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宗翰:旅途中的每個人都是一面鏡子,從他們身上也能看到自己的樣子

by Knowing
2017.08.07 09:00AM
是楊宗翰:旅途中的每個人都是一面鏡子,從他們身上也能看到自己的樣子這篇文章的首圖
首圖是楊宗翰:旅途中的每個人都是一面鏡子,從他們身上也能看到自己的樣子的第2張圖

無論你是學生或是已經在社會打滾多年,也許你很常出國旅遊,但你曾有過幾次在國外的「當地人家」中體驗生活的經驗?

他是楊宗翰,一個曾經用搭便車、睡沙發、打工換宿的方式在台灣及歐洲旅行,透過不斷與陌生人對話,漸漸認識自己的年輕人;同時他也是空屋筆記部落格、《沙發客來上課-把世界帶進教室》的作者。

楊宗翰在大學畢業後到雲林一間國中當替代役,偶然機會下邀請了外國人到學校向學生分享他們的故事,漸漸開始了沙發客來上課的計畫,退伍後便用了兩年的時間在台灣環島,並將沙發客來上課計畫拓展到全台灣,現在只要有外國旅客來台灣都可以透過該計畫到台灣的學校分享他們的故事。

「這個世界上並不存在絕對的人生或絕對的生活方式,只有你自己喜歡的或是比較適合你自己的。」楊宗翰認為社會太喜歡賦予「成功」的定義,許多人的人生目標也因而受影響,但其實沒有絕對的成功,因為每個人都有適合自己的人生。究竟「沙發衝浪」為楊宗翰帶來什麼樣的體驗?為什麼他認為認識陌生人能了解自已?透過KNOWING專訪,帶你一起進入沙發客楊宗翰的世界。

目前手邊還有進行什麼計畫?

目前就是沙發客來上課,除此之外,我自己也有經營名為「空屋筆記」的部落格,主要就是介紹我的生活方式,譬如跟大家分享「免費商店」、「搭便車」的理念及經驗,也有在關注包括環境的議題等。

當初想做「沙發客來上課」的契機是?

先前我曾到克羅埃西亞當交換學生,當時就有以沙發衝浪旅行過,因為當時接受過很多幫助,回到台灣後也希望幫助需要住宿的人,所以也有接待幾個來台灣的沙發客,後來因為當兵緣故暫時無法接待,但還是有一些沙發客詢問,我就跟他們說還是可以到學校來找我,也可以跟學校的學生們聊聊天,也是因為這樣而開啟了沙發客來上課的計畫。

是楊宗翰:旅途中的每個人都是一面鏡子,從他們身上也能看到自己的樣子的第3張圖

加上我自己在國外有了一些經驗後,我看到了這個世界、看到了原本在台灣看不到或學不到的東西,但是回到台灣也發現,周圍有很多人沒有這樣的機會,尤其是我服務的那所學校,大部分的學生並沒有機會能夠旅行或出國念書,所以希望試著用這樣的方式,讓他們也能夠有機會接觸這個世界。

決定出版《沙發客來上課》的原因是?

其中一個原因是,我自己透過沙發客來上課這樣的計畫認識了很多有趣的沙發客,而那些沙發客來學校也真的能帶給學生蠻有趣的影響,但這些外國人能影響到的學校只有去到的那個班上,其他的學生卻沒有機會,所以我記錄了這些故事,也許其他學校的老師、學生也能因此而受到影響,我希望這些正面的故事能傳遞給更多人。

另外一點,沙發客來上課計畫會邀請外國人到台灣各地的學校去,也有越來越多學校向我們詢問這個計畫,但因為每個要到學校的外國人我們都會親自先認識他們,相對就沒有那麼多人力能負擔,所以我們出了這本《沙發客來上課》,將我們的運作方式、理念以及可能遇到的問題都放進書裡,如果老師有興趣也想要做,看完這本書也可以自己去做了!

是楊宗翰:旅途中的每個人都是一面鏡子,從他們身上也能看到自己的樣子的第4張圖

那在當時沙發客來上課的整個過程中,那些學生的反應有什麼改變嗎?

