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安娜:出櫃不是潮流,而是必須審慎思考的人生重大抉擇

「如果你不認定你自己,別人也不會認定你;但如果你很以自己為傲,那其他人也會開始接受你。」

「下輩子別再做女人,我們這一生苦得很。」星光二班出身的黛安娜在2014年時曾將梅艷芳的《下輩子別再做女人》重新詮釋,以另一種情感唱出身為女人心中最深處的疑問與無奈,而這首歌也讓中性打扮的黛安娜的感情生活再次引起討論。

 

同於2014年,當時31歲的黛安娜認為是時候誠實面對自己,便向父親表示自己喜歡的對象是女生,而當她與女友的戀情曝光時,她也選擇大方承認,成為台灣第一個公開出櫃的女歌手。

 

今年五月,大法官進行釋憲表示現行法令並為保障婚姻屬違憲,雖然在法律上已經跨出了第一步,但社會中仍有不少人對同性婚姻提出質疑及反彈,「大眾知道這件事情之後,喜不喜歡是他們的事情,我只需要對自己負責。」儘管出櫃後的黛安娜飽受外界眼光與批評,但她對於勇敢「面對自己」仍不感後悔,透過KNOWING專訪帶你一起走進黛安娜的世界。

 

原來這就叫做戀愛

 

小時候的黛安娜對於「喜歡」這件事其實打了一個很大的問號,她笑說自己是很奇怪的天蠍座,在某種程度上對於愛情或友情會呈現一種大愛的情況,所以當時她並不是很了解「談戀愛」或是「喜歡」是什麼意思。

 

黛安娜一開始也交過男朋友,而當時的她雖然與男友之間什麼都能聊,但她也發現兩個人的相處過程中似乎少了一點什麼,於是分手後她開始檢視到底什麼是「談戀愛」,一直到17、18歲時她交了第一個女朋友,「當我跟她對視、相處的時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就叫做戀愛,真的有差!」黛安娜說。

 

不一樣所以生活得很壓抑

 

回想自己在加拿大求學時的過程,黛安娜說她所就讀的的學校非常「白」,而且學校裡有很多會打扮的辣妹,雖然她有發現自己與其他女生想的、做的都不一樣,但她當時並沒有往性向部分去想,而也是因為與別人「不一樣」,讓她當時的生活感到十分壓抑。

 

「冷漠」是最可怕的處理

 

「冷漠就是最可怕的處理。」黛安娜表示國外學校出現校園霸凌是家常便飯,但自己的個性比較硬,所以年輕時在面對霸凌時是遇強則強,不過隨著年紀的增長,她了解到如果她也「以牙還牙」會讓她很不開心,所以她認為最好的處理方式就是「忽略」,無論對方喜不喜歡,其實不需要太在乎所有人的眼光。

 

我是一個幸運的人

 

性向這件事讓黛安娜比較擔心的是她的家庭,因為溫哥華的華人圈非常小,基本上要成為一個驕傲的同性戀不太可能發生,她談到她第一次向媽媽出櫃時的情形,黛安娜說她媽媽當時非常生氣,甚至拿著菜刀追著她跑,雖然現在回想起來很好笑,但她當下的心情其實是很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在那段迷惘的過程中,黛安娜覺得身邊有一群非常願意支持自己的朋友是相當幸運的事,「如果你不認定你自己,別人也不會認定你;但如果你很以自己為傲,那其他人也會開始接受你。」身邊的朋友們這樣告訴她,黛安娜認為是因為有了這群朋友的力量,讓她一直都過著很幸福的同志生活。

 

父母親有幾個十年可以跟你不講話?

 

對於是同志這件事,黛安娜的爸爸其實一直都很支持她,而媽媽也是慢慢接受,但因為世界上有很多父母在知道小孩是同志時的反應是跟她媽媽一樣激動的,所以她也常說「你要出櫃必須考慮家人的因素,總不能小孩自己出櫃,然後十年不跟家人講話,畢竟爸爸媽媽有幾個十年可以不跟你講話?」

 

她也進一步解釋,因為陪伴家人的時光是無價的,時光一旦消逝,過了就是過了,後悔也來不及,那不如跟家人好好相處,先不要讓這個敏感的話題不斷成為彼此的衝突,而是慢慢用時間和溝通的方式來改變他們的想法。

 

這不是潮流,而是人生重大抉擇

 

「媽媽其實擔心的是怕我被傷害。」黛安娜說很多同志在出櫃後還是會被攻擊,哪一個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走一條比較輕鬆的路?她也表示這些都是過程,每個人還是要是自己情況去決定要不要出櫃,這絕對不是一個潮流,而是一個你必須去思考的人生重大抉擇。

 

 

我只需要對自己負責

 

問到出櫃前後的差別,黛安娜說出櫃後生活沒有太大改變,但在一次機會中公開出櫃後,自己心中的大石頭其實也放下了,她說自己是一個很直接的人,很想對每件事情都老實,所以她覺得最好可以回歸到起點,讓自己面對自己的人生道路,不用擔心別人怎麼看,因為大眾知道這件事後,喜不喜歡都是他們的事,她只需要對自己負責。

 

我們必須更加堅強

 

談到對正處於內心掙扎或是不被認同的同志有什麼建議,除了要視情況選擇出櫃以外,黛安娜希望同志朋友們在各自領域能更加努力,讓外界能對於同志族群改觀,也希望大家能夠更加團結,在世俗眼光下也應該要更加堅強。

 

而對於同志父母,黛安娜也反問「難道你會因為小孩是同性戀就不愛他?」她認為每個父母都應該要更去認識自己的小孩,如果小孩是同性戀,就更應該要去了解同志圈的結構與狀態,而不是一味的反對,因為這是相當消極的做法,而且如果父母自己過不去,小孩也會更加痛苦,最後對誰都沒有好處。

 

 

 

(圖片皆為黛安娜提供)

0 則回應

【我是演員】小豆 孫可芳:好想剃平頭,想挑戰反差很大的角色 【我是演員】小豆 孫可芳:好想剃平頭,想挑戰反差很大的角色 6 天前
【我是演員】徐鈞浩:我的作品能夠給人帶來力量,就是我做這行最重要的事情! 【我是演員】徐鈞浩:我的作品能夠給人帶來力量,就是我做這行最重要的事情! 6 天前
【我是演員】徐鈞浩:對於演員來說,生活中的刺激很重要 【我是演員】徐鈞浩:對於演員來說,生活中的刺激很重要 6 天前
【立院小食堂】許毓仁:政府現在做的決策會影響一個世代 【立院小食堂】許毓仁:政府現在做的決策會影響一個世代 8 天前
【立院小食堂】許毓仁談無人車:台灣永遠在等下一台車,但我們快來不及了 【立院小食堂】許毓仁談無人車:台灣永遠在等下一台車,但我們快來不及了 8 天前
短訪神秘、低調且硬底子的台灣新興客製耳機品牌 Room Audio 短訪神秘、低調且硬底子的台灣新興客製耳機品牌 Room Audio 9 天前
【專訪】微疼:追夢不一定會成功,但我保證至少不會後悔! 【專訪】微疼:追夢不一定會成功,但我保證至少不會後悔! 9 天前
【我是演員】朱盛平:旅行本來就有很多突發狀況,會把那當成驚喜 【我是演員】朱盛平:旅行本來就有很多突發狀況,會把那當成驚喜 19 天前

熱門文章

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