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科技:簡報王與他們的產地:Intel Larrabee篇

2020.04.29 05:24PM
800
照片中提到了Audio CONN、BSI、BSI,包含了at敦、顯示裝置、角度、字形、線

簡報時代背景:受到AMD在2005年高喊「x86 Everywhere」的鼓舞,加上Intel決心集中資源打垮AMD,促成了Intel內「x86義和團」的雄起,且「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三太子上身。

Intel一手創造了AMD K5總工程師Mike Johnson口中「毫無道理可循」的x86指令集,而他們在2005年內部凝聚共識,決定將資源集中在x86處理器,造就了「x86義和團」的崛起,也催生了眾多讓人摸不著頭緒的產品發展計畫。

說到產品時程,像Intel如此巨大的跨國企業,是很難完全隱藏所有祕密的,光從申請的專利權,就可被有心人挖出一堆蛛絲馬跡。當年Sony PlayStation 3的心臟Cell處理器,也是被人從專利文件考察出硬體架構、設計理念、與「單晶片1T理論浮點運算量」的可能性,唯一的差別在於PS3用的量產品,規模只剩下四分之一,用來作SIMD浮點運算的8個SPE(Synergistic Processing Unit)單元,還因為良率考量少了1個,剩下7個。

照片中提到了101、Cell Cell CellCell、Cell Cell Cell Cell,包含了畫畫、畫畫、產品設計、/ m / 02csf、線

各位科科或許多少知悉Intel Inside的原子小金剛Atom,從2008年開始,進軍多個不同應用領域的「豐功偉業」,但Xeon Phi的技術源流:使用大量小型x86處理器核心打造而來的「顯示卡」Larrabee就少人知曉了。

Intel在2006年某場學術研討會的簡報,意外透露了2個未來x86處理器架構的概要:24個時脈2.5GHz循序指令執行核心的Larrabee,與希伯來文原意是「砂橋」的Gesher,也就是後來由Intel以色列海法團隊操刀的Sandy Bridge,更流出了前名為CSI(Common System Interface)的QPI(QuickPath Interconnect)匯流排。

照片中提到了Larrabee vs Gesher key parameters、Parameter、Larrabee,包含了英特爾沙橋、顯卡、珊迪大橋、x86、英特爾

但最刺激的內容,莫過於該份簡報內,某張具備動畫效果的頁面,出現了1張「x86處理器架構的顯示卡」,顯示卡該有的外觀特徵,如GDDR記憶體、外接電源、音訊輸入、視訊輸出,通通萬事皆備。

三太子上身的Intel,在2007年的北京IDF(Intel Developer Forum),正式公開Larrabee,還嗆聲「繪圖核心在2到3年內就會消失」,好不威武,讓人緬懷昔日義和團的榮光,只不過當時是「扶清滅洋」,現在是「扶x86滅GPU」。

照片中提到了LARRABEE – TERA-SCALE、SOLUTION、In Order,跟英特爾有關,包含了介紹、顯卡、拉拉比、x86

在2008年的HotChips 20,Intel進一步透露Larrabee的技術細節。

早在2006年11月,NVIDIA就推出了支援微軟DirectX 10統合式著色器架構(Unified Shader Model)的G80,別說2008年,對於引用資料來源的2007年來說,這頁也是過期資訊,後知後覺,真的很不專業,但「起乩」的x86義和團恐怕那管的了這麼多,說服世人相信x86足以征服世界就夠了。

照片中提到了Graphics Processor History、Input Data、Input Data,跟英特爾有關,包含了GraphitKropfmühl、網頁、3D計算機圖形、電腦動畫、管道

在x86義和團的眼中,Larrabee就是「CPU的可編程彈性」與「GPU的高度平行化」的黃金交叉,溢出一股濃濃的「標準零組件」兼顧「高效能表現」的味道。

照片中提到了Architecture Convergence、Multi-threading、Multi-core,跟英特爾有關,包含了網頁、至強皮、x86、至強

如果沒有Intel的圖示,筆者還差點以為看到Sun在2005年發表UltraSparc T1「Niagara」的內容,都是「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的偉大論述。

