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科技:科科應該要知道的Apple M1盲點 續篇

2020.12.16 06:30PM
照片中提到了Macs with、Apple Silicon、Desktops,包含了蘋果矽、2020蘋果全球開發者大會、蘋果移動應用處理器、蘋果、蘋果機

天底下任何事物都有其邏輯的極限,當然,Apple的產品也是。當採用M1處理器做為心臟的新款Mac陸續送到消費者的手上,透過常識即可預料的疑難雜症,就紛紛一個一個出籠了,甚至讓一堆人興奮到失去理智、知識和常識的「跑分」,現在看來也不是那麼厲害了。以一位做為替癮科技的科科們寫了100多篇科科文的作者立場,沒人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也沒人蓋棺論定Apple未來能做到什麼程度,但好好的理解當下的狀況和現實,並不需要多天才的腦袋。

在這之前,筆者不厭其煩的再說一次:所謂「Apple神蹟」,說穿了就是其封閉生態系商業模式,可以讓他們集中「最充沛的資源」把「最簡單的事情」做到「最完美的程度」,每年2.5億的手機平板出貨量,讓Apple有本錢帶頭使用台積電最新的製程,而純64位元軟體生態系,更讓他們設計處理器微架構時,更毫無後顧之憂。某位之前負責Apple歐洲業務的法國人Jean-Louis Gassée說過的「創新來自市場,而非產品」其實講的就是這件事情。但即使如此,Apple在M1的表現,實際上還是一堆不如人意之處。

建議科科再次複習一下筆者近期的幾篇科科文。如果覺得無聊,也可以「瞻仰」一下底下的留言,彷彿徜徉在平行時空,對放空腦袋很有幫助。筆者原本打算花點時間談談P.A Semi這間構成Apple晶片研發團隊骨幹的公司、他們的歷史、幹過的好事和為什麼如此這麼厲害,現在看來也沒有必要浪費時間了。

硬科技:科科應該要知道的Apple M1盲點
硬科技:科科需要知道的Apple M1的可能性(上) 過去篇
硬科技:科科需要知道的Apple M1的可能性(中) 現在篇
硬科技:科科需要知道的Apple M1的可能性(下) 未來篇

首先,「Rosetta 2跑得不順、甚至無法安裝應用程式」、「印表機等週邊驅動程式無法正常運作」、「電池續航力遠不如官方宣稱的那麼持久」等等,一點都不讓人感到意外。講白了,除非你只用Apple自家的軟體,或著只需要瀏覽器就可搞定一切的工作 (反而長期靠著Google服務和Office 365搞定大半個人事務的筆者,似乎還比較有這個本錢),或許只是為了追求精神上的勝利 (如坐在咖啡廳裝文青,跑來只為了跑CineBench R23讓自己爽),否則當下並不是入手新版Mac的好時機。

想購入新 M1 處理器的 Mac?最好再等等 (已取得原作者同意轉載)

其次,Rosetta 2不對應AVX、AVX2和AVX-512,看似減輕了Apple開發人員的負擔,但碰到用到SSE系列指令集 (SSE已取代x87的地位) 的x86應用程式,從x86的SSE轉譯成ARM的NEON,看來還是很麻煩的事情,這也充分反應在慘烈異常的4K HEVC轉檔效率上。畢竟這票SIMD指令集也並非可一對一「等價交換 (筆者就真的完全不知道AVX-512和SVE到底該怎麼互換)」,盡速將應用程式移植成原生ARM版本才是正本清源之道。但還是回到前一個問題:這絕對需要好一段時間才能搞定,絕非一朝一夕之功。

硬科技:淺談x86的SIMD指令擴張史(上):MMX到SSE
硬科技:淺談x86的SIMD指令擴張史(中):SSE2到SSE4
硬科技:淺談x86的SIMD指令擴張史(下):AVX到AVX-512

然後筆者也得烏鴉嘴一下,假若科科會重度使用Rosetta 2,建議記憶體容量越高越好,天知道日後Apple為了提高Rosetta 2的效能表現,用來暫存二進位轉譯成果的快取,究竟會吃掉多少空間。至於先前講過的「解決Adobe和微軟Office即可解決80%的蘋果園生態圈需求」,看來筆者又要抱持保留的態度了。

最後,前陣子讓無數人「高潮到失神」的M1跑分,特別是同時跨Windows MacOS雙平台、懶人超級愛用的CineBench,那個比肩Intel和AMD的單執行緒表現,也開始掉漆了:因為Intel和AMD都沒有啟動同時多執行緒 (SMT),等於變相封印了20-30%的效率,所以只要「解除封印」,M1照樣被x86雙雄甩開,這測試還沒把AMD Zen 3拉進來,結果就是讓Intel Tiger Lake-U的Willow Cove核心繼續一枝獨秀

坦白講,你們是第一次看過用過CineBench嗎?會不知道測試項目極度有限的CineBench很難測出單一SMT核心的真正能耐嗎?很不幸的是,諸多「興奮到模糊」的媒體,也通通忘掉這件事了。

說到這個,M1不是內部執行單元很寬嗎?幹嘛也不像當年IBM Power5一樣,一加掛SMT一口氣效能一飛沖天嗎?問題是「M1和A14共用核心微架構」啊,誰會在需要對電力效益斤斤計較的手機處理器導入SMT?這裡還不提SMT會激增產品設計的驗證難度這件事,要不然AMD的Zen微架構有什麼理由會拖這麼多年才問世?還吃飽太閒去弄個叢集多執行緒?

硬科技:AMD同時多執行緒SMT4是什麼?圖解CPU各種核心與執行緒關係

總之,大概就是這樣,之後應該還會出現更多讓人想要科科笑的事件。硬體平台轉換本來就是「動搖國本」的大事,時下Apple要轉移的軟體生態系統規模,更非2005年的昔日吳下阿蒙 (雖然Mac的個人電腦市占率還是維持7%上下,不是文青咖啡廳近100%),筆者也很納悶到底某些果粉是哪來的「勇氣」,相信這次可「無痛轉型」?該不會是梁靜茹借給你們的嗎?

在入手沒多久的Filco FKBC104M/CFB2鍵盤 (住處和辦公室同時個別佈署1把) 上敲字至此,筆者又不能不提起「生態封閉性這檔事,哪是硬體廠商就能單獨決定」的基本常識了。

先不講Intel完全對微軟等軟體廠商根本毫無約束力,光看在世界各地一堆老舊程式還在跑的份上(尤其是嵌入式工控),別說「捨棄32位元指令」,你連8086時代的遺產都丟不掉好不好?Intel這麼厲害,那為何會被微軟硬逼著相容AMD的x86-64,而不是強推自家的Yamhill?更何況Intel真的這樣幹,爽到的也只會是AMD,他們巴不得Intel自廢武功、雙手奉上x86處理器市場的霸權,難道Itanium的失敗教訓還不夠嗎?

啊,這些果粉可能連Itanium處理器和IA-64指令集是什麼都不知道吧?唉。

回顧消失在歷史洪流的Intel旗艦處理器Itanium(上)
回顧消失在歷史洪流的Intel旗艦處理器Itanium(中)
回顧消失在歷史洪流的Intel旗艦處理器Itanium(下)
硬科技:為何Intel的競爭者都要如此辛苦
硬科技:為何Intel的競爭者還是如此辛苦?
 

8 則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