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陸科技創業者的自白(上)

2016.03.14 11:01PM
847
首圖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田卡 採訪整理 Photo Credit: mike1154 @ pixabay by CC0 Public Domain

編者註:除了百度、騰訊、阿里巴巴集團,大陸還有為數眾多的中小科技公司。這些中小型科技公司的創業者如何做產品?如何融資?他們的經歷又有哪些有趣的地方?來看看一位大陸科技創業者的自白,此為上篇。

「一切不以泡妞為目的的社交應用都是耍流氓。3G的殺手級應用就是Girl(女人)、Game(遊戲)、Gamble(賭博)。原始需求是最強的產品驅動力。LBS其實是Location Based Sex」,廣州掌淘科技CEO陳鋼強轉發了這條微博內容,作為「夫妻寶典」、「遇見」等千萬級用戶App應用的創始人,他對這些「定律」深以為然。

「夫妻寶典」提供每個人都會感興趣的兩性資訊,這是「原始需求是最強的產品驅動力」。「遇見」是款專門陌生人交友的應用程式,目的是方便男生把妹,方便女生找到「高富帥」,「Location Based Sex」,這樣的產品不火都難。

「我總覺得,做產品做得好的人,是很瞭解人性的,瞭解人性缺點的」,陳鋼強稍顯語重心長地說,「人有很多缺點,愛佔小便宜啊,虛榮啊,色啊,懶惰啊,等等對吧」。然後他話鋒一轉,「當然我們做人的時候要避免這些缺點。」

陳鋼強是位草根連環創業者,掌淘網路不是他創辦的第一家公司。早在2003年從天津大學畢業時,他就沒去找工作,直接創業。十多年來,他倒騰過政府項目,做過遊戲代練,拉到千萬融資卻發現投資人是洗錢者,被自己創辦的公司驅逐,現在東山再起,重新創辦公司。以下是他的自述。

總想當比爾•蓋茲
我2003年從天津大學計算機技術與應用專業畢業。2003到2005年我自己創業,公司當時主要做兩個業務。一個業務是做政府工程,像某單位元採購電腦,財務軟體等等這些。我一個同學在天津有很多政府關系,大家商量好,有工程項目時,政府的人會找我,我們那時做了很多政府項目。

還有一個業務是,做遊戲代練。我2003年開始做《大話西遊》和《魔獸世界》遊戲代練,全中國應該算是最大的,我的代練員工就有100多人,基本上每天有七八萬淨收入。我當時玩兒「大話」很出名的,在《大話西遊》三個服務器裡都是最牛的人物,基本上玩兒「大話」的人都知道我。玩到那麽出名。所以大家對我很信任。很多人假如要遊戲幣或者要代練,直接找我,先給錢,「老闆你好,我給你轉了十萬塊錢,晚上給我來點兒遊戲幣」。

那段經歷說實話對我幫助很大,當時我天天跟遊戲玩家接觸,不管是有錢玩家還是沒錢玩家,在天津搞線下遊戲聚會,能聚2000多人。藉此,我瞭解了很多用戶的行為和想法,這對我後來做產品相當有幫助。

我覺得,一個好的產品經理應該經歷兩個階段。第一個是客服階段,為什麽呢?做客服,你就能天天接觸到很多真實用戶,他們肯定有很多問題找你,你就能瞭解到用戶需求,知道用戶天天在想什麽。第二個是做測試階段,能學到什麽呢?做測試天天找bug,你能看到策劃文檔,又跟程式員溝通。然後再去做產品那你就會更容易成功。很多人一畢業就做產品經理,基礎不好,很難做出好東西。

這兩個業務我做到06年時,就很鬱悶了。因為我上大學時理想很崇高的,總想當比爾•蓋茲。到06年時,我發現這個公司是永遠沒機會的。因為遊戲代練是遊戲公司打壓的,它想法設法要打壓你的。然後政府工程那個事情呢,一個星期至少有三天要跟政府領導吃啊,喝啊,嫖啊。你能理解吧?他會幫你算的很清楚了。這單能賺十萬,你得先分我五萬。然後呢這個單要不要給你做,就看你怎麽表示了。我賺五萬,我還要花三萬請他吃喝嫖,這樣子。
所以到06年時,我就很困惑。雖然我做這家公司,也賺到錢了,每個月賺幾萬塊錢,也還不錯。但是,與我的理想太遠,這些事情做成大公司是不現實的。

當時正好有一個機遇。有個香港投資人,我曾幫他搞定一個政府工程項目,於是就認識了。他說,你有什麽想法,我們可以一起做個公司。我當時確實有個想法,05年底的時候,我已經做了四五年的遊戲,我一直覺得有這樣一個需求——遊戲語音。玩兒網遊的人,手是忙著的,眼睛是忙著的,耳朵是空著的,很少有人在聽遊戲背景音樂,除非你第一次玩,沒聽過,想聽一下,以後幾乎沒人聽。

耳朵是空著的,我就想做個「大話西遊網路電臺」,設想是找一幫美女回來,必須是美女,主播玩法攻略、遊戲資訊、玩家相互點歌、採訪遊戲名人等等。那個香港人對這個事情也特別感興趣。

