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尾理論」發明者克里斯.安德森說明新跳蚤時代

by atticus
2013.10.25 04:40PM
3807
是悟空有龍珠雷達 你也得配個 Finder for Airpods App這篇文章的首圖

/撰文/ 賴筱凡

編註:Chris Anderson 即將於下個月來台演講,感謝《今周刊》授權轉引本文,說明3D列印到底為這個世界帶來什麼新革命,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今周刊網站了解進一步詳情

「歐美國家的機會來了,這是一個舊時代的結束,一個新時代的開啟。」二○一二年末,一位科技趨勢大師的最新觀察,他預言第三次工業革命來臨,一場顛覆全世界工業的大變化,正要發酵。

 
他,有著高大身材,說話時習慣把手撐在鼻梁上,不說話時板著臉,神情嚴肅;然而,這位卻是被《時代》(Time)雜誌評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一百位思想家」,更是《長尾理論》、《免費!》兩大趨勢書籍的作者,他是《連線》(Wired)雜誌前總編輯、現任3D Robotics執行長--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
 
過去十年,改變世界的人很多,如在車庫寫下全球科技新頁的蘋果電腦創辦人賈伯斯(Steve Jobs),他用一支iPhone顛覆了全球人類的生活;也有如Google兩位創辦人佩吉(Larry Page)與布林(Sergey Brin),提供如Gmail免費開放的服務,開啟了我們對網路的不同認識。

 
但安德森改變世界的方式很不一樣,他不靠實際產品,也不是虛擬服務,他靠的是思想。就像《時代》雜誌寫下的文字:全球最有影響力的百大思想家,他們靠才智、影響力與發現,讓世界運轉的方式不同,安德森就是其中之一。
 
○四年,「長尾理論」讓安德森聞名全球,隨後台灣熱賣超過十萬本、被翻譯成十一種語言發行的《長尾理論》一書,則是他影響力最直接的實證。然而,安德森的影響力不僅於此,「長尾理論」走進商學院的教科書,躍上企業經營的重要策略,改變無數人對世界的想像,這才是思想家的威力。
 
然而,八年後,安德森再提新理論,一個將讓全世界工業重新洗牌的大革命;這次,他不再甘於作為一個改變人類想法的思想家,他要親自體驗這波新趨勢的威力。到底安德森看到了什麼?

 


預言革命,要親手實踐

辭掉工作  埋首小鐵皮工廠研發飛行器
 
為了一探安德森的最新論點,《今周刊》記者飛到美國舊金山,親自走訪安德森辦公室。這個讓他寧願辭掉十年工作也要親身投入的趨勢,究竟是什麼?
 
七月三日早上,美國舊金山東灣,3D Robotics辦公室。
 
美國國慶的前一天,加州陽光耀眼,距離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十分鐘車程、一家白色鐵皮簡易工廠,被太陽曬得發亮。工廠外,沒有顯眼招牌,靠著簡潔的門牌號碼標明位置,才能確定這是安德森的辦公室所在。
 
工廠裡,除了機器手臂運作發出的聲響,一片寧靜。若不是桌上擺著、牆上掛著隨處可見的飛行器與遙控飛機,我們大概無法肯定這就是安德森親身投入的新公司,因為唯一能證明的,也只有那高掛在上頭、僅有的一張布條,寫著:「3D Robotics」。
 
你可能難以想像,一位被稱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百大人士,他預見的新革命,就在這裡誕生。儘管如此,這都無礙於他對趨勢的觀察,「對我來說,我生活在舊金山,這裡就是無限創新的開始。」
 
在英國倫敦出生、卻在美國長大的安德森,年輕時,也擁有過自己的一段「車庫時光」。賈伯斯在車庫裡研發組裝桌上型電腦;而安德森則是與外公在工作室裡敲敲打打。十多歲的他,暑假都是在車床、鐵屑、軸承、活塞桿裡打滾度過。
 

曾經叛逆,卻難忘科技
組搖滾樂團圓夢  重回網路尋找新世界

 
安德森的外公是花園自動灑水器的發明人,在空間不算大的車庫裡,就是安德森外公的工作室,他在這裡開發了許多設計,如瓦斯爐計時器、錄音機等,專利申請紀錄上都留下了他的名字,唯一上市的,只有花園自動灑水器。但安德森外公仍是啟發他對「製造」物品的關鍵,那時,安德森只是個十來歲的小孩。
 
爾後隨著電腦世代來臨,蘋果二號從車庫走向市場,安德森的玩具也從那些敲敲打打的金屬零組件,換成了電腦。那是個龐克搖滾主導全國潮流的年代,他與一般的美國年輕人沒有兩樣,也都懷抱著玩音樂、組團成名的夢想。那些年,他在車庫裡玩的東西,從車床、金屬零組件,換成了電吉他。
 