我服務的那間學校裡的那些學生學習狀況並沒有很好,尤其是英文,一開始有外國人來的時候,他們很興奮卻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所以我必須要翻譯,當然我們也不是要透過這個活動讓學生英文變好,而是我認為若學生是真的想要跟那些外國人溝通,他們會比較有動力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學英文,而且那可能是他們第一次見到外國人,也是第一次在真實世界中出現「英文」的使用,不然多半的學生看到英文就只是在課本上,那其實跟生活是有脫節的。

雖然台灣學生在上課時不太會發問,有的時候是因為那些國家對他們來說太遙遠,他們不太知道要問甚麼問題,有的時候也是怕問的問題被同學恥笑,但在課堂外,當外國人不再是老師時,學生們反而會圍著那些沙發客,為了想要跟他互動(即使是要拿家裡種的番茄送他之類的),他們也就會很努力的用英文去跟外國人對話,我認為那些的互動其實是比較好的。

是楊宗翰:旅途中的每個人都是一面鏡子,從他們身上也能看到自己的樣子的第5張圖

透過沙發客的方式去旅行對你來說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對我來說,出國最大的收穫就是我發現原來每個國家都有各式各樣的人,並不是每個國家只有一個國家,或是只有一種人,這其實對我影響蠻大,不是每個法國人都很浪漫,也是有很真誠的日本人、德國也是會有愛遲到的人,就像我們台灣也有著各式各樣不一樣的人,所以漸漸地,當我在別的國家旅行,我就不會把他當成那些國家,而是以「人」為主體去認識他,不是先有一個既定的刻板印象。

沙發衝浪跟自助旅行的差別?

我認為沙發衝浪是自助旅行的一種進行方式,不一樣的地方是沙發衝浪會比較偏向以人為主體,因為在旅途中每個人都是一面鏡子,我自己本身雖然無法看到我自己,但如果我前面有一面鏡子就能看到自己,那我們在透過旅行看到各式各樣不一樣的人、他們的價值觀,就像是看到不一樣的鏡子,從他們的身上看到我們自己的樣子,透過不同的國家去了解自己,也看到台灣是怎麼樣的國家。

沙發衝浪的經驗讓你有什麼改變嗎?

我比較能用寬闊的心胸去面對各種不一樣,因為在這個世界上各式各樣的可能性都有,我也漸漸發現,這個世界上並不存在絕對的人生或絕對的生活方式,只有你自己喜歡的或是比較適合你自己的。

在當沙發客時最難忘的經驗?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第一次到克羅埃西亞住的第一個沙發主家,他也是我在那個國家認識的第一個人,我剛住到他家的時候其實有點擔心,因為他很壯又光頭,之前還是個水手,而且他脾氣不好,也幾乎沒有什麼朋友,在家的時候就是在健身。

有一天晚上,他突然跟我說有件很重要的事要跟我說,他告訴我他其實喜歡男生,然後他馬上解釋他對我並沒有興趣,叫我不要害怕,其實我當下心裡是有點感動,因為那是第一次有男生跟我坦承他喜歡男生,我過去也從來沒有想像過男生喜歡男生是可以跟人家講的,所以其實我有點開心,因為我發現他跟我講這件事只是希望我認識的那個人是他真正的自己,而不需要偽裝成別人來討好我,這也打破了我原本對他的刻板印象。

我在他家住了快兩個禮拜,期間雖然我有買東西要請他,但他都拒絕,他只希望我照顧好自己就好,所以我蠻感動一個不是很有錢的人卻願意讓我這個素昧平生的人在他家吃喝兩個禮拜,後來才知道,他之前也是受到一對夫婦的幫助,才讓他有地方住、有工作做、借他錢當生活費,而當他安定下來也想要給那對夫妻回報時,那一對夫妻卻說他們只是在有能力時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他們不需要回報,只要他們自己照顧好自己就好,他才進而開始接待外國人成為沙發主。

認為台灣沙發客和其他國家沙發客最大的不同?

