友人在柏林圍牆倒塌的一刻,告訴他「世界上將會只剩資本主義」,他說這會讓人類陷入萬劫不復,非常危險。看看美國與歐洲的現狀,資本主義把世界弄成什麼樣子。如果缺乏社會主義的政策扶助青年與弱勢族群,社會將會成為死水。

他沒找到企業界的投資,因為這部片不是類型片,且有賴於一群有才華的青年,拍攝過程相當順利。目前最大的問題是「行銷」,因多數青年較喜歡小資愛情這類的片,而對於類型電影接受度不高。

聊聊曹晏豪

來聊聊曹晏豪吧。其實楊順清說,原本的男主角原型是金城武,修改前構想是銀行家與賭場小弟。在重寫後,他原本也想找大明星,但要付出的代價太大。楊順清第一次見到曹晏豪,是在教會。他的外型很搶眼,但光是帥也不夠,他有戲胞嗎?還好,他在高中時到倫敦求學,也演過舞台劇,戲劇經驗充足。

楊順清回憶牧師曾對他說,看似憨厚、溫順、彬彬有禮的曹晏豪,有個野獸般的內在。因此楊順清想激發他的內在。他當然不是滿分的天才演員,在拍攝過程中,有戴立忍與溫貞菱帶戲,讓他從80分升級到90分。影迷不妨仔細看看戴立忍讚許的新人如何詮釋兩個南轅北轍的人。戴立忍曾說,曹晏豪是繼張孝全後,第二個傑出男演員,楊順清更說,未來十年將是曹晏豪與溫貞菱的天下。如果想更了解他,當然還是請你進戲院。

曹晏豪與溫貞菱

拍攝過程中,由於曹晏豪一人分飾兩角,因此對曹晏豪的挑戰是:兩位角色一位極為世故,另一位正好相反,要不要刻意將兩人區隔?也就是說在阿彥時刻刻意憨厚,演小於時刻意奸詐?楊順清告訴他「這不是我要的」,他要曹晏豪相信自己有另一方的內在,更要掌握角色與演員內在的「不安全感」,因為不安全感會刺激人前進。「你要相信阿彥心中也有一部分的小於,才能讓自己更像阿彥;相反的,小於心中也有一部分的阿彥,才能讓自己更像小於。」

不過對曹晏豪來說最難的戲,還是「打人」。被打的戲都很輕鬆簡單,而打人,尤其是打女人的戲最困難,因為他必須在最恰當的時機引爆憤怒情緒。就如預告片中男女扭打那一段,不難想像NG次數有多少,以及女演員頭部挨打N次的心情。

雷婕熙

現在來聊聊台灣的電影產業現狀吧。

電影工作者普遍低薪

還記得,樓下的房客劇組曾有工作人員舉發超時工作、無休假,還驚動新北市勞動局出面回應。楊順清認為,為什麼這個劇組會頻出問題,要深入探討整個劇組的工作情況。

不過,台灣電影工作者普遍的高工時低薪狀況,早就不是新聞。楊順清說,這部片拍攝劇組拍攝時間不超過12小時,每隔7天休息一天。還有,便當一定要好吃。(偷偷爆個小八卦,記者剛畢業時,曾當過某部國片的臨演,某天吃的便當是:一整條油炸吳郭魚、加幾塊褐色的醬菜,下面全是飯,沒有其他小菜。我吃到全吐出來,有許多人完全沒吃,趁休息時間去小七買吃的)楊順清認為劇組要重視團結與愛,畢竟休假與成員健康的花費,都是小錢。因此拍攝結束後,所有人是離情依依與不捨,沒人抱怨或不滿。

演藝圈也人才外流?

你是否發現,現在比較「常見」的男演員,以前是張孝全,現在是陳柏霖,雖然他們確實擁有傑出演技,但他們都超過30歲了,難道沒有20出頭的青年能超越他們?這稱得上是「人才斷層」。楊順清說,九把刀與柴智屏的劇組,培養很多幕後工作人員,因此幕後人員不必擔心,但最大的問題是:現在的編劇與演員都出現斷層,而有名的男演員都到對岸發展了。

可見,人才外流不僅發生在科技業,影視產業也是。

過去電影圈喜歡從電視劇中找演員,但台灣的電視劇產業幾乎垮台,別說啟用新演員,就連做有質感的戲劇都沒法子。(能做到的僅剩公視人生劇展)電影圈不敢從電視圈中找人,目前大多從人生劇展中找人。

前面提到人才斷層也出現在編劇上,你一定發現國內外,都流行從小說改編戲劇(國內有徵婚啟事),文化部也積極推廣將文學改編為影視作品,小說《摩鐵路之城》也改編為電視電影。楊順清認為,小說是一個很好的文本,應是個可大量嘗試的載體。但現在較常見的改編電影,較知名的還是多出自九把刀,我想這是缺乏平台整合的問題。有位策展人計畫推出一個影劇小說整合平台,預計在國際書展上線,他認為這是好的循環。不過我們的創作量也不夠,要改變現狀,必須要有人做整合。

是楊順清最新作又牽扯經濟火車頭,為何?的第9張圖

主演:曹晏豪、溫貞菱、雷婕熙

特別演出:戴立忍、高盟傑、張詩盈、卜學亮、金士傑、郎祖筠、Echo李昶俊

導演:楊順清

編劇:楊順清

製作人:王芝方

上映日期:3月11日

延伸閱讀:你不知道的大衛·鮑威小故事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