當時就給我投資了1000萬,然後我們開始動工。先去上海找到一家做傳統電臺的團隊,準備把他們納入進來。後來,這個香港人說來廣州吧。因為廣州距離香港近,他在政府方面也有一些資源,萬一有什麽事情,可以幫忙,於是我來到廣州。

來到廣東以後,1000萬也到公司帳上了,也在龍口西租好辦公地點了,我準備大幹一場。這時我才知道這位香港人的真實身份——他不是真正做投資的,是做洗錢的。這就有點坑了我,我覺得沒有必要去冒這個險,因為我覺得,那時我還很年輕,前面的路還長。

我就毅然決然地放棄了,這個事情我不做了。前期籌備公司花掉的三四十萬算我的,1000萬讓那個香港人拿回去。這件事情就了結了。

06年時還沒YY語音,其實弄不好這個網路電臺就變成YY了,這個事情我挺鬱悶的。此時我再回天津也不可能,因為已經跟天津的所有人吹牛逼,說去廣州開公司了。你灰溜溜回去,也抹不下這個面子,就在廣州待著吧。

去大公司鍛煉
當時我也不缺錢,但是因為一畢業就自己瞎搞,沒在大公司呆過。不知道人家是怎麽搞,我就想找一家大公司打工,系統地學習一下。06年我去了廣州一家網際網路公司,這家公司由三個美籍華人創辦,主要是給國外做外包項目的。當時那家公司規模很大,挺牛逼的,有2000多人,其中的200個程式員全是印度佬,技術部專門配了助理,有時候溝通起來費勁,就把助理叫過來幫忙翻譯。我在裡面做遊戲、社交產品的策劃。

06年時,Facebook剛剛興起,MySpace也挺出名。我們開始做社交,不過這款社交產品做出來沒推廣,很大價錢賣給國外一家公司了。我們的社交產品做了PC客戶端,老闆說手機客戶端也要做,我負責iPhone應用的策劃。因此,我買了蘋果電腦,開始天天研究iOS開發。

也是這時候我開發了「夫妻寶典」,也是為了學習編程和產品策劃。因為你不懂編程的話,跟程式員就沒法溝通,假如不懂,你就不知道這個功能實現起來,是簡單還是難。開發之前,我先去App Store研究那些在榜單考前的應用都是哪些類型,發現第一名是個兩性類應用,我就做了這個「夫妻寶典」,果然火了。

我在這家公司呆到09年底,10年初。為什麽離開呢?因為我09年接觸到iOS開發,當時覺得在手機上做App肯定有很好的前景。正好,多益網路老闆老徐(徐宥箴)讓我組建他們的移動無線團隊,我就招了40多人,做了《夢幻西遊online》,這是第一款同時在電腦,iPhone上玩兒的策略網遊。然後,我們還做了《坦克部隊》等,《坦克部隊》在App Store免費榜呆了一個多月。

多益網路是家端遊公司,公司重心及主要收入來自PC網遊,我們的移動無線部門不可能給太多精力。因為每個公司都有它的基因,像多益網路這種公司呢,從長遠來看,很難在移動網際網路領域有所成就,這是它的基因決定的。然而,我當時特別看好移動網際網路,我要去一家專業的網際網路公司,這樣才能做得更好。

2011年我離開多益網路,去了廣州優樂無線。老徐那邊留了我三次,弄得我後來也很不好意思。去優樂無線之前,我說我只做三個方向的東西,遊戲、社交、電商。過去之後,就做了一個基於LBS的交友產品,就是現在的「遇見」。當時我的想法很簡單——拿出手機來,我能和這棟樓裡的MM聊,回家以後還可以跟小區裡的其他MM聊,這是件很好玩的事情。也沒有什麽陌生人社交的概念,就想做這樣一個東西。

你問我「遇見」與「陌陌」有何區別?最主要的差異是「遇見」能夠區分「高富帥」和「屌絲」,「陌陌」區別不出來。在「陌陌」裡,泡妞是一樣的,你有錢人不比我沒錢人有優勢。但在「遇見」裡,假如你有錢,並且樂意花錢,你絕對比不樂意花錢的人容易泡到妞。「遇見」會做一些機制,能夠讓美女主動找你,比如「我是焦點」榜單,你花錢沖上去,肯定有很多人騷擾你的。交友這塊,賺錢很有機會。你看「9158」、「YY」,尤其是「9158」,一年收入十幾個億。

我覺得最本質的需求,最有機會做大。但肯定不能按照網際網路的模式來做,我當時做「遇見」是這麽想的。移動網際網路是網際網路的延伸,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模式。網際網路上社交有很多做得蠻成功的,QQ,Facebook,Twitter。如果僅僅是把網際網路上的社交搬到移動網際網路上,肯定成功不了的,「QQ VS微信」你就能看出來,QQ明顯處於下風,微信是個全新的東西。張小龍幸好是騰訊的,如果張小龍變成百度或者阿里的,那騰訊也挺危險的。

「遇見」的前期,完全是我一個人在做,包括產品、技術、運營、推廣都由我管理,還單獨成立遇見網路科技有限公司。2012年,優樂無線的手機暗扣業務做不下去了,公司倒閉。他們的CEO就過來當遇見的CEO,跟我產生很多衝突,最後我選擇離開。但又沒辦法,他們是大股東。這是我的教訓,那時候我不太看重股份,以為只要做好,都能賺錢。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