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 AMD 規劃 Zen 架構的 Jim Keller 曾在 4 月份抱怨 AMD 砍掉 Arm 產品規劃是錯誤的決策

2022.06.24 01:46PM
照片中提到了AMD、Enabling today.、Inspiring tomorrow.,跟Advanced Micro Devices公司有關,包含了AMD公司、中央處理器、雷岑、Radeon

雖然 Jim Keller 已經於 2016 年再次離開 AMD ,然而由他在 AMD 期間一手策畫 K7 、 K8 架構 ,乃至使 AMD 重返榮耀的 Zen 架構,都是幫 AMD 在 CPU 揚眉吐氣的架構; Jim Keller 曾在 4 月的一次線上會議活動指稱 AMD 砍掉 Arm 架構產品規劃是愚蠢的決策,雖然這是在 4 月份發表的談話,不過可能佔當時探討的篇幅不大,直到最近有媒體認真聽完後才曝光。

在當時 Jim Keller 指稱協助 AMD 規劃 Zen 3 架構是, Jim Keller 發現新一代的 Arm 架構與 x86 越來越接近,只要加入指令解碼器即可使兩個架構相容,當時 Jim Keller 與團隊有意打造一台 Arm 架構的系統,不過最後計畫被 AMD 取消導致無疾而終。 Jim Keller 指的即是 AMD 曾在 2015 年財報會議提出的 AMD K12 處理器,除了 K12 處理器以外, AMD 原定還將在 2016 年推出、針對資料中心推出 Arm 架構處理器 Opteron A1100 也同樣胎死腹中。

照片中提到了8、Cortex-A57 Cores、AMD,跟Advanced Micro Devices公司有關,包含了AMD 皓龍系列 a1100、皓龍、中央處理器、ARM Cortex-A57

▲原本鎖定資料中心規劃的 Arm 架構產品 Opteron A1100 最後也胎死腹中

但畢竟 AMD 目前正在勢頭上,已非 Jim Keller 離開時的軟弱又無力, AMD 財務長也曾在 2021 年 9 月聲稱如果市場有需求, AMD 也不排除推出 Arm 架構產品,表示市場需求最終是影響公司決策的關鍵。

不過從 AMD 的市場狀況,當時 AMD 正處於公司改革時期,或許 AMD 當時比起多元發展更希望聚焦在 Zen 架構上,希望能將資源集中在擁有較多掌控權且較熟悉的 x86 領域;單純就結果來看,近日 AMD 也確實以 Zen 架構在伺服器、資料中心獲得不錯的成果,但從大環境來看,包括微軟 Azure 、亞馬遜 AWS 或騰訊等,也紛紛導入 Arm 架構處理器,而 NVIDIA 則希冀透過 Arm CPU 架構的 Grace CPU 使其能與同時握有 CPU 與加速器的 AMD 與 Intel 競爭。

資料來源

0 則回應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