安德森曾自己動手錄黑膠唱片、做小眾雜誌,那個世代年輕人做的事,他都做過。甚至為了追求自己的音樂夢而中斷學業,前進紐約等城市巡迴演出,就為彰顯自己的獨立性格。
 
真正讓安德森重回科技懷抱的,是他在洛斯阿拉莫斯(Los Alamos)國家實驗室的一份工作。那是以開發出第一顆原子彈而聞名的實驗室,三分之一的技術人員是物理學家,而在大學主修物理的安德森會來到這裡,似乎也就不那麼意外。
 
只是,不安分如安德森,即使他在二十五歲又回到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重拾書本,但優異的課業成績始終不是他的目標。來到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的他,比起研發核子武器,實驗室裡的網路更讓他感到興奮。
 
的確,在網路剛萌芽的時候,即使是美國,也僅僅國家級實驗室擁有這些設備,而成功預言網路國家誕生的科技大師凱文.凱利(Kevin Kelly),最早接觸到網路,也是在大學實驗室裡。

 


自行創業,找高中生合夥
二十人員工  創造五百萬美元年營業額

 
不到二十坪的工廠,這就是安德森親身體驗新一波革命的溫室。故事得從一個周末說起,那時安德森還是《連線》(Wired)雜誌的總編輯,「我們收到兩盒產品試用,一個是樂高機器人組,另一則是無線電遙控飛機。我都計畫好了,周六先玩樂高,周日玩飛機。」
 
對於擁有五個小孩的安德森來說,他樂於帶著小孩一起動手做;只是安德森沒預料到的是,玩具組好了,孩子玩不到五分鐘就失去了興趣。安德森不解,為什麼這些產品吸引不了小孩?看看這些玩具裡的配備,加速器、電子陀螺儀、無線GPS感測器、藍牙功能,都是最高科技的零件。「為什麼我不把這兩樣產品結合?那就是一架會自動導航的飛機!」
 
為了組裝一架自動導航的遙控飛機,安德森曾自己動手焊電路板,還用3D印表機、雷射切割機生產所需的零件,安德森陷入無人飛機的製造漩渦裡,無法自拔。○九年,他與一位在網路上認識的同好,決定一起合夥創業,成立3D Robotics;而這位合夥人只有十九歲,他是穆紐茲(Jordi Munoz),一位剛搬到洛杉磯的墨西哥高中生。
 
安德森與穆紐茲認識的過程,在二十年前,或許不可思議,但在社群網路發達的今日,卻不意外。為了研究自動導航遙控飛機,安德森成立一個社群網站,吸引同好一起討論,穆紐茲就是其一。
 
「他沒有學過飛機相關課程,可是他會Google;即使他的英文不怎麼流利、學校成績不怎麼好,但他在Google上學到所有組裝無人飛機的技術。」安德森知道,這一切聽來很傳奇,卻真實地發生。
 
一位科技雜誌的總編輯,遇上一位高中生,他們沒有太多資本、也沒有龐大的工廠生產線,甚至那些無人飛機的零件裝箱,還是在安德森家的餐桌進行;但他們創立了一家新公司,叫3D Robotics,主要銷售無人飛機的零組件,讓對組裝無人飛機有興趣的同好,一起開發設計。
 
成立三年以來,即使他們的員工只有二十人,有些零組件靠著3D印表機、雷射切割機與數控工具機(CNC ),就能自己製造,網路上買得到的零組件,就在網路購買,第一年,3D Robotics的營收是二十五萬美元,去年則已有五百萬美元。
 
「設計,從網路來;零組件製造,從網路來;訂單,也從網路來。」安德森說,在他的創業歷史裡,這是最傳奇的一次。
 
3fe07b239d1fd6f6a938573d4e80ce81
 
 
跳蚤崛起,靠3D列印
大量製造時代不再  小量創新產品勝出
 
於是,安德森回頭思索,是什麼要素改變,讓3D Robotics創業成功?他發現,「過去我們習以為常的大量製造商業模式,已經不適用。這是一個全新的時代,一場全新的工業革命。」
 
安德森用自己外公的故事當例子,「如果我外公生活在今天,他只要將自動灑水器的設計上傳到網路,找尋願意為這個設計出錢的人,在網路上購買需要的零件、組裝,一切都會不一樣。」安德森說,第二次工業革命的大量製造,奠定了大企業的獲利基礎,也拉高了創業門檻。
 
試想,安德森外公當時如果要賣他自己研發的灑水器,他得先有一筆錢,租或買一塊土地蓋工廠,買設備、建生產線,還得先有周轉金買原料;投入生產後,還得帶著產品到各通路推銷,最後賣出去才獲得利潤。所以,缺乏大資本的安德森外公,只能將自動灑水器賣給具有大量製造實力的穆迪公司,而他領到的是數十萬美元的專利費,直至專利到期為止。
 
但在安德森這個世代,遊戲規則截然不同。安德森只是在網路社群上分享他的「作品」,最後卻吸引了大筆訂單,要向他買無人飛機的零組件。「3D列印、雷射切割與CNC機台,絕對扮演關鍵角色。」安德森指著擺在工廠一角的機器,約一個五十公分高的紙箱大小,木製的框架,這就是他的3D印表機。
 