就像我常講的,我找不到一個特質可以套用在台灣沙發客或是其他國家的沙發客身上,但我可以說的是,許多外國人來台灣後發現,台灣人在聽到他們這樣的旅行方式時,都會問說「啊你爸爸媽媽OK嗎?」,相對來說,我們台灣人在做什麼事的時候,都會很在乎我們的爸爸媽媽怎麼想。

那很多人也這樣問你時,你都如何回應?

我的父母其實就是一般的台灣人,他們並沒有不一樣的價值觀,雖然他們從頭到尾都沒有認同我在做的事,但他們也不會反對,而之所以這樣是因為我從小到大都不斷的在跟他們溝通。

因為大部分的台灣小孩一開始都非常聽父母的話,他們希望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但可能到了國中、高中開始有辦法自己思考的時候,我們開始發現自己想要的東西跟父母想要走的路出現了差異,所以我持續地與父母溝通,也一同討論如果我們用父母的方式會發生什麼結果。

我們走了父母希望我們走的路,如果成功了,那很好,只是會有一點小小的遺憾,但如果我們走了父母希望的路卻失敗了,我們可能就會把所有的責任怪罪在她們身上,我們不會去思考是不是因為自己不夠認真、不夠努力,其實那是一條我們自己都不想走的路,那這是你們所希望的嗎?

那如果我們走了自己想要走的路,也許我們成功了,成功了很好呀!但這也不代表父母希望我們走的路不對,我們並不是要反對他們,我們只是想要讓他們知道,其實這樣也可以;如果兩種選擇都可以成功的話,為什麼不讓孩子做自己想要做的選擇呢?因為大部分的家長很怕孩子做了自己想做的選擇,結果失敗了,那怎麼辦?

所以我就跟我父母說,如果我做了自己想要做的選擇,但是失敗了,那我就知道你是對的,我們也會很清楚我們要為自己負責,也才會認真的回過頭來反省自己,再去思考自己是不是要走父母希望我們走的那條路。我覺得你的人生不一定要永遠跑得比別人前面,不管是晚別人一年還是十年,只要最後走到自己喜歡的路,那就是好的。

是楊宗翰:旅途中的每個人都是一面鏡子,從他們身上也能看到自己的樣子的第6張圖

若想要成為沙發客,有沒有什麼建議?

放下你自己的價值觀吧!另外,沙發衝浪指的不只是去國外找住宿,對我來說,沙發衝浪主要目的是我們可以透過這樣的管道去認識各式各樣的人,如果你真的想要沙發衝浪,請認真的看每一個沙發主的自我介紹,有些台灣人會說自己遇到不好的經驗,可能是沙發主在家不穿衣服、可能完全不吃肉類等,就會讓台灣人覺得遇到不好的沙發主,但我覺得也許這不是不好,只是不適合你而已。

對於台灣在語言上的教育有什麼看法?

我自己覺得「放棄標準答案」很重要,現在大部分的學生會覺得如果英文沒有講出「完整」、「正確」的文法句子,外國人就會聽不懂,我們都在擔心句子中的S有沒有加、這個e要不要去掉,雖然這些東西很重要,但不一定真的會影響彼此的溝通,我覺得不需要要求剛學英文的學生就要完全釐清這些文法的問題,應該是以對方聽得懂為優先,再慢慢練習講流利,而不是要到了能講流利時才開始跟對方溝通。

下一步計畫是什麼?

其實「沙發客來上課」計畫已經漸漸地在成長,現在在台灣每個縣市都有合作的學校,外國人來台灣就可以到那些學校分享,而過去三年以來我們都在邀請外國人來我們學校,我覺得現在應該也是時候換我變成外國人去到國外跟別人分享故事、介紹台灣,所以接下來我會出國大概一年的時間,去看看歐洲跟亞洲,也去拜訪那邊的學生。

(首圖來源為「沙發客來上課」團隊提供、內文圖片為時報出版提供)

0 則回應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