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科技:回顧消失在歷史洪流的Intel旗艦處理器Itanium(下)

2018.07.26 09:39PM
2333

前情提要:「硬科技:回顧消失在歷史洪流的Intel旗艦處理器Itanium(中)」1994年Intel與HP合作啟動IA-64指令集與Itanium處理器專案時,那時候HP的處理器研發團隊尚未移籍到Intel,為了保護HP的商業機密,Intel特別建立「防火牆」隔離x86與IA-64的研發人員,妨礙了內部的技術交流,IA-64團隊難以汲取現有x86專案的數據和經驗,加重了研發工作的困難度,替由Santa Clara總部操刀的第一代Itanium「Merced」大延期,埋下了災難的種子。

更糟糕的是,肖想進攻高階伺服器市場的Intel高層,目標在1999年就讓IA-64逐步取代x86,下令「x86研發團隊不准提到『伺服器』這個字」,雞蛋完全放在同一個籃子內,而Pentium Pro研發末期,被內部提案的64位元x86計畫「Yamhill」,就更是天大的「政治不正確」。

畢竟IA-64是全新的指令集架構,在尚未累積足夠的原生軟體資源前,也須仰賴現有x86的軟體生態圈,維持具有效能競爭優勢的x86執行效能,勢在必行,也因此,第一代Itanium有將近30%的核心面積(排除快取記憶體和系統匯流排界面),用來實作「理論上效能近似同時脈Pentium」的x86硬體執行單元。

Intel原先的如意算盤是,在1998年上市第一代時脈600MHz的Itanium,可提供相當同期400MHz Pentium II的x86執行效能,再慢慢的無縫接軌,從伺服器、工作站、桌機甚至筆電,一步一步的轉移到「放眼未來二十五年」的最先進指令集架構。

AMD K7半路殺出加速1GHz時脈競賽

但Intel萬萬沒算到,AMD「x86世界的Alpha 21264」K7微架構強大的競爭優勢,讓Intel毫無擠牙膏的餘裕,加速了x86處理器的1GHz時脈競賽,加上Itanium一再延宕,當拖到2001年才勉強「風光上市」時,耗費一堆時間搞定的x86硬體相容性,只讓800MHz的初代Itanium實際上僅具備「介於Pentium 75到200」的水準,更罔論對後繼新增x86指令的支援性,毫無實用價值,欠缺足以推動市場發展的IA-64原生應用程式,更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Intel內部亦不乏有識之士,以「如果新指令集放眼未來25年,那多出1到2年的驗證期,絕對是值得的」,力勸不要發售第一代Itanium,將其轉為研究案,等到舊有HP團隊負責的第二代產品再上市,但被「我們不能研發不能銷售的產品」為由打回票,「Itanic」號觀光郵輪一頭撞上冰山,史詩級的災難就此發生,市場分析機構樂觀預期的伺服器銷售金額,也逐年穩定下修,從350億一路砍到不到35億美元,征服RISC伺服器和CISC大型主機市場的偉業,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到了2002年Itanium II「McKinley」出現、HP PA-RISC和Alpha處理器的軟體陸續移植過去後,IA-64才展現應有的價值,但傷害已經造成,況且隔年AMD的Opteron挾來自微軟的暗助,開始四處攻城掠地,逼迫Intel跟進64位元x86,打亂NetBurst的布局,IA-64的前景也蒙上了厚厚一層不詳的陰影。

後來Intel是到了雙核心Itanium II「Montecito」才放棄吃力不討好的x86硬體相容手段,改用IA-32EL(IA-32 Execution Layer)二進位執行檔轉換器,成本更低,效果更好。

除此之外,早該在2001年就成立的Itanium解決方案聯盟,不僅透過Transitive的QuickTransit二進位執行檔轉換軟體,讓SGI將MIPS移轉到IA-64,更企圖「相容」SPARC,狂吃Sun和Fujitsu的豆腐。

Intel宣稱在2008年,Itanium的x86效能會超越同時期最高階的Xeon,IA-64與x86也會共用系統平台架構(原名CSI的QPI為此而生)。但已經沒有兌現這張支票的機會了,因為軟體廠商陸續跳船,讓Intel不得不重回全力發展x86的老路。

徹底毀滅Itanium的一刀

首先,微軟在2005年先配合HP停止Itanium工作站用的Windows Workstation,更在2010年宣佈「快速發展的x86伺服器,同樣也可以做到高階伺服器所需的延展性與穩定性,因此停止發展Itanium版本作業系統與應用程式」原本Itanium濃厚的HP色彩就是推廣IA-64的最大心理障礙,微軟這一刀,這等於是徹底毀滅了Itanium往中低階企業應用市場發展的一切可能,也讓Itanium淪為HP Unix系統專用的處理器。

無獨有偶,企業資料庫與ERP系統的老大Oracle,因併購Sun而取得Solaris作業系統與搭載UltraSPARC處理器的伺服器,想仿照IBM專注於自家的軟硬體整合解決方案,在2011年片面決定停止旗下軟體產品繼續支援採用Itanium處理器的伺服器,HP批評Oracle此舉形同宣布採用Itanium處理器的伺服器面臨遭淘汰命運,引爆HP和Oracle之間的法律紛爭。

這訴訟拖到2016年,加州Santa Clara(碰巧就是Intel總部所在地) 高等法院才判決Oracle要賠償30億美元,但Itanium早已時不我予,軟體生態圈更早就土崩瓦解。拜虛擬化技術成熟普及之所賜,x86平台的可靠度亦非昔日吳下阿蒙,2015年HP發表x86版本的SuperDome,象徵Itanium即將退出歷史的舞台。

行文至此,僅為Itanic號撞上冰山的一角,關於IA-64指令集和Itanium處理器的往事,其實有太多的點點滴滴,再多的千言萬語亦述說不盡。

2006年Intel總算推出延期半年(還被外界揶揄害SGI破產)、但各方面都有強大競爭力的雙核心Itanium時,坊間還以為Intel貨真價實的「旗艦」,終於爬出了隧道的盡頭,但萬萬沒想到的是,後面就再也沒有可以繼續走下去的旅途了,時過境遷,令人不勝唏噓。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也許Intel和HP高層會悔不當初,寧願繼續發展已經有現成FX32! x86轉譯器又有原生Windows NT、連Intel自己都承認「比我們擁有的任何東西都來得好」的Alpha,但歷史沒有如果。所謂「天才造成的災難是天災」,Itanium的災難,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

資料來源

回應 1

1 則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