「以前,企業為了要大量製造,必須把工廠搬到中國,因為那裡的勞工最便宜,得以將生產成本降低、再降低。」安德森觀察,在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時代裡,人們不再追求大量製造,他們更專注於開發新產品,「所以,製造數量以『十億』計的產品,變成了數以『百萬』計。」
 
 
開放創新,不只在軟體
只要有好點子  就能在網路揪團生產商品
 
產品生命週期變得越來越短,從智慧型手機的演變史就可以見到端倪。過去,一年推出一支熱銷的智慧型手機,就可以讓一家手機廠口袋賺飽,蘋果、三星都是如此;如今,一年單靠一支智慧型手機,已無法支撐一家手機廠的營運。
 
在個人化旗幟高掛的時代裡,設計、製造、通路都將是零成本。「你只要有一個好點子,或者你可以請大家在網路上一起幫你設計研發,就能擁有一個好產品。」在安德森看來,「開放創新」不會是只存在軟體,硬體也將走向開放創新。
 
「Android的成功,就是開放創新威力的最好證明。」打從○八年Google喊出開放創新口號後,Android成為開放的領頭羊,與封閉代表的蘋果iOS對壘。五年過去,Android手機出貨量超越iOS手機,開放創新成了主力。「開放創新的成功,不會只限於軟體,硬體也可以開放創新。」
 
3D Robotics的產品設計,不是來自於安德森自己,而是所有網友的貢獻,所有的人都能使用這些設計。「過去,一個新產品能否被市場接受,從設計、製造,到銷售才能見真章;可是第三次工業革命就不同了,在開放創新的趨勢下,大家一起設計出來的產品,起跑點就建立在大家都想要這項產品。」安德森說。
 
或許你會問,在這樣的潮流下,中國「世界工廠」的地位會動搖嗎?答案是肯定的。安德森起身,帶我們走到隔壁工廠,偌大的機器手臂不停地運作著,這是一間家具工廠,客群是在數十公里外的矽谷公司,設計團隊就在一牆之隔的辦公室。
 
 
中國製造,將不再獨霸
新一代商品不拚低價  而是消費者最想要
 
「如果你要生產的是最便宜家具,毫無疑問的,你該把工廠設在中國;可是第三次工業革命,我們生產的是有價值的產品,它可能不是價格最低,卻是客戶最想要的產品。」安德森說,在全球化的概念下,地球是平的,讓美國設計、中國製造變成可能,「可是,因為時間差、語言造成的溝通成本高得嚇人。」
 
安德森舉例,工廠設在中國的家具公司,每變更一次設計,需要三個月;現在,卻只要三個小時。「在第三次工業革命影響下,每家公司會選擇距離客戶越近越好,產品的生命週期很短,他們必須縮短time to market(上市)的時程。」
 
因此,中國「世界工廠」地位不再獨霸,到中國設廠不再是成功的唯一途徑,就連大企業習以為常的大量製造、降低成本、大舉獲利的商業模式,也都將重新洗牌,供應鏈的價值分配也將重新定義。
 
過去第二次工業革命的時代,將靠著大量製造而致富的企業比喻成大象,IBM、鴻海都是這個時代下的產物;那麼,在第三次工業革命裡,零成本的創業架構下,能成功寫下新一頁傳奇的,是跳蚤。就像英國管理大師韓第(Charles Handy)所提出的大象與跳蚤的對照,說的正是大企業與小企業主。
 
在第三次工業革命號角響起後,大象是否會被取代?安德森頓了一下,緩緩說出:「這些跳蚤一時半刻還不能取代大象;但隨著跳蚤越來越多,分食的餅越來越大,大象獨霸的時代也將畫下句點。」
 
這是一個安德森用親身案例體驗的革命,一個讓全球工業版圖都將重寫的趨勢,默默在美國發酵;舊金山是這場革命的起跑點,隨著3D列印與雷射切割技術席捲全球,即將遍地開花的第三次工業革命,才正要開始。
 
b2b0bd1a635f27c37a3ec1c2cf21fa57
 
 
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
出生:1961年
現職:3D Robotics 執行長
經歷:美國《連線》(Wired)雜誌總編輯、《經濟學人》雜誌記者
學歷: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
 
大事紀
1961年 倫敦出生
1986年 重返校園,主修物理
2001年 擔任《連線》雜誌總編輯
2004年 提出「長尾理論」,引發討論
2009年 提出「免費」理論並出書,宣告「天下有白吃的午餐」時代來臨,形塑新的經濟模型
2012年 推出第三本著作《自造者時代》,揭示第三次工業革命來臨


125cd8ecf54a743d03d254778c553346

Chris Anderson 即將於 11 月來台演講,對網路趨勢和3D列印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今周刊網站看進一步詳情

回應 0
新品資訊
原來專業的便攜式熱感應儀真不便宜
Twelve
12 天前
新奇搞笑
戴上LED燈的帽子就可以養髮
Twelve
25 天前

熱門文章

最新消息

本日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