照片中提到了Cores for Throughput Tasks、Design experiment: not a real 10-core chip!、# CPU cores,跟英特爾有關,包含了文獻、隨著時間的推移、工作時間、會計、Arbeidsmiljøloven

針對繪圖應用,除了材質處理和影像界面,Larrabee幾乎沒有配置硬體功能單元,連三角形繪製(Rasterization)都是x86處理器核心跑軟體搞定。

照片中提到了Larrabee Block Diagram、Multi-Threaded、Wide SIMD,跟英特爾有關,包含了軟件、顯卡、至強皮、中央處理器、AMD FireStream

Larrabee的x86處理器核心源自於古老的Pentium,但追加了四執行緒架構,與額外的512位元SIMD處理單元。

照片中提到了Larrabee core recap、Larrabee based on x86 ISA、Instruction Decode,跟英特爾有關,包含了點、數碼展示廣告、字形、牌、在線廣告

Larrabee的新指令集稱為LNI(Larrabee New Instructions),總計約100個性質近似向量電腦的新指令、32個512位元寬資料暫存器、與8個16位元遮罩(Mask)暫存器。

照片中提到了16 wide SIMD – SOA vs AOS、12 (x,y,z) positions on 16 wide SIMD takes three iterations to process、Array of Structures,跟英特爾有關,包含了soa aos gpu、圖形處理單元、天空湖、珊迪大橋

純軟體繪圖管線的理論基礎:資源利用最大化,無論何種性質的運算,通通一起吃大鍋飯。

照片中提到了There Is No

所以人類繞了一大圈,重回純軟體繪圖的懷抱,然後DirectX 10的Unified Shader還是沒有放上去,反正在「純軟體繪圖管線」的「破壞式創新」前,一點份量都沒有。

照片中提到了Graphics Rendering Pipelines、Input Data、Input Data,跟英特爾有關,包含了3D動畫管道、顯卡、圖形管道、x86、圖形處理單元

既然Larrabee的繪圖功能是純軟體方案,Intel一向最弱的環節:軟體,就變成攸關生死的關鍵了。各位科科可以回憶一下,那時候Intel內顯驅動程式的「水準」。

照片中提到了Larrabee Software Stack、Development、User Programs,跟英特爾、獨角獸有關,包含了mps br、字形、數碼展示廣告、在線廣告、牌

不只遊戲,連非遊戲應用的高效能運算,也是Larrabee可以大顯身手的戰場。

照片中提到了Non-graphics Application Scaling、Production Fluid、Production Face,跟英特爾有關,包含了操作系統、字形、牌、組織、操作系統

也因此,高效能運算市場也是Larrabee的鎖定目標,還可以四處理器。

照片中提到了Hypothetical Solution: HPC Platform Building Blocks、Software -、Auto Parallelize Tools,跟英特爾有關,包含了屏幕截圖、顯卡、至強皮、拉拉比、x86

日後連個像樣的樣品都生出不來的Larrabee,被證明根本毫無資格挑戰GPU,只能默默地「轉進」高效能運算市場。Intel逐步打造出Xeon Phi產品線,出現一連串充滿「騎士」的產品代碼。

照片中提到了TILE、CНA、Knights Landing Overview,包含了騎士登陸、至強皮、至強、英特爾、中央處理器

最後,在2018年的夏天,Xeon Phi產品線全面被終止,Intel的「超級多核騎士團」依舊難逃慘遭全滅的命運,也暫時結束了x86義和團之亂。

照片中提到了(intel)、Product Change Notification、Change Notification #:,跟英特爾有關,包含了沙朗達爾、角度、線、字形

據說Intel內的Larrabee相關人士,電子郵件簽名檔都有隻蜜蜂(Bee)的圖示,彷彿神秘宗教團體那用來象徵虔誠信仰的紋章。那麼,未來Intel內部的x86義和團,還有那隻作為信物的蜜蜂,假以時日,是否還有死灰復燃、重振旗鼓、繼續嗡嗡嗡的可能性呢?

絕對不會,應該不會,也許不會,希望不會。科科。

回應 2

2 則回應